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节 统治(1)
    九月,合黎山的气温持续下跌。

    少府制造的温度计显示,气温已然跌落到了负一刻之下。

    室外寒风凛冽,呵气成冰。

    但屯驻于此的汉军将士却感觉到了温暖。

    来自家乡的温暖。

    一车车从远方运来的补给物资来了,这些是少府和大农,根据汉军各部籍贯,特地从北地郡、河南郡以及关中采购来的物资。

    有关中的酱料、河南郡的肉干,还有北地郡特有的奶酪。

    来自家乡的味道,一下子飘满了汉军营寨内外。

    吃着故乡父老们亲手制作的美味,将士们在这数千里外的异域,感受到了家的气息。

    大批的过冬棉衣与棉被的到来,更是让士兵们激动不已。

    厚重的棉衣,保暖性能非常强,温暖的棉被,更是足以让人在寒冬之中安然入睡。

    “各粮仓之中,有多少存粮?”剧孟问着刚刚从外面归来的一个参谋。

    “回禀将军,我军至今已经有了一百五十万石粮食和十余万石草料储备……”参谋官回答道:“足以供我军过冬之需了!”

    剧孟听完,点点头,但内心之中,却是有些唏嘘。

    过去数月,自北地郡和榆林塞出发的汉军辎重部队,日夜兼程,不避险阻,千里迢迢的将一车车粮食、米面、油盐以及肉干送来合黎山。

    为了能够准时、高效和安全的输送军需物资。

    安北都护府都督东成候义纵亲自挂帅,担任了护粮将军。

    并且广泛的发动和动员了北地、太原、蒙国、榆林都尉以及云中等地的官吏、军民。

    长安的天子,更是不间断的关注和留意着相关事务的进展。

    尽管采取了如此重要的措施,更以义纵这样的名将亲自坐镇指挥各种物资的调配。

    但运粮来此的损耗还是大的让人胆战心惊。

    每运一石物资至此,就要消耗一石半的粮食!

    光是自北地郡出塞,至此的距离就接近千里。

    路上要渡过大河,翻越姑臧山,穿行石羊河,过弱水。为了保障物资输送,北地郡和太原郡出动了数千名隧营士兵,在大河、石羊河以及弱水之上,搭建了十几条大型浮桥。

    而从榆林塞而来的辎重,更是需要越过险恶的沙漠戈壁地区,在黄沙之中冒险前进。

    据说朝堂诸公都被如此严重的损耗所吓坏了。

    天子已经下令,由丞相牵头,商议组建一个专门负责转运军需物资的衙门。

    其主官据说将列为九卿,至少也是五千石的重臣!

    其名曰计军都督。

    如旧北平文侯张苍设置计吏一般,用数学和制度来调配物资、组织士民输送和保障军需供给。

    首任计军都督,据说很可能会由文官担任。

    但也不确定,因为朝堂争议很大。

    文武双方在这个事情上面,互不相让。

    接连三次廷议,都无法达成共识,很可能将交付来年的大朝议,由天下人共议。

    但无论如何,朝堂都已经认知到了——未来,随着汉军越走越远,一个统一调配和负责组织军需物资补给和保障的衙门,必须成立!

    另一方面,远程运粮的巨大消耗,也促使了朝廷,决定在合黎山、姑臧山,设置七个屯垦团。

    相关法令,已经在廷议上三读通过,并通过邸报,昭告天下。

    为了鼓励移民,前不久,廷尉与御史大夫联合修改了户律之中的相关条文,并增设了两条专门用于分户的法律。

    随着这个调整,秦代奠基的异子之科制度得到了全面增强。

    从此以后,所有家庭,包括刘氏皇族在内,所有年满二十三岁,达到始傅条件的男丁,都必须强制性的分户别立。

    地方官被授权,可以强制性的将那些逾期不分户的男子,送上屯垦团的马车,押送前往指定的地点屯垦。

    同时,针对赘婿群体,地方官被授权,可以进行更严格的管束。

    而分户的执行力度,更被列入考绩范围。

    可以想象,从此以后,为了乌纱帽和政绩,地方官们将掀起一片片分户热潮。

    对此,剧孟是非常赞成的。

    帝国之基,在于户口。

    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更是普世公认的真理,社会与家庭的典范模式!

    以夫妻为核心的小农家庭确保了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帝国的统治稳定,使得任何人或者势力都不足以挑战中央的威权。

    更确保了汉官威严和法律的威严。

    想到这里,剧孟就露出了微笑,他对着左右道:“走,我们去看看羌人们的营盘……”

    在经过整个夏季和秋季的打击和追捕后,合黎山地区的羌人部族,基本上不是逃亡就是已经臣服于汉军。

    从西南夷来的僰莋义兵们,用他们的凶狠和狡诈,好好的给羌人部族上了一课。

    短短数月之间,他们就摧毁了数十个羌人山寨,捕虏数万人。

    同时让数万羌人臣服汉室。

    那些被俘虏的可怜人,被押解着送回了内地。

    等待他们的,将是在作坊和矿山之中的无尽劳作。

    倒是这些臣服的羌人,得到了不少好处。

    他们在汉军的组织下,沿着河流与湖泊,开辟了无数土地,并种下了大量作物和蔬菜。

    这些作物在上个月被收获,堆满粮仓的大豆和各种秸秆,很快就让这些羌人欢喜的手舞足蹈。

    而汉家的兽医与农稷官们,教授给他们的知识和技术,在短时间内,就让他们感受到了好处。

    现在,几乎所有的臣服羌人,都已经安定了下来,并且顺服了汉家的统治。

    匈奴人和月氏人头疼了一百年的羌人问题,在汉军的刀剑和怀柔政策之下得到了初步解决。

    这并不出剧孟的意外。

    孔子说:仓禀足而知礼仪。

    当世也有名言说:人富而仁义附焉。

    过去,衣食无着,饥寒交迫的羌人当然会是河西的定时炸弹。

    肚子都吃不饱,你指望别人讲什么安稳、顺服?

    搞笑吧!

    只要能吃饱肚子,无论是羌人还是胡人,或者汉人,都会规规矩矩的服从命令。反之,则必定反抗,必定造反!

    所以,还是杂家说的好:谷为民基,钱为国基。

    民无谷则亡,国无钱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