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七百二十九章万仞山(下)
    姬飞花轻易就破掉了天罗剑网阵,飞身来到天桥之上,却见纷纷落雪之中,一个身影早已在那里恭候着她。

    玄天馆主任天擎静静站在天桥的中心,他的掌心握着一把宛如新月的弯刀,孤月斩!很少有人见过任天擎动用武力,更少有人看到他使用兵器,足见任天擎对这个年轻对手的重视,他静静望着对面的姬飞花,轻声道:“天下间年轻一代的高手屈指可数,在我的印象中,年轻一辈中有能力破去剑宫天罗剑网阵的人不超过五个!”

    姬飞花静若止水,任凭雪花沾满肩头。而对面的任天擎周身笼罩着一层无形的罡气,满天飞落的雪花无一能够飘落到他周身一寸的范围内。

    任天擎道:“你破阵的时候,我刚巧赶上旁观,我知道你是谁!”

    姬飞花笑了起来:“蔺百涛死后,剑宫本该树倒猢狲散,以邱闲光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创造出这样精妙的剑阵,他的背后果然另有高人!”

    任天擎道:“他当然没有这个本事,这样的阵法就算是蔺百涛也没本事创出。”他娓娓道来,语气虽然平淡却让人感到其中充满了对剑宫的不屑。

    姬飞花道:“难怪邱闲光从一开始就识破了真相,原来你在这里,你究竟是玄天馆主?还是任天擎?又或是其他人呢?”

    任天擎微笑道:“我就是我,名字无非只是一个代号罢了。并不重要!”

    姬飞花道:“五仙教主也是你吧?”

    任天擎叹了口气道:“真不知你是看低了我还是抬举了我?”

    姬飞花道:“有分别吗?在我眼里你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任天擎呵呵笑了起来,手中孤月斩微微晃动了一下,寒光闪烁映射到姬飞花明如秋水的双眸,姬飞花的双目不为所动。

    任天擎道:“洪北漠、李云聪、慕容展三大高手联手竟然没有杀掉你,你还真是有些本事。”他没有撒谎,刚才从姬飞花破去剑阵的武功已经识破了她的真正身份。

    姬飞花道:“我今日方才知道。原来你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一个。”

    任天擎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并不想过问你们的纷争,可惜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总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我的底线,我再不管教你们,你们只会越发的放纵。”他望着姬飞花道:“你为何不问我胡小天的死活?”

    姬飞花识破了他想要扰乱自己心神的用意,轻声道:“他若活着,自然不用我去管。他若是死了,我杀了你为他报仇。”话音刚落,姬飞花已经化为一道白光,失去锋芒的沉水剑向任天擎直刺而去。

    只有对比才知道对手实力的强大,姬飞花即便是面对五百多名剑宫弟子组成的天罗剑网阵,都没有如今面对任天擎这种强大的压力,压力并非完全来自对方的实力,而是因为任天擎的莫测高深,姬飞花对任天擎的武功一无所知。而任天擎却可以从她的武功路数中判断出她的身份,足见任天擎已经占据知己知彼之利。

    高手对决,命悬一线,任天擎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目光甚至都没有望向对手,他的双目盯着手中那一轮宛若新月的孤月斩,如秋水般明澈的刃缘映出了雪光,映出了追风逐电的剑光。失去锋芒的沉水剑在姬飞花的手中竟然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沉水剑刺到中途,剑身因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龟裂瓦解。姬飞花的剑法无迹可寻,她以内力震碎沉水剑,剑身分裂成为数百片尖锐的锋刃,在内力的激发下,化为漫天花雨,随同风雪向任天擎席卷而去。

    任天擎从明若秋水的刃缘已经观察到了一切细微的变化。刃缘内包容着整个周边的微缩景象,手中孤月斩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天空仿佛被他划出了一道弧形的缺口,雪花被裂口所吸引,沿着孤月斩划过的轨迹疯狂聚集涌去。孤月斩似乎成为天地间的一支画笔,随着它的舞动,在它的尾部拖出一条雪花和剑刃碎片组成的美丽慧尾。

    姬飞花的手中只剩下沉水剑的剑柄,震碎剑刃之后,内息凝集成为无形之刃,刺向任天擎的速度骤然增加。前者只是意在分散任天擎的注意力,后手才是杀招。

    孤月斩和那美丽的慧尾脱离开来,剑刃如星芒般放射攻向姬飞花。

    无形之刃脱离沉水剑的剑柄射向任天擎,面对反攻而至的数百片剑刃,姬飞花一掌隔空劈出,外放的剑气已经先行来到任天擎的面前,任天擎手中的孤月斩弧形划动,刃缘光芒变得凄迷,那是因为受到剑气冲击的缘故,任天擎竟然可以有形之刃,化解无形剑气。

    姬飞花的内力应该和任天擎在伯仲之间,她虚劈的一掌,将几度来回的剑刃碎片拍落在地。

    光芒倏然收敛,姬飞花将手中沉水剑的剑柄轻轻扔到了地上。

    任天擎一手将孤月斩藏在身后,一手轻抚颌下胡须,轻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姬飞花微笑道:“世事无绝对,这个世界上从不缺乏以弱胜强的先例。”她的右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抓,飘落的雪花突然改变了方向,聚集在她的掌心,雾气升腾,雪花瞬间融化为水,水又迅速凝结成冰,姬飞花的掌心出现了一片轻薄透明的冰。

    任天擎向前跨出了一步,深踩在雪地之上,伴随着他的这一步,积雪宛如涟漪般在地面上扩展,以他的右脚为中心,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圆。

    积雪形成的涟漪尚未静止,轻薄的冰片已经射向任天擎的颈部,其薄如纸,速度如电。在姬飞花内力的激发下,冰片的威力绝不次于锋利的飞刀。

    任天擎挥掌拍出,意图击碎冰片之时,那冰片却率先碎裂化为齑粉,眼前一片迷蒙,乃是姬飞花先行利用内力将之震碎,以冰雾干扰对方的视线。

    姬飞花却在任天擎出手之时,身躯飞掠而起,试图飞跃任天擎的头顶,冲过天桥,直奔万仞山。

    黑雾由浓转淡,胡小天的前方现出一个洞口,洞门紧闭,上面写着剑心洞三个大字,两旁写着剑宫禁地,擅入者死!

    胡小天才不管上面的警告,抬脚就将铁门踹开,一股暖风扑面而来,里面传来一阵放肆的笑声:“我等着你呢,进来啊!”胡小天的手摸到了光剑的剑柄,握了握然后又放弃了动用光剑的打算,深入洞口没几步,就看到微弱的光线下,秦雨瞳被捆缚在一根铁柱之上,头发蓬乱,望着胡小天惊喜道:“小天,救我!”

    胡小天望着秦雨瞳并没有急于走近,以秦雨瞳沉稳矜持的性情,就算是命悬一线,也不会失去镇定,他微笑道:“你为何会被捆在上面?”

    秦雨瞳美眸含泪道:“我师父他将我捆在这里,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点了点头,走向秦雨瞳,却没有解救她的意思,而是从她身边径直走了过去。

    秦雨瞳道:“救我!”

    胡小天仿佛没听到一样:“你说这剑心洞里究竟有什么玄机?会不会还有埋伏?”

    秦雨瞳道:“你先放开我再说!”

    胡小天悄悄将光剑的剑柄握在手中,拧动光剑,一道蓝色的光刃自剑柄之中闪现出来,胡小天反手就是一剑,向身后的秦雨瞳劈去。

    秦雨瞳发出一声尖叫,在光剑劈砍在她身上之前已经逃离了那里,光刃击中捆绑她的铁柱,将铁柱一分为二。

    胡小天仰头望去,却见秦雨瞳宛如壁虎一样紧贴在洞顶,面容却又发生了改变,脸上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双目之中迸射出冷森森幽兰色的光芒,她咬牙切齿道:“小子,你好狠的心!”

    胡小天笑道:“何必装神弄鬼,有种跟我堂堂正正地打上一场。”他扬起手中光剑,准备进击之时,却听到扑啦啦一片声像,却是有无数黑色蝙蝠从洞内飞出,胡小天舞动手中光剑,来回挥舞,光剑过处,一股难闻的焦臭味道弥散开来。他从蝙蝠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向剑心洞内部继续挺进。

    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一个宽阔的石厅,下方生满如刀剑一般竖立的石笋,那带着面具的女人发出一声格格轻笑。

    胡小天循着她的笑声望去,却见她悬空立在半空之中,在她的脚下却是有一根纤细的蛛丝,她双足踩在蛛丝之上,蛛丝蔓延,前方现出一个两丈直径的巨型蛛网,蛛网之上一名少女被蛛丝束缚在中心,不是秦雨瞳还有哪个?因为有了此前的经历,胡小天已经不敢轻易相信眼前所见,冷冷道:“又要玩什么花样?”

    那带着面具的女人道:“我为何要玩花样?难道你认不出秦雨瞳?”她顿了一下又道:“对了,她带着面具,你当然不认得她!”

    胡小天的目光隔空和被蛛网缚住的少女相遇,却见她虽然身陷囹圄,表情依然平静无波,如果这可以归结于戴了面具,可是从她的眼神也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慌乱,胡小天从熟悉的目光已经可以断定眼前这个才是真的秦雨瞳。

    秦雨瞳看到胡小天出现,美眸中泛起一丝涟漪,她轻声道:“原来你们将我困在这里,目的却是要将他引过来!”

    刚刚发现章节编号搞错了,老章鱼实在是糊涂了,正在更正中,还好内容没错,继续求票,今天如能冲入前六,还有三更!(未完待续。)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