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九十节 博弈(2)
    自从北匈奴建立之后,其冬季王庭的住所,就被迁到了近海一带。

    所谓近海,就是后世的博斯腾湖,此地本为危须国所有,自高阙之战后,匈奴人就抢占了这个水土肥沃,物产富饶的大泽,燕蓟之战后,北匈奴将其冬季王庭驻谒至此。

    之所以选择此地,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里是整个西域最重要的战略之地。

    它南与塔里木盆地相望,北控莎车、蒲类诸国,东与鄯善、楼兰相接,西望天山、吐鲁番之地。

    而且,湖泊庞大,几可与蒲昌海(罗布泊)、居延泽相媲美。

    在两千年后其湖泊面积依然可达八百余平方公里。

    此时,更是一个一望无垠的大湖。

    开都河最终注入此河,孔雀河的源头也是此湖。

    湖中鱼类资源非常丰富,哪怕是在冬季,匈奴也可以在湖中捕到不少鲜鱼,用以补充营养。

    此刻,句犁湖站在湖边,感受着晚秋刺骨的北风。

    比天气更寒冷的是他的心。

    西匈奴遣使朝觐长安的消息,让他难以自持。

    假如且渠且雕难与汉媾和,引汉军入河西之地。

    那,这对于北匈奴来说,必定是亡国的前奏!

    占有河西之后,汉军就可以直接打击北匈奴的腹地和心脏了。

    西域从此将沦为战场,别说给北匈奴补血、提供粮草、兵源了,恐怕还得倒贴无数进来!

    更要命的是——西匈奴的投降,还将引发整个匈奴,乃至于现在匈奴治下的诸王国、部族的恐慌,甚至是倒戈。

    引弓之民的骄傲与荣誉,从此将一文不值!

    “无论如何……”句犁湖转过身去,告诉那几个跪在他脚下的匈奴贵族:“且渠且雕难都必须死!”

    “去告诉折兰王与休屠王:只要他们能够拨乱反正,擒杀且渠且雕难,那么本单于就既往不咎,甚至可以封他们为祁连王……乃至河西王!”

    句犁湖几乎是咬着牙齿说的这些话!

    对于北匈奴来说,现在正是变法的关键时刻,它需要至少十年来完成变法、休养生息,并通过不断西征擭取资源、人口与奴隶,才有可能具备与汉军相争的本钱。

    倘若现在西域便暴露在汉军骑兵的马蹄之下,那么西域很可能在数年之内便不复为匈奴所有!

    所以,此刻,句犁湖甚至不惜将整个河西都送给那些愿意为他去阻拦汉军兵锋的人——任何人,只要能为他在河西阻挡汉军的脚步,那他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更别提几个头衔了!

    “可是……”一个跪在且渠且雕难面前的匈奴贵族顿首道:“伟大的撑犁孤涂,折兰与休屠,根本无法阻挡魔鬼般的汉朝军队,还请撑犁孤涂派军助战!”

    此人正是折兰王与休屠王以及那些已经决定发动政变的西匈奴贵族的代表。

    西匈奴的贵族们自然不是傻瓜。

    他们很清楚,汉朝军队的可怕!

    当年,若非畏惧继续与汉作战,若非恐惧汉朝神骑的无敌威势,他们怎么会与且渠且雕难合作,发动政变,血洗军臣留守的卫队,进而建立西匈奴?

    若非深知汉军无法战胜,他们又怎么可能同意且渠且雕难割让皋兰山的决定?

    谁不知道,皋兰山是河西的门户。

    失去皋兰山,居延泽就暴露了,河西将无险可守,也没有辗转挪腾的空间?

    但没办法!

    当时的情况是,不割让皋兰山,不献阏氏和亲,西匈奴就要在北匈奴与汉军的夹击下灭亡。

    所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句犁湖动了动嘴唇,内心一阵烦扰。

    派兵去河西协防?

    那不是肉包子打狗?

    燕蓟之战,已经向所有匈奴贵族证明了一个事实:匈奴与汉的差距,不是一点点,而是至少相差一个时代!

    汉朝军队无论是战术、武器装备还是兵员素质,统统甩匈奴骑兵十条街。

    胥纰军用自己的覆灭,以血的代价,将此事证明的清清楚楚!

    军臣的暴卒,更表明了——匈奴别再想在短时间内就具备与汉一战之力!

    错非如此,句犁湖和狐鹿涉岂会干冒得罪所有贵族的风险,发动政变,毅然变法?

    现在,西匈奴的逆贼们,居然想要他派军队去帮助他们抵挡汉朝?

    这不是做梦吗?

    但……

    句犁湖更害怕,自己倘若拒绝,那么西匈奴的胆小鬼们很可能干脆把心一横,降了汉朝!

    一旦如此,那比派军队去送死更可怕!

    没有办法,句犁湖只能道:“只要折兰王与诸贵人诚心实意,愿意重新效忠大匈奴,那么本单于自会派大军前往协助防备汉朝!”

    本部的勇士,是绝对不能再去送死的!

    到时候,实在逼急了,就派几支哲别骑兵过去做个样子吧!

    河西各部能撑几年是几年,顺便再将各部的人口、牲畜趁机转移到西域和幕北。

    如此,哪怕河西最终落入汉朝之手,北匈奴也能为自己争取到宝贵的发展时间。

    “希望能撑个三五年吧……”句犁湖在心里哀叹着。

    他在燕蓟见识过汉朝军队的战斗力和攻击方式,他心里明白,河西的那些部族能撑三五年?笑话!

    能撑两年,便已经是邀天之幸。

    甚至,便是能撑一年,已经很不错了!

    “本单于必须继续西征了……”句犁湖告诉自己,不趁着这河西还在屏障还有的机会去西征劫掠和征服,一旦汉军兵临西域,他恐怕就很难再次率北匈奴的主力西征了。

    这样想着,句犁湖便明白,西域各国的变法和改制,必须加速了。

    不管用什么办法,西域各国的权力,都得在一年内被控制。

    就像哲别王所提议的那般,车同轨,书同文,上下同令!

    ……………………………………

    半个月后,祁连山的西匈奴单于庭。

    年幼的于单单于,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面前跪着的那几个贵族。

    这些人,曾经受命于他的父亲军臣,发誓誓死保护他。

    但,这些人却背弃了自己的誓言,与且渠且雕难那个混蛋一起发动政变,无数忠于他的贵族和武士,血洒祁连山。

    鲜血汇聚成河,数千具尸体铺满山岗。

    而他则被这些人献给了且渠且雕难。

    从此,高贵的孪鞮氏,成为了傀儡,伟大的冒顿单于的荣誉被玷污了。

    每每想及此事,于单就愤怒不已,更恐惧不已。

    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一个还不曾学会如何骑马的单于。

    如何有能力来面对和处理这样的事情?

    如今,这些人居然又跑来跟他说,想杀且渠且雕难?

    开什么玩笑?

    于单虽然年幼,但他清楚,在这个祁连山上,且渠且雕难就是王!

    整个祁连山的所有卫队和武士,全部是忠于那个可怕的魔鬼的亲信!

    想要深入这里,袭杀且渠且雕难,简直就是做梦!

    除非……

    “单于……奴才回来了……”一个粗矮的男子掀开穹庐的帘子,他标志性的圆脸上,纵横交错的刀疤林立,一条条短小的辫子披散在脑后,如同后世电影之中的铁血战士,他走到于单面前,单膝跪下,深深的将脑袋埋在这个瘦小的身躯前,流着眼泪,哭泣道:“这一次,奴才一定保护单于不被任何人伤害!”

    其他贵族则纷纷向他致敬,拜道:“为您效忠,伟大的左大将!您是单于的盾,您是匈奴的弓,愿天神永远眷顾您!呼衍氏的雄鹰!”

    于单更是震惊不已,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快步扑向这个男人,哭道:“左大将!左大将!于单总算等到你来救我!”

    此人正是军臣单于的绝对亲信,曾经在整个匈奴都可让人闻风丧胆的屠夫——呼衍当屠!

    自燕蓟之战后,随着句犁湖北撤的呼衍当屠在某日忽然带着他的军队消失在浚稽山的群山之间。

    有人说,这个呼衍氏的屠夫已经心灰意冷,前往北海隐居了。

    也有人说,句犁湖和狐鹿涉发动了政变,将他杀死在大漠之中。

    更有人说,他悄悄的带着自己的亲信,潜入了河西的群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牧民,准备伺机解救于单。

    但现在,他却悄然出现在了祁连山之上,更纠集起了一批贵族。

    “单于,请您放心,这一次奴才一定不会让您有任何损伤……”望着于单,自己曾经主子托付给自己的少主,呼衍当屠也是百感交集。

    当初,燕蓟之战后,他满以为自己可以获得重用。

    但是……

    他终究还是漏算了句犁湖的果敢和毒辣,在确立了单于之位后,这个单于就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他,三天之内他被连降三级!

    从高高在上,执掌单于庭卫队的左大将,沦为了一个小小的骨都侯。

    更让他心寒的是——他的氏族,他的权力的源泉,呼延氏族也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他。

    宣布他不是呼衍氏的种,是杂种!

    若非还有着忠于他的骑兵,他恐怕就已经死在了北撤的路上。

    正是靠着那支数百人的忠诚骑兵,他才有机会逃离句犁湖的控制,遁入浚稽山之中。

    在浚稽山,他与那数百忠诚的骑兵渡过了一个难捱的冬天,然后他就率部潜入河西,与曾经忠诚于他和军臣的部族联系。

    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直到现在,当且渠且雕难遣使朝觐汉朝,西匈奴内部分裂,守卫松懈之际,他趁机让人买通了几个祁连山上的且渠氏的贵族,才得以带部来到此处,来到于单面前。

    “大单于,奴才这次回来,就是要诛杀且渠且雕难那个逆贼,让大单于重登匈奴王座……”呼衍当屠望着于单,无比认真的道。

    于他而言,他也只剩下了于单这么一个选择了!

    他也只能靠于单,才有复仇的机会了!

    于单闻言,用力的点点头,他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这个自己曾经最信任的人,他父亲的忠犬了。

    他也只能相信呼衍当屠的忠诚!

    呼衍当屠一挥手,抱起于单,转身看向其他贵族,道:“我等皆是军臣单于的忠臣、老上大单于的奴才,如今贼子且渠且雕难,挟持单于,大逆不道,我等奴才当拼死杀贼,匡扶单于,重登大位,日后北伐姑衍山,南征高阙,复我匈奴盛世!”

    “谨遵左大将之命!”这些旧日军臣的部将纷纷拜道。

    对他们来说,他们也只剩下了这最后的一条路。

    无论是且渠且雕难,还是其他人,都不会重用他们。

    呼衍当屠看着这些人,用力的点点头。

    虽然这些人的力量很少,能用之兵不过三五千。

    但是,已经足够了!

    完全足够了!

    呼衍当屠很清楚,现在且渠且雕难与折兰王等人之间的纷争已经激烈起来,且渠且雕难甚至连于单的监控都放松了,不得不全力去应付可能发生的政变,这才给了他可乘之机,能够潜入祁连山,见到于单。

    而见到于单,就是他成功的开始。

    接下来,只要静等且渠且雕难与折兰王等人厮杀,自己等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取得西匈奴的控制权后,该怎么办?

    呼衍当屠也已经有了预案。

    他看着于单,道:“伟大的撑犁孤涂,您是冒顿大单于的子嗣,大匈奴的唯一宗种,想必您也知道,当年冒顿大单于崛起之前,曾经在东胡为质的故事……”

    于单点了点头,这个事情,他自然非常清楚,这是孪鞮氏的骄傲和自豪!

    当年,冒顿大单于在东胡为质,备受欺凌,但一直隐忍不发,终于等到机会,返回匈奴,然后鸣镝射杀头曼单于,自立为单于,带领匈奴席卷世界!

    “所以,撑犁孤涂,您现在也必须向冒顿大单于学习,等到杀死且渠且雕难,掌握大权,奴才想请大单于亲自前往汉朝长安……”呼衍当屠缓缓的说道:“这是您和匈奴唯一的机会……”

    说起来,也是搞笑。

    汉匈本是死敌,但是,现在,冒顿单于和老上单于的孙子,却不得不去请求这个死敌的宽恕,并且祈祷这个死敌的心胸足够宽敞。

    不然,西匈奴的处境就是死路一条!

    在北匈奴与汉朝的夹击下,西匈奴小政权不可能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