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39章 怒火滔天
    “小兔崽子,你找死!”主管魏明,一声怒吼,凶恶无比的眼神盯向景言。

    若不是有太多外人在场,他早就忍不住,一巴掌将这个叫景言的小兔崽子拍死了。哪里,能等到这小兔崽子在这里耀武扬威!

    魏家,岂是什么人,都能强闯的?

    “魏明,去将那个刘晓月的女武者带过来!”族长魏久河,却摆摆手,脸色阴郁说。

    他看向景言的目光,也杀机隐现。

    他已是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景言斩杀。此子,绝对不能活着让其走出魏家宅院。若是今日让其安然离开魏家宅院,那魏家将彻底颜面扫地,不需要等到明天,就在今天,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端阳城。

    所以,必须将此子斩杀。就算这个景言是景家族长之子或者之孙,也必须将其杀死在这里!

    至于那个叫刘晓月的女武者,倒是无关紧要。将其放了,也能堵住其他家族众人的嘴,就好比年家这个老女人。

    魏久河心中转念,眼神也自然的向着年兰看了过去。

    此时,年兰眯着眼睛,倒是没有针对魏家再说什么。

    魏明,让两名魏家护卫,去地牢带人。

    片刻后,两名护卫,就抬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晓月?”

    景言,心中微微一紧。

    因为,刘晓月,不是自己走过来的,而是被魏家的护卫,抬过来的。

    这两名魏家护卫,将人抬到这里后,直接就往地面上一扔。

    景言心中怒火沸腾,一个踏步就窜了过去,来到刘晓月的身边。

    此时,刘晓月一头散发,身上的衣衫之上,沾染了斑斑血迹。

    “晓月,你怎么样?”景言的心头,仿佛有一根刺,深深的扎了下去。

    他与刘晓月,认识时间不长,这没错。

    他与刘晓月,这还只是第二次见面,也没错。

    他与刘晓月,算不上有多熟稔,甚至严格说起来,只能算是普通朋友。

    但是不知道为何,景言看到刘晓月这样的情况,心中却是无法控制的,攀升着怒火。心脏,也好像,被一双拳头,用力的挤压。连呼吸,都是非常的沉重。

    景言想到,自己的须弥戒指内,还有刘晓月送给自己的一个香囊。

    “咳……咳……”昏迷中的刘晓月,听到了景言的话,发出咳嗽声。

    她居然,在嘴角,浮现出了笑容。

    “是……是景言少爷吗?”刘晓月的声音,非常的虚弱,她的脸色,无比的苍白,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可能再也不能睁开眼睛。

    “是我!”景言,全身都微微颤抖。

    他曾想过,刘晓月可能已经死在魏家。但是,他没有想过,刘晓月会受到这样的折磨。他已经感觉得到,刘晓月的武道经脉,都几乎全废了。

    武道经脉啊!

    那不仅仅是,修为被废那么简单。武道经脉受损,全身一百零八道武道经脉,哪怕只有其中一道受损,那种痛楚,都是让普通武者,难以承受。而刘晓月的武道经脉,却是一大半,都断裂掉了。

    这样的伤势,还活着,都足可以说是奇迹了。

    刘晓月,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这种痛苦,让一个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去承受,这是多么的让人心疼?

    “没事!”

    “没事了!”

    景言,轻声说着。

    “晓月,现在安全了,不用怕,我会带你走的,我保证。”景言,低沉的声音,在刘晓月耳边,徐徐说着。

    说话时,一股杀意,却是在景言的身体四周,散射开来。

    这时候的景言,心中的怒意,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了。就算是,哪怕是,刘晓月被魏家人杀死了,景言,都不会如此的震怒。对,刘晓月若是死了,景言都不会那么愤怒。

    “哈哈哈……”

    “魏家,好!好啊!”景言,气息浮动。

    “魏家!你们这些老匹夫,小混蛋。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今日你们的爷爷,我,景言,若是不血洗你们魏家,我就在你们魏家宅院内,自陨!”景言的眼神,一一的,扫过魏家族长魏久河,以及魏家长老诸人。

    他手中的流光剑,慢慢的划动,剑气,萦绕四周空间内。

    “你们这一群畜生,对一个柔弱女子,都能下如此的重手。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景言吸了一口气,“呵呵,让一个柔弱女子的武道经脉,足足断裂八十四条,你们的心,真是好歹毒啊!”景言的话语,在整个魏家的演武场上空,回荡着,徜徉着。

    “什么?”

    “这……”

    “武道经脉,断裂八十四条?”

    一开始的时候,在场的人,还大多都不以为然。这些人,见过的死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了,见过的伤者更是数不胜数。刘晓月,又不是他们认识的人,死活与他们也无关。

    但是,当他们听到景言说刘晓月的武道经脉,断裂八十四条之后,他们,也是不自禁的动容了。

    八十多条武道经脉断裂!

    天啊,这个女子,到底要承受多大的痛苦?这是人类,可以承受的痛苦吗?

    “呵呵,魏家……魏家啊……还真是让人无法想象啊!”年兰,这个时候,也冷笑了起来,看向魏家众人。

    她,都看不过去了!她一个外人,都看不过去了。心中,都无法抑制的生出一丝怒火来。哪怕是,这个叫刘晓月的女子,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都看不下去。不是装样子,而是真的看不下去,忍不住的动怒。

    不仅是年兰,其他的端阳城各个家族的高层人物,也都是脸色阴沉,目光看向魏久河等人。

    魏久河等人,也都皱眉。他们,也真的,没有想到,刘晓月在地牢内会断裂八十四条武道经脉,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哈哈哈……”

    “好狂妄的小子啊,真是大言不惭!血洗我魏家?真是,好大的口气啊!”这时候,一名白色长袍年轻武者,从旁边走了上来,盯着景言道。

    这个人,就是魏家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子弟,魏冷。他,半步先天的修为,本届魏家大比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他已经被认定为第一。

    ……………………………………

    (今天第四爆来了!求票!如果你看得痛快,如果你也愤怒了,就支持我吧!)(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