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62章 你是何人?
    “索闻兄说得一点都没错,那景言要是有种,怎么会一直不现身?这小畜生打伤我赵家子弟赵登天,心思歹毒的很,赵登天只有武道八重天的修为,但这小畜生却废了赵登天的武道经脉。”赵一峰咬牙切齿,目光阴狠。

    他却不说,当时景言只是武道七重天修为,而且是赵登天先偷袭景言。

    “我听说景言前一段时间离开了家族,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现在可能还没有回来。”另一名武者,皱了皱眉说,他是林家人,叫林友申。

    “没回来?呵呵,那是他运气好,他要是回来,敢出现的话,看我不亲手废了他!”赵一峰冷笑说道。

    ……

    “哗!”

    就在这时候,远处围观的众多武者,却是突然传出一片哗然。

    街道远角,一道青色身影,缓缓的走了过来。

    正是,景家景言!

    围观的武者看到景言出现,顿时交头接耳。

    因为,现在整个东临城的武者都知道,景家结束不久的本次大比之上,景言是第一名,也可以说,景言是景家年轻一辈之中,最出色的子弟。

    之前,赵一峰等人摆下擂台,等着景家子弟上来挑战,景家只在第一天有一名子弟忍不住出来,被打伤后抬了回去,从那之后,就再无人敢应战。

    那么,现在景家年轻一辈子弟的代表人物,景言出现了,会不会上擂台应战呢?

    或者是,直接装作没看见,进入景家宅院避难。

    景言慢慢走来,目光,也凝视向那距离景家宅院正门只有不到一百米的擂台。一股冷意,在景言心中渐渐扩散。

    他终于知道,为何那些武者,都说景家这一次颜面扫地了。

    都被人家,将擂台摆带家门口了,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族长他们,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就不顾景家的脸皮了吗?

    景言愤怒的,转动着心中的念头,他眼神,快速扫过擂台上的一道道人影。

    “赵家赵一峰!蔡家蔡光林!嗯?林家林友申?”景言看到林友申后,目光微微一变。

    赵一峰和蔡光林在这里,景言理解。景家和这两个家族,都算得上是敌对的关系了,可是林家的林友申,为何也在?

    最后,景言的目光,落在那中央的白袍男子身上。此人,隐隐的有众人之首的意思,但是景言却不认识此人。看赵一峰等人对其态度,此人身份肯定非同一般,但是东临城大家族的优秀子弟,景言几乎都认识。

    这个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在景言观察擂台上几人的时候,擂台上的几人,眼神同样扫向景言。

    “景言!”赵一峰,目光一炽,一声低吼。

    “他就是景言?”索闻,微微点头,嘴角泛着冷笑。

    在神风学院的时候,索闻虽然听说过景言,知道景言很年轻就踏入先天境界并且进入神风学院,但是他也不认识景言。

    神风学院太多了,学员数量也极多。除了非常出名的少部分之外,其余大部分相互之间不认识才正常。

    “嗯,他就是景言。”身穿暗红色长袍的蔡光林,嘴角撇了撇说道,目中的怒火,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蔡家与景家的仇怨,由来已久了。蔡家原本是东临城第三家族,就是被景家,给硬生生挤下去的。

    现在在东临城,给面子的人,会称蔡家为第四大家族,可是不给面子的人,根本就不承认蔡家是一流家族。

    蔡家人怨恨景家,这一点人尽皆知。

    “看来,景言之前,确实不在家族之内啊。他应该是,刚从其他地方回来。”索闻笑了笑,眯着眼睛说。

    “索闻兄,看来你对这景言的无耻程度,还不太了解哦。”蔡光林冷笑说道。

    “哦?”索闻看向蔡光林。

    “我觉得,这景言之前,可能一直在景家宅院之内。他不敢露面,只能做那缩头乌龟,但是这一段时间,东临城的武者都在骂他们景家子弟是缩头乌龟、软骨头,这景言作为所谓的景家最出色的子弟,肯定是备受煎熬的。”

    “他知道,自己一直躲起来也不是办法,所以故意从什么小门后门溜出去,然后装作才刚刚从外地回来的样子,这样大家就会觉得,这景言是不在家族宅院内的。”蔡光林,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光林,还是你了解这卑鄙的小畜生。”赵一峰对蔡光林竖了竖拇指笑道。

    “景言,你过来!”

    索闻,对着正走过来的景言,大刺刺的招了招手喊道,就好像长辈在呼喝晚辈。

    其实景言原本就要走过去的。

    这些混蛋,在景家门外,摆下擂台,用意已经很明显了。之前景言不在家族内,由他们嚣张,现在景言回来,怎么可能当做没看见?就是索闻不喊他,他也肯定会过去。

    脸上带着笑容,景言走了过去。

    “有事?”景言眯着眼神,压着怒气看着索闻问。

    “你不认识我?”索闻一愣,有些疑惑。

    他觉得,景言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如果景言认识自己,那一定会立刻上前见礼,好好的恭维他,拍他的马屁。但是,景言的态度,似乎与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哦?你是何人?我应该认识你吗?”景言听到索闻的话,也笑了。

    这个白袍男子,连赵一峰都隐约的为其马首是瞻,身份肯定不同凡响。但是,景言还真的不认识这货是什么人。

    “哼,你这小子居然不认识我,那你一定应该知道沧龙执事吧?呵呵,沧龙执事,是我的师父。”索闻冷哼一声,随后在说到他师父沧龙的时候,又无比自傲的笑了起来。

    沧龙执事弟子的身份,足以羡慕死无数武者!

    沧龙?

    景言目中精光微微一闪。沧龙,他当然知道这个老家伙,神风学院外院的执事。当初景言在神风学院的时候,就是这个老东西,极力的主持让景言滚出神风学院的。

    当然,若仅仅是让境界跌落的景言离开神风学院,景言也不会有什么不满,毕竟他实力在快速下降,学院驱逐他,也是应当。可这个叫沧龙的老家伙,却是在诸位外院执事面前,毫不留情的羞辱景言,说景言是神风学院这百年来所招收的学员之中,最废物的一个,简直就是神风学院的耻辱。

    景言,一生都不会忘记,当时这个叫沧龙的老混蛋令人作呕的嘴脸。

    …………………………

    (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每天码那么多字,真的很累很累。诸位,给张票支持吧!)(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