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节 筹备(1)
    北匈奴变法,无疑是元德八年最具标志性的事情。

    在接到这个情报的刹那,刘彻就明白了,在史书上,今年的最具代表性事件已经产生了!

    甚至今后数年乃至于数十年的标志性事件也诞生了。

    世界历史,从此将走向一条完全陌生的异路!

    一个中国化的游牧帝国,一个汉化的中亚和西域。

    从现在开始,直至数百年后,这一事件的影响都将涟漪不绝。

    句犁湖变法的影响和意义,很可能将成为千年后初中历史课本之中的必考题。

    此事的意义,与商君变法、秦始皇统一六国,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将是同一级别的。

    它必将深远而深刻的重塑整个世界的历史脉络,至少,从此东北亚的历史将彻底改写。

    匈奴的改革,无论成败,都将使得诸夏文化圈的规模,瞬间扩张数倍。

    并辐射至中亚和南亚,形成一张巨大的大网。

    当然,匈奴的变法能否成功,现在来看,依然是未知数。

    但就算是满清的洋务运动,尚且缔造了所谓的‘同治中兴’,搞出了个亚洲第一的北洋舰队。

    匈奴变法的结果再差,多多少少也是能弄出点东西的。

    更何况,匈奴不是满清,这是一个侵略性极强的民族。

    历史上,匈奴被两汉轮番蹂躏,不堪其辱,一部分匈奴人西迁,随即引发了上帝之鞭阿提拉惩戒欧陆,导致罗马帝国的分裂。

    如今的匈奴,虽然屡遭重创。

    但通过一次次西征,它总是能及时补血成功。

    倘若它再进行一些卓有成效的改革,提高其国力和单于庭的威权,那么,未来,很可能会有一个怪物出现。

    刘彻也不知道,倘若未来,匈奴依然西迁,依然去到欧陆。

    欧陆诸国,能否扛得住经过了改革和变法的匈奴?

    要是一个不小心,连罗马城都人攻陷了,那就搞笑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

    至于当前……

    “北匈奴既然准备开始所谓的‘变法’……”刘彻在心里嘀咕着:“那朕就必须先抓一张王牌在手了……”

    那还有谁能承担这张王牌的地位?

    除了军臣的嫡子,刘彻的小舅子,匈奴帝国正统继承人,西匈奴的于单单于外,还能有谁?

    理了理衣冠,刘彻就转身对左右吩咐:“去传丞相、大农与少府卿来见朕……”

    自夏四月,长平侯周亚夫从丞相之位退下去,晁错接班以来,汉室朝堂在这数月之间,已经完成了洗牌。

    少府卿桃候刘舍因其劳苦功高,升为御史大夫,位列三公,成为亚相,与晁错撘班子。

    其少府卿之职随即由廷尉赵禹接任,空缺出来的廷尉之职,则按照安排由汲黯接任,而汲黯的尚书令一职责暂时空缺。

    这几个月,这些新九卿们,都还在磨合期,难免有些磕磕碰碰。

    譬如,汲黯在廷尉的位置上,据说已经忙得足足一个月没有回家了。

    而赵禹面对少府内部错综复杂的情况,似乎也感觉两眼一抹黑,有些难以适应。

    不过,他是法家大臣,而自古以来,从来只有下属去适应法家的,从未有法家的人会主动去配合适应环境。

    所以,赵禹上任后,就抓了几个典型,杀鸡骇猴,震慑少府卿上下,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的非常旺盛。

    由是,少府上下焕然一新,办事效率都提升了许多。

    倒是刘舍当了御史大夫后,许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完美了。

    索性也就躺了,将御史大夫衙门的大权下放给了御史中丞,自己则乐的逍遥。

    九卿各有司之中,变化最小的,要数大农。

    虽然旧大农卿直不疑已经光荣退休,拿着个特进元老的头衔,衣锦还乡,装X去了。

    但新任大农商容,却早已经是大农衙门的实际主持人。

    他上任后,大农的规矩和体系,丝毫不变。

    不过是将办公地点,从大农的侧厅,搬进了正殿而已。

    不过一个多时辰,晁错等人便出现在了刘彻跟前,纷纷稽首拜道:“臣等恭问陛下圣安……”

    “朕躬安……”刘彻摆了摆手,让人给他们赐座,待众人落座后,刘彻才道:“朕诏卿等来此,是有件事情想向诸卿请益……”

    晁错等人互相看了看,类似的情况,过去八年已经上演过无数回了。

    但凡天子召集群臣,向他们请教某事,那么,天子肚子里一定憋着坏水。

    所谓请益,不过是一个由头罢了。

    但,没有人敢破坏这个游戏规则,甚至大家伙得自动的配合,当好演员的角色。

    “陛下旦有所问,臣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众人纷纷拜道。

    “是这样的,朕闻尧曰: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刘彻笑眯眯的说着:“三代圣王皆行此道,先代贤主皆用此策,然朕不敏,颇有疑惑……”

    他正色道:“若有一国,为夷狄之主,其先与有血仇,然则其幼主深陷奸贼之手,为奸佞所制……”

    刘彻站起身来,微笑的看着群臣们:“此国之主,当救还是不当救?”

    群臣闻言,立刻就明白了,刘彻要对河西的西匈奴小政权下死手了!

    还特意抬出了这冠冕堂皇的‘兴灭国、继绝世’来当旗号。

    不过,想想似乎也很合情合理啊!

    汉匈虽是仇敌,但也是姻亲。

    如春秋的秦晋,类似战国的秦楚,虽然都快打出狗脑子了,但两个王室确实是亲戚!

    当初,申包胥哭秦庭,救了一回楚国。

    倘若,此时此刻,再来一出西匈奴于单单于衣带血书,像伟大的天单于,他的姐夫求救。

    那仁义无双的大汉王师,当然得奋勇先前,解决这个可怜的被奸贼所控制的匈奴之主,顺便将之带回长安,让天单于好好安慰安慰。

    如此一来,汉军的行动就将天然充满正义,且必将得到全天下人的一致支持与拥戴。

    更妙的是,倘若可以得到于单,那么,汉室就有了在法理上统治草原的最根本依据。

    好处这么多,想让人不支持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