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38章 争锋相对
    高台贵宾席上,不仅年家长老年兰从上面跃下,其他诸位端阳城地位非同一般的大人物,也都纷纷跃下。

    有热闹难道不看?那多可惜!

    若是一般的小热闹,倒也算了。但是,这可是关系到魏家脸皮的热闹,当然得看一看。而且,这来闹事的小子,还是东临城第三大家族景家子弟,看其实力非凡,或许也是景家的核心子弟。

    只是不知道,景家这么重要的子弟,为何家族会让他一个人来端阳城。

    反正,这场热闹,有看头!

    这些大人物们,都来到附近的地方驻足。

    除了年家长老年兰之外,其他人,倒都没有开口说话。

    “魏振志长老,这个话,你可不能急着说。起码,你不能在事情还没有说清楚之前,就对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动手吧?魏振志长老啊,你的年纪,已经有快一百岁了吧?呵呵,我算算,应该是比这个景家小子,要大很多呢!”年兰眼神晶亮说。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说,魏振志想要以大欺小。一个接近百岁的人,对一个十多岁的年轻人动手,你脸皮还真是厚啊!

    听到年兰的话,魏振志也是无比的恼火,但是又不太好反驳。

    魏家族长魏久河,同样是脸色阴沉,可也是只能沉默。这个景言,来的时间,也太巧了一点。如果不是有这些外人在场的话,那魏家,完全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将其击杀,然后毁尸灭迹,封锁消息。

    可现在,想要封锁消息是不可能了。

    “景言小兄弟,我想问你,你为何要闯入魏家呢?魏家,也算是咱们端阳城大家族了,你这样闯进来,魏家颜面有损,他们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年兰见魏家众人都是沉默下来,嘴角扬了扬起,又对景言询问说道。

    她,可不担心得罪魏家。

    反正,年家和魏家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而且,年家所依附的一流家族,与魏家所依附的一流家族,也不是同一个家族。

    她年兰,巴不得看到魏家出丑。

    “见过这位前辈!”景言,先是向着年兰见礼。

    不管眼前这位年纪颇大的女武者,到底是什么心思,但是现在很显然的,这位女武者,是与他景言站在一个战壕里的。

    面子,还是要给对方。

    看到景言对自己如此恭敬,年兰,心中也是愉悦的很,满脸笑容的对景言点头。

    “我之所以来魏家,是因为,魏家抓了我一个朋友。我朋友,名字叫刘晓月,是端阳城地域黑风镇的人。”景言对年兰说。

    他声音很大,所以四周的武者,也都能听得很清楚。

    “呵呵,就这魏家,还算什么端阳城大家族?真是可笑,他们为了逼我出现,就抓我朋友,而且还是对一个实力低微的女武者下手。用这种卑劣手段的家族,也配称为大家族吗?好不害臊!”景言,冷笑着说,目光猛看向魏家族长魏久河等人。

    “嗯?”

    “还有这等事?”

    “哎呦,看不出来,魏家的手段,还真是挺多啊。不过,这种手段,还真是不太光彩呢。”年兰夸张的语气说,眼神晶亮无比。

    能得到抹黑魏家的机会,年兰当然得抓住。

    “诸位,你们说说,魏家的这种行为,是不是给端阳城丢脸啊?为了抓景言,就将景言的朋友抓来威逼,还是一个无辜的女武者,啧啧……真是,我年家肯定是做不出这等事的。”年兰,向着不远处,那些来观礼的端阳城大家族成员说。

    这些人,也都皱眉。

    事实上,这种手段说起来很卑劣,但是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家族从来没有用过类似的手段做事。只是,这样的行为,只能暗地里去做,而不能摆出来拿到明面上来说。

    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还都是要点脸皮的。

    “可恶!”

    “该死的小畜生!”魏振志,咬牙切齿,一双赤红的眼睛,恨不得将年兰和景言两人给活活吞下去的样子。

    “大长老,这是怎么回事?”族长魏久河,面色阴沉,对大长老魏振志问。

    魏久河,其实也知道这件事。

    魏家主管在外面被杀,他这个族长,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个黑风镇的刘晓月被押送到魏家的时候,魏久河同样得到消息。

    但是现在,他只能装作自己不知道。不管别人相信还是不相信,他都要有这种态度,至少别人就不好直接进行指责,他这个魏家的领头人魏家族长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魏振志,目光闪烁看了魏久河一眼,他摇了摇头。

    “魏明主管,你来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魏久河,对着不远处人群内,一名魏家成员问道。

    这个人,叫魏明,是魏家主管。此人虽然只是主管,但是在魏家众多主管之中,此人的权力是最大的。并且,此人,也是先天之境的修为。可以说,魏家有一些长老的权力,都未必有这个魏明主管权力大。

    “是有这回事!”魏明站出来,点了点头,看向魏久河等人缓缓说道,“不久前,黑风镇的镇长高岩,送来一个女武者,名字确实叫刘晓月。当时是说,这个刘晓月,是景言的女人。景言杀死我魏家主管魏重阳,这个女人也有份。所以,我就将这个女人,押在家族地牢之中,准备等到家族大比后,再向族长和诸位长老禀报的。”

    “原来是这样,这个女人,也与我魏家主管魏重阳的死有关。那么,这个女人,也是该死!”魏振志目光一厉,狠狠的扫向景言。

    “哈哈,真是被逼无耻的家族啊,白的都能说成黑的,黑的也能说成白的。”景言大笑,“魏家鼠辈,我就问你们,魏重阳是什么实力?”

    “高级武者,九重天的修为,你们不否认吧?那么,刘晓月一个低级武者,是怎么能与魏重阳的死有关系的?你们的意思难道是说,一个低级武者,可以杀一个九重天的高级武者?你们魏家,当天下人都是傻子吗?”景言气息涌动,大声喝问道。(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