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65章 贱且蠢
    擂台上,景言和索闻,白色和青色身影,相对而立!

    “啪!”

    一声脆响,索闻手中的折扇,直接扔在擂台地面上。

    随后,只见他手臂一个抖动,一杆黑色的长矛,瞬间出现在手中。

    “小杂种,你敢骂我贱人?你居然,敢骂我是贱人?你会后悔的,你绝对会后悔的。我不会直接击杀你,我会在你身上,捅出九九八十一个洞,让你流血而死!”索闻愤怒到了极点,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辱骂过他。就是在他背后辱骂他的,一旦被他知道,他都会将对方弄死。

    这个景言,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他索闻是贱人,今日若不将景言凌迟,如何解他心头之恨?

    “骂你?”

    景言笑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算是骂你,事实上,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贱人。难道,不是吗?你自己说说,你贱不贱!你不是东临城人,也与我景家,没有什么仇怨,你老老实实在神风学院待着就是,却大老远的跑来东临城,找和你没有任何仇怨的景家麻烦,你是不是犯贱?”

    “你好歹也是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却被人当枪使而不自知,还乐悠悠的享受,你不仅贱,你还蠢!”

    “当然,这并不是你贱的关键,关键的是,你为了享受赵一峰、蔡光林这两个废物的马屁,连自己的小命都不要了。你说,你不是贱人是什么?”景言微微运转元气,声音轰隆隆的传出。

    在景言对面的索闻,只觉得眼前一黑,好险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晕过去。

    他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小杂种……小杂种,好,你好的很啊。你……你敢如此辱骂我!我,我不仅要杀你,我还要搞得你景家灭亡。”索闻脸色涨红,双目喷火,连握着黑色长矛的手臂,都被气得剧烈的颤动着。

    此时,那些围观的武者,都直接呆了。

    他们心中的念头是,这位景家的景言少爷,居然有这么好的口才?看起来,那索闻,差点要被气死的样子啊。

    赵一峰和蔡光林两人,也脸色漆黑,气息粗重。景言骂的可不是只有索闻,他们两人,也都被骂进去了。

    “哗!”

    就在这个时候,景家宅院之中,却是呼啦一下子,跑出一群景家武者。

    为首的是,一名四五十岁的男性武者,他,气势汹汹的冲向擂台边缘。

    “景家人出来了!”

    “看来,是要保护景言的,景言对于景家太重要了,景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景言死掉。”

    “嗯,景家人被骂了那么多天,都没有人露面,做缩头乌龟。现在,终于沉不住气了,为了景言要反击了。”

    众多武者,看到景家一群人冲出来,纷纷低声说道。

    “景言,你在干什么?”

    可是,一道厉喝声,却是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

    不说其他人,就是在景言对面的索闻,都愣神看向那为首的景家中年武者。

    此人一出现,怎么就大声斥责景言?

    “景山渠?”景言,目光也看向那景家武者,眼神微微一凝。

    景山渠,是大长老景春雨的嫡系,此人,也是景家最重要的主管之一。

    “景言,赶紧滚回家族去,你瞎闹什么?”在接连两句厉喝声后,景山渠,已经到了擂台边缘,睁大眼睛盯着景言,他没有上到擂台之上。

    “景山渠,你什么意思?”景言眉头紧锁。

    “不知尊卑的混账东西,你怎么和我说话的?赶紧向索闻先生道歉,然后给我滚下来。”景山渠脸色一黑,声音变得低沉。

    “给他道歉?”景言睁大眼指了指索闻。

    “景山渠,你******脑子进水了啊?人家在景家大门外摆下擂台,扫景家的脸皮,现在你景山渠,却要我给他道歉?”景言也真的是怒了。

    景山渠的行为,让景言的心,彻底冷了下来。

    你景山渠,是大长老景春雨的人,我景言确实与景春雨关系不好有仇隙,但是现在面对的是外敌,你居然向着外人,丝毫不顾景家的脸面,这种人,简直就是吃里扒外!

    “混账!你混账!景言,你知不知道索闻先生是什么身份?你知不知道,他的师父是神风学院的执事沧龙大人?你!你简直愚不可及!你将给我景家,招惹大麻烦!”景山渠,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擂台上的索闻,冷眼看着景言和景山渠,他听到景山渠的话后,心中的优越感,瞬间又恢复了,看来景家人,还是怕得罪自己的嘛。

    索闻的嘴角,浮现一丝笑容出来。

    “景山渠,我当然知道这个叫索闻的贱人是什么身份,不需要你提醒。哼,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他在景家大门外摆下擂台,就是在羞辱整个景家。作为一个景家人,对这种羞辱,居然视而不见?景山渠,我真为你感到害臊,你赶紧滚回去老老实实缩着吧!”景言毫不客气的讥讽说道。

    景山渠身后的众多景家人,听到景言的话,脸色也都发红,有些羞愧。

    其实,对于这个堵住自己家族大门的擂台,景家也有很多人,是极其愤怒的,恨不得冲出来与索闻等人厮杀。但是,景家先天境界的武者,除去族长长老等人,也没几个。再加上,景家的高层,刻意的控制景家子弟的愤怒情绪,所以他们才都缩在家族内没有出来。

    “好!好啊!”景山渠也愤怒的很,“你行,你景言,行啊!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收场!”

    景山渠的脸色,阴森可怕。

    “滚一边玩去吧!”景言也懒得再理会景山渠。

    作为景家最重要的主管之一,本身也是先天境界的武者,但却如此没有骨气,就因为对方有个神风学院执事的师父,就把自己的脸凑上去给人扇,被扇后还要笑脸问人家舒服不舒服,这真是令景家都蒙羞啊。

    那些围观的武者,在听到景言和景山渠的对话后,一个个也都发出嗤笑声。原以为,景家人出来,是要保护景家不受伤害,现在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景家,真的要没落了啊!(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