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节 战起(3)
    几十万的光棍,起码得需要数量相等的妹子来匹配。

    去那里找这么多妹子?

    刘彻也很头疼!

    “幕南应该可以动员个十万妇女……”刘彻想了想,勉强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妹子来源。

    幕南诸部这两年连连征战,人命如草芥。

    大批大批的青壮战死,这使得幕南诸部的女性比例超标——在战争中,最容易活命和最不容易活命的都是女性。

    而通常情况下,战争的胜利方都不会对女人下手。

    便是当年以残暴和凶狠著称的折兰人,在击败了自己的敌人后,也不会对妇孺下死手。

    是以,幕南诸部之中,现在妹子泛滥。

    根据郅都和灌何的报告,现在汉军在幕南各地的定居点中,男女比例已经彻底失衡了。

    从各定居点中遴选十万左右适龄妹子来与汉家移民配对,或者说,作为奖赏,赏赐给那些主动前往河西屯垦的青壮,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既解决了汉家的光棍问题,又促进了民族融合。

    简直不要太赞!

    但……

    十万适龄妹子与五六十万光棍之间,还差了起码四十万的缺口。

    去那里找这剩下的四十万妹子呢?

    刘彻也是一筹莫展。

    “朕是不是应该派个使团去北匈奴采购?”刘彻挠挠头。

    从北匈奴进口,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北匈奴控制下的西域各国妹子甚至其兵锋之下所及的康居、大夏等国的妹子质量都是不错的。

    金发碧眼的大欧派小姐姐有之,黑发褐目的平胸小姐姐亦有之。

    左右,北匈奴自己估计也是有大量富余妹子——过去两年,汉与北匈奴的走私贸易,让汉室商人从北匈奴之中进口了将近五万的奴工。

    这还只是登记在册的数字。

    那些被商贾们悄悄的带回长城内,然后束缚在工坊与作坊之中日夜劳作的奴工还不计算在内。

    既然北匈奴自己都在玩奴隶贸易,那么,顺便出口些妹子,也正常的很了。

    战争归战争,贸易归贸易。

    自古资本无国界,利益无种属。

    大不了,卖点铁器给北匈奴就是了!

    要换了在四年前,谁敢向北匈奴走私铁器,谁就等着被杀全家。

    等到了现在,在事实上,汉室官方已经在鼓励商贾们将生铁锭走私去北匈奴了。

    原因很简单——随着技术进步,汉室本身的生铁产量,较之四年前已经翻了数倍。

    仅仅是南阳冶铁基地的产铁量在今年便已经超过了三百万斤。

    相当于八年前的全国生铁产量总和!

    而民间冶铁作坊和少府的产量还未计算在内。

    若再过数年,等到南阳的冶铁高炉技术改造完成和新的高炉投入使用,仅仅是南阳的产铁量,恐怕便足以基本满足半个中国的农业需求。

    生铁富足了,当然要卖!

    反正,就算卖一百万斤铁给匈奴人,匈奴人还是那个肉鸡!

    更妙的说不定,大量的生铁出口,反而能摧毁匈奴本身的金属冶炼体系。

    这样想着,刘彻就决定了下来。

    只是,派谁去匈奴出使呢?

    这就成了一个老大难了!

    在过去,出使匈奴本就没有什么人愿意去。

    很多使者,常常半路就跑了,因为他们担心自己去了匈奴可能被匈奴人杀掉。

    但现在,情况又不同了。

    大家不再担心去了匈奴可能会死——相反,马邑之战后,历次出使匈奴的汉使在匈奴的小日子别提过的多舒服了。

    要女人有女人,要财帛有财帛。

    匈奴人极尽一切手段笼络和引诱出使的汉使,企图将他们拉下马,让他们为自己效力或者出卖汉室的情报。

    在这个过程中,不少意志不坚定或者管不住下本身的渣渣被匈奴人拉下马了。

    许多人甚至成为了匈奴的间谍,为匈奴传递了一些情报。

    然后……

    就被绣衣卫人赃并获,给推到东市明正典刑。

    而此人的整个家族,都因此蒙羞,甚至有老父母因为养了这么个汉奸儿子而羞愧自杀。

    而绣衣卫嘛……你懂得,特务政治的阴影下,难保有时候会出些冤假错案,甚至有些特务头子看某人不顺眼,故意栽赃陷害。

    于是,出使匈奴渐渐沦为了险途。

    正常的士大夫和文官贵族,都不愿意出使了。

    甚至有人一听说自己可能要出使匈奴,就挂印逃跑,跑不掉就喝杯毒酒自杀。

    反正,死也不去匈奴。

    因为比起死,名誉更重要!家族的荣誉更重要!

    绣衣卫也因此事,而在民间落下了许多恶名和夸张的故事。

    若非刘彻护着,恐怕早被‘君子们’给解散和消灭了。

    总之在现在,想凑齐一个正常的使团去匈奴,太困难了!

    满朝上下,都不可能找到一个愿意去的。

    下面的官吏,也会自动拒绝出使的选项。

    但进口妹子的事情,却得找一个可靠的人悄悄的去谈。

    刘彻思前想后,决定干脆派个宦官去匈奴。

    反正宫里面想出头搏一把的宦官很多,这些渣渣的节草也就那么一点。

    更妙的是——他们掌握的情报,也就那么点,就算被匈奴人腐蚀了,也不可能出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于是,刘彻就在未央宫里选了选,然后选中了宣室殿之中一名名为张常的中年宦官。

    此人一直以来颇为勤恳,比较忠厚,最重要的是嘴巴很紧,是个不错的人选。

    就这样,张常带着刘彻的国书和天子节,领着四十多个使团扈从,在九月中旬悄悄的从长安出发,打算从狼猛邑出塞,从龙城前往浚稽山——只要到了浚稽山,他就可以去找当地的走私商人,然后通过这些家伙与匈奴人接上头。

    刘彻相信,北匈奴肯定会非常热情的欢迎和迎接汉家使团的。

    因为上一次汉使抵达北匈奴,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而张常此行除了谈谈妹子的事情,还肩负着与北匈奴方面商谈一下共同清剿那些在大漠之中出没的蠕蠕马匪的事情。

    别奇怪为何北匈奴会与汉室谈这种事情。

    二战的时候,米帝与纳粹在战场上怼的头破血流,但在瑞士的纳粹和米帝外交官却在咖啡厅里推杯交盏呢。

    而这些蠕蠕马匪,现在可是汉与北匈奴共同的敌人。

    这些渣渣,不仅仅袭击汉家在幕南北部和西部的边境哨所与商队,有时候也会袭击那些北匈奴的商队与迁徙部族。

    可谓是汉匈共同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