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30章 我不能
    “什么?”景春雨几乎是咆哮出来。

    他原本坐在椅子上,这时候也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瞪着景天英。

    景成野,同样的眼睛都是一瞪圆,全身气息也随之一变。

    武道六重天境界的修为,当然不至于让景春雨和景成野两人惊诧,问题是,景言上个月明明还是武道三重天的修为,这一个月时间,就恢复到了武道六重天?

    这怎么可能?

    太逆天了!就是当初的景言,都远远做不到这么妖孽。一个月时间,能提升一个境界,就已经是了不起了,何况是三个境界?

    “四长老,你真的确定?”景成野吸了口气,看着景天英沉声说道。

    其实他已经清楚,这件事必定是真的,景天英不可能欺骗他。况且,又不是景天英一个人主持这一次实力测验,还有六长老景明知也在场。

    退一步说,演武堂内,肯定也有大量的景家子弟亲眼所见。

    他只是,一下子难以置信!

    “我非常确定!”景天英看到景春雨那有些变形的面积,心中非常的爽快,“族长,其实景言虽然只恢复到了六重天境界,但是他的真正实力,却是超过表象。”

    “超过表象?”景成野目光疑惑。

    “我景家有一位高级武者景录成,想必大长老也知道对吧?”景天英目光一转看向景春雨。

    景录成,景春雨当然知道。

    景玉琴就是景春雨的女儿,而景录成虽然不是大长老的嫡孙,但是景玉琴与景录成的关系却是非常的亲密。

    “四长老,你想说什么?”景春雨足足吸了几口气,才将心中的震动压了下来,他眼神一凝,看着景天英低沉的声音道。

    “景录成今天在演武场,主动与景言切磋,不过对战中他被景言击败了。景录成,是武道七重天的修为。”景天英笑着说道。

    景成野和景春雨,身躯又是一震。

    “这不可能!”景春雨当即就吼了出来,表情狰狞,“景录成是武道七重天,就算景言恢复到了武道六重天的境界,也不可能是景录成对手。四长老,你是在胡言乱语吗?要不然,就是景录成控制了自己的境界。”

    “呵呵,景录成最初,确实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将自己的境界控制在武道六重天。但是对战之中,他就没有任何控制了。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被景言击败。”景天英目中精光闪动。

    想到景言所施展的秋风落叶剑武学,景天英心中就是振奋不已。

    改进武学,这可不是一般武者能做到的。别说是先天之下的武者,就是先天强者,一生的时间,也未必能改进一种武学。

    景天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确定景言改进了下品武学秋风落叶剑。要不然,秋风落叶剑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威力。

    “族长!”景天英神态一变,对景成野拱了拱手郑重说道,“景言击败景录成所施展的武技,为秋风落叶剑。而景录成施展的武技,为游龙枪法。我观看了两人的对战,可以确定,景言的秋风落叶剑,被改进过,威力提升极多,丝毫不弱于中品武学!甚至,犹有过之!”

    景天英的语速很快,但是说得很清楚。

    “四长老,你的意思是说,景言改进了秋风落叶剑?”听到四长老的这番话,景成野心中更是掀起一股巨浪,连声音都微微的有些颤动。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惊人了!

    要知道,下品武学,虽然也颇有价值,但是在东临城,下品武学还是很容易购买的。但是中品武学,想要购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需要一些运气。

    当然,景言真的改进了秋风落叶剑的话,按照四长老的意思,景言改进的秋风落叶剑威力堪比中品武学,那其代表的意义,可不是让景家多一种中品武学那么简单。

    下品武学修炼起来,要比中品武学难度低得多。如果秋风落叶剑被改进,那就能让景家许多没有达到修炼中品武学的子弟,在修炼秋风落叶剑后,实力得到突飞猛进。

    念头电转,景成野很快就想到这些意义。

    “应该不会错,不过我也不能百分百确定是景言改进的武学。”景天英目中光华连闪说道。

    “护卫可在!”

    景成野,对着外面高声喊道。

    “族长!”一名护卫闪身走了进来,对景成野行礼。

    “去将景言请来!”景成野,已经忍不住想要立刻见到景言了,他要与景言谈谈。

    ……

    西区坊市,如意阁!

    景录成,失魂落魄的,来到如意阁。

    他来此,是为见景玉琴。

    景玉琴虽然被如意阁停职了,不过尚未被逐出如意阁,所以她每天大多数时间,还是会在如意阁内。

    “录成!”景玉琴看到景录成,忙亲切的出声。

    她知道今天是景家每个月一次的家族子弟实力测验的日子,她也知道,今天在演武堂内,景录成会挑衅景言。

    因为,这正是她授意的。她就是,不想让景言好过,要当着众多景家人的面,让景言被狠狠的羞辱。

    “怎么样?那景言,有没有胆子与你对战?”景玉琴满面笑容。

    “对战了。”景录成面无表情,如傀儡般点头应声。

    景玉琴眉头微微一皱,她也看出,景录成的精神似乎不太对。

    但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景录成会被景言击败。

    事实上,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去想景录成会在与景言的对战中落败。

    “怎么了?难道被长老训斥了吗?你不会是杀了景言吧?”景玉琴双眉微微一凝,“录成,只要你没杀死景言,就没事。你放心,家族那些长老,也不能奈何你。”

    景玉琴当然有底气说这些话,因为她的父亲,乃是景家大长老景春雨。有大长老庇护,一点小问题,一句话就可能够解决。当然了,若是真的杀了景言,那就有些麻烦了。毕竟,景言是老族长的孙子,在景家内,还是有一些高层,对景言是有优待的。

    “没……我没有杀景言,我……我不能!”景录成抬目看了看景玉琴,嗫嚅着嘴唇说道。(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