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节 吹响殖民号角(1)
    “陛下,丞相榆林候求见……”刘彻还在发呆的时候,颜异走过来禀报着。

    “传……”刘彻连忙回过神来,立刻下令。

    不多时,晁错就出现在了刘彻面前。

    “臣错恭问陛下圣安……”晁错微微屈身作揖拜道,作为丞相,他已经不需要再如过去那般拘谨了。

    “丞相来了……”刘彻微微一笑,对晁错摆摆手,道:“丞相上任月余,丞相府诸事可都理顺了?”

    晁错微微恭身,答道:“幸赖陛下洪福,臣基本已经理顺了……”

    丞相府是汉室最庞大的官僚机构之一!

    自高帝开始,丞相府之下,就设有无数属官。

    包括了司直、长史、徽事这些专门辅佐丞相,梳理各方的高级佐吏,更有着一个庞大的文职幕僚官员队伍。

    标配就是丞相史二十人、丞相少史八十人,东西曹掾各数人。

    以及一堆的各种曹议郎。

    张苍时代,丞相府大大扩编。

    加入了数十名精于算术的计吏官员,以及上百名两百石到四百石左右的各种从吏、令吏。

    刘彻即位之初,因为先帝忽然驾崩,所以汉家短暂的回归了一次左右丞相时代。

    当时,张欧与周亚夫,各自都领了一大堆各种官吏。

    等张欧被刘彻赶回家种田,周亚夫成为唯一丞相,但张欧留下的架子,却没有被解散,归入周亚夫的丞相府。

    这使得丞相府的编制爆棚。

    其后,为了让自己的日子过的更安逸一些。

    刘彻准许周亚夫将丞相府的计吏、曹郎和徽事官员数量翻倍。

    将丞相府变成了一个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官僚机构!

    晁错接手的这个丞相府,经过这数年的演变和扩张,如今已经是一个比少府的官僚体系还要复杂和强大的机构!

    并且,开始了专业化和职能化。

    自然,这使得任何接手的人,都会有一段艰难的适应期。

    晁错自也不能免俗。

    甚至,他面对的问题,可能要复杂的多。

    因为他的前任周亚夫,是一个对儒家比较亲近的政治家。

    是以,丞相府之中的儒家士子,自也不少。

    譬如,丞相府极为重要的徽事官们,就有着十几人是儒家出生。

    一个法家丞相,面对一堆儒家官吏,结果是什么?可想而知!

    但晁错偏偏不能对这些儒家官吏下手,最多只能在关键位置上放上他的人。

    不然的话,儒家肯定要跳脚骂娘了!

    想到此处,晁错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呈递给刘彻,恭身道:“陛下,此乃臣所调整之丞相府诸曹官吏以及主曹官……”

    这也是他今次入宫的主要事务——重要的人事变动,他必须跟未央宫通气,必须得到刘彻的背书。

    刘彻接过那个小册子,交给身旁的颜异,笑道:“丞相府大小事务,丞相自己做主就可以了……”

    他笑眯眯的道:“丞相典天下诛讨赐夺,大小司曹,丞相可自做主……”

    “朕垂拱而治,丞相依制而行即可……”

    这也是周亚夫时代的惯例了,对于具体的丞相府内部事务和人事任免,刘彻从不干涉。

    丞相自己拿主意,自己做决定就好了。

    他这个皇帝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关心,丞相府下面的某个曹掾令吏究竟是谁?

    丞相将本职工作做好,再将刘彻的命令执行下去,就是好丞相。

    反之,那就回家种田吧!

    不过……

    刘彻看着晁错,道:“朕只需要爱卿给朕介绍一下,卿所选择的司直、长史履历与背景……”

    这也是老刘家的传统了,皇帝一般不会干涉三公九卿有司内部的事务和人事任免。

    但是,主要副手和重要官僚,皇帝是一定会控制住的。

    丞相司直与丞相长史,就是汉丞相之下,最重要的两个佐吏。

    其中司直掌核举,长史管丞相府上下大小事务。

    在制度之中,这两者都有一个相同定位:无所不监。

    只不过,一者对外,管的是郡国官吏升迁和审查,一者对内,主要负责丞相府内部的升迁、审查和大小事务。

    形象的说,司直相当于常务副丞相,而长史则是丞相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

    两者地位相当,都是比两千石,在未来调整过后的汉室官员等级之中,仅此于三公九卿,为州郡级的顶点。

    在实际上来说,他们也是丞相府真正的负责人!

    毕竟,丞相何等地位?也没有什么太多时间去盯着下面的琐事。

    具体事务,都是这些佐吏幕僚来处置,顶多知道一下结果。

    “臣正要请示陛下……”晁错自是早有准备,立刻道:“司直人选,臣决定以故丞相徽事、光禄大夫文禁出任……”

    刘彻听了,眉毛一抖,对晁错选择的这个人表示赞同:“文卿啊……丞相选的不错……”

    文禁是从基层一步步依靠能力爬上来的人才!

    对于此人,刘彻还是颇有印象的。

    当年,处置袁盎之时,他的表现就不错,其后转任太仆、少府等机构也都做的不错,可以说算是颇有政绩,去年被任命为光禄大夫,专门负责审查大农和少府的内部事务,算是一个颇为能干,经验丰富的官吏了。

    “至于长史人选……”晁错颇为犹豫的道:“臣本意想以河东郡郡守严熊出任,不过,臣听说严郡守受命陛下,正在负责大河河堤工程,臣不敢擅调大臣,故此想请示陛下:严郡守是否可调?”

    刘彻听着,抿了抿嘴唇,摇摇头道:“严卿暂时不可调动……”

    不过……

    刘彻回头看着晁错,对他道:“爱卿的眼光,倒还真是不错啊!”

    严熊可是刘彻正在潜心培养的年轻官员,而且是一个标准的符合刘彻心意的工程师官员。

    他本身就是工程师!

    曾经主持了龙首渠和昆明池的前期工程,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龙首渠工程的勘测和立项就是严熊与商容做出来的。

    昆明池工程进行到一半,刘彻就让他去了河东郡,负责大河防沙和防洪工程。

    可能今年年末,刘彻就会成立河道衙门,让严熊去担任大河防洪防沙工程总指挥。

    在未来十年,严熊都将在这个系统之中渡过。

    直到十年以后,大河的狂暴期告一段落。

    晁错得了表扬,非常高兴,他连忙拜道:“此皆陛下耳提面授,教化之劳,臣不敢居功……”

    “呵呵……”刘彻笑了笑,对于晁错这个丞相,暂时来说,刘彻很满意。

    法家的大臣们,就是这一点好,一切唯上,而且特别善于揣测和执行上级命令。

    看看人家,上任不过月余,就已经开始自动调整自己的步伐了。

    所选的司直、长史等重要佐吏人选,都是刘彻喜欢和欣赏的官员。

    与之相比,周亚夫虽好,但有时候太犟了!

    那头犟驴,犟起来的时候,也太恐怖了些……

    “除严卿外,丞相可还有其他人选?”刘彻笑着问道,他现在有些好奇,晁错会选谁了。

    需知,丞相长史,乃是丞相最重要的幕僚,是丞相府内务总管,相当于丞相本人的影子。

    历史上,张汤为时任丞相庄青翟的长史李文所陷害,自杀而亡,其后,因张汤遗书之故,武帝大怒,李文这个始作俑者被下狱死,直接牵连了庄青翟,害的庄青翟也只能自杀谢罪。

    从这个故事,你就能看出来,丞相长史与丞相本人之间的联系究竟有多么紧密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是故,历代汉相,任命长史一定都会任命自己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晁错自也不会例外!

    事实上,刘彻觉得,所谓严熊,只是一个烟雾弹,用来讨好刘彻的。

    真要将严熊任命为长史,保准晁错笑着来,哭着回去!

    毕竟,严熊再怎么说,也与晁错其实没有什么交集。

    甚至,可能还有些龌龊——当初严熊主持龙首渠工程时,可没少怼过晁错!

    “严郡守既然身负王命,臣只能退而求其次,以南阳郡郡尉宁成为长史……”晁错说这话的时候,内心之中忐忑不安。

    宁成!

    这就是他给自己选的大管家!

    但天子能否批准,他却是不清楚的。

    因为,宁成的名声,不是太好。

    但他却需要宁成,因为,他得拿把刀子在手里,以此震慑群臣。

    而当今政坛,再没有比宁成更合适的刀子了。

    刘彻听了却是一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是宁成?

    宁成什么时候勾搭上晁错了?

    宁成这个人毛病虽多,但能力还是有,而且,晁错也确实可以驯服他。

    但问题是……

    宁成来了中央,南阳郡下任郡守,刘彻去找谁当?

    这个人选可不好找!

    但……

    无所谓了……

    大不了,到那个时候,将南阳郡的地位提高,升到中央直辖郡的地位,如河南郡一般,派遣重臣过去坐镇。

    所以,刘彻也没有反对,只是道:“丞相决定就好了……”

    将丞相府的事务暂且搁置,刘彻对晁错道:“今日,朕传召爱卿入宫,是想与卿谈一谈幕南及河间、合黎山诸事……”

    他带着晁错,走进已经经过重修的清凉殿的一个偏殿之中。

    此殿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沙盘容纳宫殿。

    一个足足有数丈长,两三丈宽的巨大沙盘,被摆在殿中,只留了几条通道供人出入和察看。

    这个沙盘上,有蜿蜒的河流,有高耸的群山,也有浩瀚的戈壁与碧波的湖泊。

    它是目前技术条件下,所能制作出来的最详细的沙盘。

    几乎囊括了目前汉家所掌握的所有幕南、河间、合黎山和河西地区的地理、地貌。

    望着这个巨大的沙盘,刘彻也是心生自豪。

    有此沙盘在手,他足不出户,宅在未央宫之中,也能知数千里外的地区的基本模样。

    晁错更是惊惧不已,几乎失神。

    在这个沙盘面前,晁错生出一股无上的豪迈之气。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对于地理无比敏感,奉为军国重秘!

    在过去,地理知识是比兵法更受垄断和控制的知识。

    连一般的列侯,也未必能读到地理书籍。

    哪怕是晁错这等高级文官和高级知识分子,能到手的地理书籍和知识,也是极少极少。

    也就是最近几年,相关书籍和知识才被解禁,并被广泛传播。

    然而,长城之外的世界的情况,多数人依然懵懂。

    但,在这个沙盘面前,一切的秘密,都不是秘密。

    站在这个沙盘面前,整个世界都被暴露在眼前了。

    沙土堆磊而成的山川河流湖泊与道路,将远方的异域,直观的呈现在眼前。

    刘彻看着晁错一脸震惊的模样,在心里微微一笑,拿起一根指挥棒,指着沙盘道:“呈现请看,此朕命少府所制之幕南、河间形势图……”

    “自高阙之后,王师取河间之地,朕已命蒙王刘非王蒙国,而今岁,朕又令郅都安幕南全境,如今,郅都大军与陈须之军,已经分别荡平幕南东部和北部诸部,诸部皆降,仅有部分不臣叛逆,依旧潜伏于瀚海之边……”

    “幕南之地,大部分不适合耕作,只能作为牧场之用……”刘彻缓缓介绍着。

    倒也不是草原上就真的不能耕作了。

    事实上,武帝朝的时候,受降城、轮台城甚至范夫人城,都曾经进行过大规模屯垦。

    别看史书上说的凄惨无比,说什么屯垦耗费国力,所得聊聊。

    但,那其实是骗小孩子的。

    因为——昭宣之际,汉军多次对匈奴发起打击,都是由受降城、轮台城为进攻发起点,而这些地区屯垦的成果,也相当喜人,至少,当地屯垦所出,基本可以满足大军的需求。

    唯一的问题——屯垦耕作,在这个时代,对于水土的损害太大了。

    旁的不说,轮台、受降和范夫人城的耕地,在数十年之中迅速盐碱化,然后荒漠化。

    是以,刘彻不打算重复历史的错误了。

    在那些大河上游和环境节点上,能不破坏当地环境,就不破坏。

    但,这也不是说,整个草原,就没有适合耕作的地方了。

    譬如说……

    辽河流域和饶乐水流域,以及居延地区,就都是非常好的耕作地区。

    只要开发得当,当地土地,甚至不比中国膏腴之地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