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节 搅局者
    盛夏来临,幕南的气温也随着升到一年的顶点。

    盐池之中的湖水,甚至都开始冒烟了。

    湖畔的沙滩上,更是炙热的足可煮熟食物。

    一队飞狐军的骑兵,在湖畔的一处树荫处纳凉,顺便吃些干粮。

    “听说了吗?”一个穿着一件粗布常服的汉军骑兵,背靠着一株灌木,对众人道:“最近会有几个士子来此,说是要教化夷狄的……”

    其他人闻言,都是一副惊奇的模样。

    就这盐池之地,不毛之所,连喝水都要跋涉二三十里才能找到干净淡水的地方。

    居然有士子要来?

    开玩笑吧!

    就那帮小白脸,来了这里,用不了三天,恐怕就要哭着喊着找妈妈了。

    “要不要开个赌局?”有好事者立刻就道:“赌这几个士子能在这里待多久?”

    赌博与女人,自古就是军队的最爱。

    没有那个军队不爱的。

    大家伙一听有人开盘,立刻就打起了精神,纷纷从兜里面掏出一大把五铢钱,嚷嚷着问道:“怎么个赌法?赔率如何?”

    “咳咳……”带队的队率,见到这个情况,连忙咳嗽两声:“别乱说话啊……这些士子可是受了王命来此,身负重任的,郅将军与灌将军和李都尉,都已经三令五申,不得羞辱、耻笑、辱骂受命士子,更要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适应幕南的环境……”

    士兵们听了,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然后……

    该开盘的继续开盘,该下注的继续下注。

    队率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

    “希望,此番来的是几个有点真才实学的吧……”队率在心里叹着气。

    自半个月前,就有从长安受命的士子来到幕南地区,在郅都、灌何等高级将领安排下,对口进入各个臣服汉家的幕南部族之中,宣扬王化,传播汉天子的仁德。

    这些年轻的读书人,刚到幕南不久,就闹出了不少笑话。

    许多人甚至连三天都没待够,就哭着喊着要回长安。

    然后,被郅将军镇压了,统统抓起来,送去南池当劳役了……

    正这样想着,忽然,这队率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烟尘。

    他立刻起身,观察和警惕起来。

    自从郅将军破蠕蠕与长林主力后,幕南中部和北部就已经不存在大规模的反汉部族的存在了。

    但是,那些战败的蠕蠕人和长林人与一部分丁零马匪掺和到一起。

    经常会对汉军的小型据点和哨所、运输车队进行袭击。

    这正合汉军之意,飞狐军与句注军的骑兵四散而出,到处寻找可能的敌人踪迹,然后发起攻击。

    在血与火之中,年轻的战士们成长的很快。

    就以这个队率手下的这些士兵为例吧。

    当三个月前,他们准备来此时,这些家伙还只是一些没有见过血的新兵蛋子。

    他们第一次遭遇敌人时,甚至有蠢蛋因为太过紧张,而忘记了给弩机上弦……

    但经过这数月的磨砺,新兵蛋子们,都已经进化成为老油条了。

    他们已经学会了,在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战斗,什么时候退却。

    更懂得了,怎么杀人是最省力的。

    最最重要的一点——汉军骑兵的攻击范围,开始变得极大!

    一位骑都尉,率领两千骑,就可以仅靠随身携带的干粮,在这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征战半个月,纵横两千余里。

    汉军的远征能力,已经得到了大大增强!

    若非有大漠阻隔,说不定,会有汉骑打过弓卢水,进抵姑衍山之下,问罪单于。

    是以,当队率一发行情况,整支汉骑立刻就进入了作战状态。

    人人都已经牵上了马缰,随时准备上马奔袭,追杀进入视线的敌人。

    过了一会,队率放下了自己一直高举的手臂,对众人道:“可以解除戒备了,是一支商旅……”

    在这大草原上,如今,出现最多的生物,就是商旅。

    盐池这一带,尽管已经远离长城两千多里,居于戈壁之前,但也时不时的会有大大小小的商旅到来。

    这些商人贩卖和收购一切能赚钱的商品。

    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客串一把人贩子。

    正是这些商人,为幕南各部带来了种种好东西。

    他们贩卖着来自中国的镰刀、铁锅、青铜器、布帛,收购羊毛、羊皮、奶酪、肉干甚至是奴隶。

    当然,你有黄金或者五铢钱的话,那就更好了!

    托这些商人的福,远离故土的汉军将士的五铢钱,总算有地方可以消费了。

    不管是拿钱去商人那里买点来自中原的特产,还是去某个部族里潇洒一回,都是很值的。

    这支商旅从东方而来,不久就出现在了汉骑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支规模一般的小商旅,总共就五六辆马车,载着的货物也不多,基本都是些皮毛和宝石一类的东西。

    商队的领头人,是一个骑着一匹棕色战马的粗壮大汉,十几个全副武装,身穿绛衣的护卫在他左右。

    这些人看上去很精干,弓马技术也不错。

    “应该是游侠……”队率在心中想着。

    这年头,北地游侠们,算是发财了!

    如今,北地诸郡的游侠们,但凡能有点名声,都必定会被商贾们高薪请走。

    成为他们的商队的护卫、保镖。

    庇护他们的财产和生命。

    由是,许多聪明的游侠,在捞到第一桶金后,索性单干了。

    带着自己的小弟,买几辆便宜皮实的马车,就可以上路。

    这幕南各部,什么都要,什么都缺。

    而各部产出的皮毛,只要运回长城,利润就是一倍以上。

    倘若运气好甚至一次买卖,就可以连本带利,全部赚回来!

    错非是护匈奴将军下令:所有出塞商旅都需要带一定比例的粮食,不然就不许出塞,也不许在塞外各部交易。

    不然的话,这幕南的商旅恐怕会更多。

    没办法,这个地区太辽阔了!

    几乎相当于大半个汉室,方圆数千里,水草繁盛,鸟兽繁荣。

    此地,有着无数资源和百万生民。

    没有商人会放过此地的。

    那大汉下马,走向汉军,远远的就拱手道:“某家北地郡张元,见过诸君,敢问诸君此地可是盐池了?”

    队率冲他点点头,道:“张先生,此地已是盐池了……先生若要与此地部族交易,请沿盐池向南行进一百里,那里就是‘遂宁’城所在了……”

    自王师秉承圣命,对幕南发动攻势以来,旁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但有一个事情,已成真理——在大汉王师的铁蹄之下,幕南各部,统统俯首恭拜长安圣天子,口称天单于万岁,然后皆以‘编户齐民’为圣制。

    护匈奴将军郅都,更是一面率军与不臣者作战,一面派遣大量能吏和精干军官,将投降、归义、投诚的胡人按照中国制度,编户齐民。

    不过因为这一工程实在太过浩大,所以一直都在不断推进之中。

    暂时而言,汉军对于幕南各部,采取的策略是统一打散,重新混编,然后安置于汉军为他们选择的城市周围居住。

    这遂宁就是盐池附近最大的聚集点。

    虽然还没有筑城,但此地却也已经聚集了上万部族牧民。

    汉军教授给他们挖掘地窖,进行青储发酵的技术。

    同时,还按户发给牲畜、穹庐与苜蓿草种。

    每五户为一甲,采用秦代的连坐法。

    一户有事,另外四户就不能逃脱干系。

    又以十甲为屯,设置屯长,进行管理,屯长皆是选用那些亲汉的胡人。

    又在屯上设乡,乡长称为游徼,以归义胡人贵族充任(主要是忠勇军和楼烦军的老兵)。

    乡上设县,县称令,这遂宁令暂时就是由汉家楼烦将军灌何兼任。

    经过数月的管理和教育,如今,遂宁的胡人,基本都已经习惯了这些管辖和制度以及法律。

    许多人都开始学习汉话,尝试与汉军沟通。

    而忠勇军和楼烦军的老兵们,则在地方上跳下蹿,到处宣扬他们的‘诸胡有罪论’和‘救赎论’。

    倒是忽悠了无数人,搞得现在遂宁每到日出日落之时,就能看见数千人对着长安方向顶礼膜拜,虔诚忏悔与赎罪。

    还别说,经过这么一出后,遂宁地方秩序大净,民心也基本稳定了。

    队率就听说,上面的校尉们议论,倘若过了今年冬天,遂宁与幕南其他城市聚集点的牧民可以安然度过,那么,大汉在幕南的统治,就将如铁板一般牢不可破了!

    原因很简单——谁会去反对一位能让自己吃饱肚子,同时享受安定生活的圣王呢?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队率一时有些恍惚。

    却听那张元道:“谢过阁下……某此来,是受了护匈奴将军行辕之请,为遂宁带来四位士子……”

    说着,从一辆马车就走下来四个背着些简单包裹的儒服男子。

    他们的年纪都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看上去疲惫不堪,但却对此地环境表示特别好奇。

    他们一一上前,做了个自我介绍。

    “楚人王荀……”

    “齐人邹行……”

    “宜阳杨仆……”

    “雒阳朱胜……”

    这些读书人倒还颇懂礼貌,也很尊敬汉军将士们。

    这让队率心里面舒服了些,也就回了个礼,道:“飞狐军左校尉甲部司马杨公麾下队率咸宣见过诸位明公……”

    咸宣朝着众人拱手,道:“诸君既是护匈奴将军所遣之才,这护送之责,就让我等来做吧……正好,我部正要回遂宁与楼烦将军报告这一路的巡视所见……”

    “那就麻烦咸队率了……”张元连忙拱手说道,对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早点将这四个麻烦送到目的地,他就早一日可以回程。

    现在是夏季,是最好赚钱的时节了。

    必须抓紧时间,多赚点,要知道了为出塞做这买卖,他可是借了邻县大贾朱氏十万钱,利息很高,一旦还不上,自己就得把这条命卖给朱家了。

    辞别张元,咸宣所部就保护着这四个儒生,向着遂宁前进。

    出乎意料的是,这四个儒生,还颇能吃苦,且有着骑术。

    一百来里的路程,哪怕是飞狐军的老兵,也会多少感觉有些吃力。

    但这四个儒生,却咬着牙齿坚持了下来,这让咸宣对着四人的看法有了些变化。

    至少,这四个人不是传说中的软脚蟹。

    他们或许能在遂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也说不定!

    ……………………………………

    “这里就是遂宁了……”在经过一段丘陵地带后,一片碧波百里的湖泊群出现在王荀等人的视线之中。

    此地,两面环山,湖水清澈,有苍鹰翱翔,有鸿鹄于飞。

    真是一个人间仙境。

    “遂宁,旧为匈奴左贤王在幕南的驻谒之所,乃是南池齐名的好地方……”咸宣对他们介绍着:“郅将军逐长林、蠕蠕于遂宁北,于是将此地命名为遂宁,取遂而安宁之意……”

    “未来,此地可能会建造一座城市,容纳居民,不过如今……”咸宣笑着道:“诸君也都看到了……基本还是穹庐营帐之地……”

    “未来数年,大抵也是如此……”

    王荀等人看着眼前的景色,听着咸宣的介绍,却都是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此乃天赐之地啊……”王荀赞道。

    “钟秀之所啊……”邹行双眼放光,忍不住摩拳擦掌。

    “翌日或可为吾等之平壤……”杨仆沉声说着。

    朱胜眯着眼睛,望着周围的世界,就差跳起来欢呼了,他道:“荀子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吾等当牢记荀子教诲,一步一个脚印,走出吾辈的风采!”

    事实证明,盯上了幕南百万等待教化和教育的羔羊的,绝不止一个鲁儒,一个谷梁,一个楚诗。

    荀子学派,已经闻风而动了。

    王荀等四人,正是荀子学派的精英。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此地够偏,够远,符合他们的要求。

    杂家在安东的成功,激励了所有有志于传道的学派。

    无数人都想着,再找一个类似安东的处女地,复制杂家的成功。

    而如今,遂宁的景象,坚定他们的想法。

    遂宁之地,虽然地处塞外荒服,不毛之地。

    然而,此地湖泊深而广,大小湖泊联袂成群,蔓延百余里,湖水清澈,水草繁盛,正是一个王霸之基!荀子学派只要占据此地,并扎根下来,未来就可以向左近千里辐射,甚至于影响整个幕南。

    届时,诸子百家相争的游戏,就又多一个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