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六百节 楼船与远方
    海洋在这个时代,依然被人轻视。

    但海洋的作用却已经开始渐渐体现。

    楼船衙门,更成为现在汉室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机构。

    在东海,在渤海,在黄海,在南海,在元海和朝鲜海峡之中,成千上万艘楼船的大小船舶,张开船帆,往来游弋。

    庞大的楼船舰队,在沿海地区,运载着南越的稻米、象牙、犀角和樟脑、蔗糖,承载着齐鲁的布帛、精美的陶瓷器以及铁器,带着安东的棉花、鲸油、鲸皮以及鲸骨粉、麦粟。

    海洋贸易额更是年年猛增。

    楼船衙门在海洋贸易之中捞取了无数好处。

    并借机建立起了以数个母港为核心的舰队基地。

    拥有了一个庞大的造船、维修系统。

    更借助着捕鲸业和近海捕捞业的蓬勃发展势头,不断扩张。

    汉室去年的捕鲸量已经超过了两千头。

    而近海渔业资源也被迅速开发出来。

    仅仅是在齐鲁一带,登记在册的渔民数量就多达十余万,拥有大小渔船三千余艘。

    虽然多数是舢板一类的小型近海船舶,甚至干脆就是做了个筏子在海滩附近捕捉鱼虾。

    但,却也由此立刻滋生出了渔霸和海盗。

    海上案件频发,近海治安秩序一片混乱。

    是以,汉室亟需对海上治安立法,并加强对海洋资源和渔业的管理。

    这不仅仅是当代的重事,更关乎未来千年的兴衰!

    刘彻很清楚,海洋的潜力。

    海洋之中,不仅仅拥有无穷无尽的资源,哪怕只是发掘出中国近海渔业资源的百分之一,恐怕便足以养活数百万人口!

    若未来可以深入大洋,拥有欧陆十八世纪左右的技术,所获鱼类,就足以满足全中国的需求。

    更何况,未来的世界,必定属于海洋。

    作为穿越者,他岂能不知制海权的重要性?

    大汉帝国,虽然是一个典型的陆权帝国。

    然而,帝国的海权,却也不可或缺。

    未来的帝国,更决不能失去海权!

    因为,无论是对远方的扩张,还是对印度次大陆的殖民,都需要拥有海权,方可保证将资源运回本土。

    是故,《海疆律》必须制定,也一定要制定。

    通过法律来申明帝国的海洋政策以及海洋控制权力。

    徐悍更是激动万分。

    他几乎是颤抖着,匍匐在刘彻身前,手中捧着那本耗尽了他与整个楼船衙门上下官吏心血的《海疆律》诚惶诚恐的拜道:“臣楼船将军悍幸不辱命,谨奏《海疆律》凡四十八令,一百七十余条敬献陛下御览……”

    刘彻接过那本薄薄的小册子,然后将之打开。

    映入眼帘的第一段文字便是:臣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四海之内,六合之间,八荒之中,要之以日月,经之以太岁,其义莫不为汉臣妾。

    而海疆之间,波涛之内,上及九天,下合渊泽,皆天子之疆也。

    社稷财富来源于海洋,国家危难,必由海洋而起。

    诚乃至理名言也!

    臣楼船将军松滋候悍,受陛下之命,与海内豪杰名士共商,谨以《法经》为准,敬列《海疆律》凡四十八令,一百七十三条,以佐陛下治万里之涛,定伏波之险,安生民之要……

    只是看着这些文字,刘彻便已龙颜大悦。

    就该是这个理,正该如此!

    这地球的五大洋,每一个都得是大汉帝国神圣不可分割的领海!

    全部都是自古以来就属于诸夏民族的财富。

    谁要与大汉争夺,谁就得灭亡!

    当然,在现在来说,汉家对海洋的控制,也就是沿海地区,楼船舰队也并未走向深蓝,征服那未知的凶险之地。

    但这个基调得先立起来!

    控制海洋,不仅仅是控制财富,更是控扼生死存亡兴衰之钥。

    得将对海洋的经营当成百年大计,千年之策来规划!

    微微翻阅了一下《海疆律》的各个条款,刘彻沉吟片刻,道:“增列一条吧……将朕于元德六年有关楼船的诏命记录,以法令形势增补入其中……”

    “诺!”徐悍立刻拜道,心中更是狂喜不已,元德六年,天子曾经诏命楼船衙门,授权给楼船,可以击沉所有出其国境之外二十里的没有得到汉家授权的任意舰船。

    这等于给了楼船衙门无限开火权和无限执法权。

    正是靠着这个诏命,楼船衙门方能有今日的威势。

    在陆地上,楼船只是一个帝国的职能机构,几乎管不了港口之外的事情。

    但到了海上,楼船才是世界的主宰!

    每一艘楼船舰只的指挥官,都拥有便宜行事之权。

    配合着主爵都尉衙门,现在楼船衙门,不仅仅管着海上的事务,还可以缉私、检查商船,甚至把手伸到了运输业之中。

    现在,海疆之中,最大的运输业主,就是楼船衙门本身。

    靠着给商人托运和押运商品,楼船将军衙门岁入数千万之多!

    而且,在刘彻的命令下,楼船衙门本身便拥有一支规模庞大的捕捞船队。

    这支捕捞船队,最初是为了在新化的黑水河之中捕捞洄游的大马哈鱼而建立的。

    但随着汉军对于鱼类资源的渴求,这支船队逐渐扩大。

    到现在,竟然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各色大小船舶数百艘,每年可以捕捞数十万石各类鱼虾的强大船队。

    他们所捕捞的鱼虾,大部分都作为军资供给汉军各部。

    小部分流入市场,成为了长安城居民的佳肴。

    而仅仅是这部分鱼干虾干的收入,每岁便多达两三千万!

    楼船自然是想要捕捞更多鱼虾,因为,在这个海上没有任何对手的年代,楼船衙门的政绩与资源,主要就是靠着捕捞和缉私。

    而捕捞是最容易获得政绩的。

    这个时代的海洋资源,多的让后世人咋舌。

    那些在后世属于珍惜资源和奢侈品的鱼类,现在在大海之中泛滥成灾。

    什么黄唇鱼,什么小黄鱼,什么长江刀鱼,论吨捕,成吨晒。

    楼船出海一次,整个港口都会晒满各色鲜鱼。

    但,民间的私捕船队,也渐渐泛滥起来。

    尤其是齐鲁沿海的士大夫贵族们,看到楼船捕鱼如此轻松,他们也立刻跟上,组织起捕捞船队,出海与楼船竞争。

    楼船上下,怎么能容忍这些抢食者?

    所以这两年,各地楼船舰队的母港与地方士绅的矛盾渐渐激烈。

    尤其是齐鲁一带,便是那些没有兴趣或者没有资本出海的地主贵族们,也看楼船衙门很不顺眼。

    他们痛斥楼船衙门‘与民争利’‘用社稷之器而作一己之力’,更有甚者,大声疾呼‘陛下当废楼船而行禁海之策,片板不得下海!’。

    因为,楼船衙门带动起来的捕捞业,让大量沿海的农民,放弃了农业,投身于捕鱼事业。

    就是内陆之中,也有很多百姓,眼热渔民的高收入和高回报,纷纷投身渔业。

    地主贵族以及商贾们,惊怒不已:这些泥腿子既不肯给老爷耕作,也不愿意去老爷的作坊里干活,反而跑去海里冒险?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

    便是渔民内部,对于楼船衙门也是很不喜欢!

    特别是那些渔霸,更是视楼船如眼中钉,肉中刺。

    而楼船衙门与主爵都尉合作,在海上开展缉私、检查活动,严查偷税、漏税和瞒报、隐匿,更是得罪了一大批背景深厚的海商和这些人背后的贵族。

    若无刘彻袒护和保护,楼船早已被四面围攻,陷于风雨飘摇之中。

    但,楼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然而,如今天子重提了那道元德六年的诏命,让徐悍立刻就被打了一针强心剂,整个人瞬间都精神了起来。

    那条诏命入法,不仅仅将巩固和稳固楼船的威权,更将以法律形式,确认楼船衙门对海疆中任何事物的管辖权。

    更重要的是,借此徐悍还知道了天子对于楼船的态度!

    不是一般的重视,而是非常非常重视!

    “赚大了!”徐悍高兴不已:“看来,未来,楼船之士,必定可以成为与汉军陆地之士并行的武士!”

    对于楼船衙门来说,上上下下,所有的楼船人都有着一个梦想——有朝一日,独立建军,成为一个单独的军种。

    而如今看来,这个梦想完全可以在当今天子的支持和鼓励下,在有生之年得到实现!

    当然,要实现这个梦想,楼船衙门还需要努力。

    用成绩和功勋来证明自己!

    楼船必须告诉世人——他们不仅仅只会捕鱼、巡逻、缉私和运输。

    他们也可以帅师伐国,决胜万里之外,长驱直入,催敌于反掌之间。

    如同他当年率领楼船舰队,在仁川登陆,一鼓作气,直入平壤,灭亡卫氏朝鲜一般。

    而楼船确实具备这样的能力。

    燕蓟之战时,数千楼船健儿,千里驰援燕国,他们在渔阳和右北平,与薄世、李广并肩作战,表现出色,涌现出了许多战斗英雄!

    刘彻看着徐悍脸上的神色,微微一笑,对他道:“朕打算在今年年内,让楼船组织舰队,建立起一条起自倭奴之岛经元海而至仁川的固定运输航线……此事,卿务必得给朕办妥!”

    霓虹列岛的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资源的开发,已经必须提上议程了!

    假如再不想办法给国家弄到财源,那未来的战争恐怕就难以为继了!

    没有钱,打什么仗?

    当然,其实也并非一定要在霓虹挖到什么金山银山。

    事实上,随着毛纺织和棉纺织技术的继续发展,汉室的羊毛制品和棉布棉被现在也是可以当成真金白银使用的。

    而且其币值很坚挺!

    信誉更是高的不可想象!

    像是这次河西战役的准备之时,刘彻就拿了数万匹棉布当成了津贴和军饷发了下去。

    各部将士纷纷点赞,认为这是比五铢钱拿在手里更稳当的货币。

    根据随军军法官以及下去抚军的尚书郎们报告,汉军各部在拿到了这笔特殊军饷后,士气高涨,战意高涨。

    但,布帛当成货币使用,只能是作为权宜之计。

    因为未来,布帛一定会贬值,而且其贬值速度与汉室的工业化速度成正比。

    还是金银靠谱!

    “诺!”徐悍却是想也不想立刻答应:“臣必不负陛下之望……”

    开拓和开辟一条新航道,这是楼船的本职工作。

    自楼船衙门建立以来,楼船衙门就已经基本将中国沿海的航路开拓了出来,绘制出了无数海图,并探索出了一条安全可靠的近海航线。

    更夸张的是——据刘彻所知,楼船衙门甚至在齐鲁沿海之地,建设了数十座灯塔来指引航向。

    这据说是来自于那位罗马使者的建议。

    而这个办法确实很有效,自从楼船衙门在齐鲁沿海的险要和关键地区、港口,建立起了这个灯塔指引网络后,楼船舰只的航行安全和效率大大提高。

    这些灯塔的存在,还使得无数民船得以在风暴之中生存下来。

    尝到甜头后,安东地区的沿海,也开始了灯塔的修建工程。

    陈嬌便首先在承恩岛上建立了一个标志性的巨大灯塔,作为捕鲸船队的导航坐标。

    而那位罗马使者赵秦先生,也因此在楼船衙门之中混的风生水起。

    不仅仅升到了校尉,还担任了辽西郡碣石港的港令,连爵位都混到了,成为了一位汉室左庶长。

    这可是高爵,哪怕在汉室也属于高级贵族的标准。

    若在秦代,更是足可成为显赫朝野的大人物。

    这次大朝议,这位罗马使者,也被召回长安,作为楼船将军衙门的代表参与这次盛会。

    也算是对他的肯定了。

    一个大秦人(罗马人),能在汉室混到这个咖位,实在难能可贵!

    只不过……此人一直贼心不死,多次想要接近墨家的人,得到祛除铅毒的技术或者法子。

    只能说,这位的爱国主义精神,让人敬佩。

    可惜,在如今的地球上,并不存在什么可以解决铅毒的法子或者技术手段。

    是以,他的努力注定白费。

    想着此人,刘彻就想起了那个在后世历史上鼎鼎大名,成为西方世界制度和文化源头的罗马共和国。

    “也不知,如今的罗马是否知晓了东方的变故?”刘彻在心里揣测着。

    但事实上,现在的罗马共和国,根本不想关心东方的事务。

    因为,他们正在希腊忙着砍人和抢钱抢娘们!

    如今,第三次迦太基战争已经结束,罗马彻底灭亡了这个宿敌,顺便一巴掌拍死了希腊人。

    雅典、希腊等古老的城邦,被汹汹烈焰所笼罩。

    轰轰烈烈的希腊起义失败了。

    所有城邦都被攻破,罗马士兵闯了进去,他们杀死他们所能见到的所有男人,然后带着奴隶与女人还有黄金,兴高采烈的准备回师。

    而在罗马人所不曾注意到的地方,在东方的耶路撒冷,数十名犹太人,围绕着他们的圣物哭泣。

    塞琉古的安条克四世的使者就在外面。

    这个蛮横的使者带来了那位安条克大帝的命令:犹太人必须转信希腊诸神,否则——寸草不留!

    在塞琉古的威胁下,犹太人的长老们战战兢兢。

    唯有马卡比家族的西拿,意志坚定。

    他已经决定反抗塞琉西人的统治,并重新建立弥撒亚,重现所罗门王的辉煌!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必须得到所有犹太人的支持。

    而要得到这些人的支持,他就得跳大神,得告诉人们,自己得到了天主的认可。

    于是,西拿先生写了一本书。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启示录。

    基友教的种子萌芽了。

    犹太教也从这一刻开始分裂了,圣约观与世俗观派出现了……

    欧陆历史与宗教都翻开了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