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76章 审判
    景家,一共四人来到城主府,分别是族长景成野、大长老景春雨、四长老景天英和景言。

    若是真的起了冲突,那来更多人,也同样无用!

    “景族长!”

    城主府正门外,一位城主府的管家等在那里。

    “情况如何?”景成野,压低声音对那管家询问。

    “不太好!景族长,你自己要小心,跟我来吧!”管家对景成野道,他与景家关系比较亲密,所以才会提醒景成野。当然,景家为了拉拢他,也耗费不少的资源。

    城主府前院,广场之上。

    副城主陈兵,神风学院外院执事沧龙,都坐着。两人身后,大量的城主府甲胄护卫,全身散发出萧杀之气,这些甲胄护卫,显然都是东临城城主府的精锐之师。

    除了陈兵和沧龙外,还有红莲学院和道一学院两大学院的客人,也在这里,他们应该就是觉得无聊所以看个热闹。

    当景成野抵达广场后,虽然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可也是‘咯噔’了一下。这场面,显然不是来商讨的,而更像是对景家的审判。看来,城主府,是打算牺牲景家,至少要牺牲景言,来保全与沧龙的关系了。

    景成野毕竟也是景家族长,他看到这种场面,就已经猜测到城主府的态度。

    “景家族长景成野,见过陈兵城主!”景成野,拱手向陈兵见礼。

    陈兵虽然只是副城主,但权力也极大,地位只在城主霍春阳之下。任何一个东临城的家族或者势力,都绝对不愿意轻易得罪陈兵。

    “嗯,景族长来了。”陈兵,摆了摆手,目光一转,落在景言身上,“这个景言,你景家也给送过来了,很好啊!景族长,你很明智啊!”

    “沧龙先生,你看,景家将肇事的景言都主动送来了,还是很有诚意的吧?”陈兵随后又看向一旁脸色无比阴沉的沧龙。

    “哼,就算他们将这个小杂种送过来,那他景家,对这件事还是有责任的!想牺牲一个小杂种的性命,就换我弟子索闻的性命?天下间,没有这种好事。”沧龙一声冷哼,语气阴狠的说道。

    看他的意思,就算是景家交出景言,景家也不能置身事外,还要额外付出其他的代价。在他看来,景言的命,根本就无法抵消他弟子索闻的命。

    站在景成野等人身后的景言,气息微微一凝,他的目光,骤然扫向沧龙。

    这个老混蛋!

    景言,当然不会忘记这张令人厌恶的面孔,就是此人,在神风学院,极力主持将自己从神风学院驱逐的。这个沧龙,不仅将景言驱逐出神风学院,还侮辱景言,说神风学院招收景言,是神风学院这百年来,最大的失败和耻辱。

    而如今,这个老混蛋,继续用言语侮辱景言。

    景言,当然非常的愤怒,他的目光中,寒芒涌动。不过,景言还是忍下了,因为对方的实力,乃是先天巅峰强者,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小杂种,看你的眼神,似乎想要杀我啊?”沧龙,也感应到了景言冰冷的眼神,他冷笑笑,盯着景言说道。

    “你得意不了多久。哼,你说你弟子索闻比我强,那为何死的是你弟子索闻呢?”景言,缓缓的声音道。

    “哈哈哈哈……这小杂种,居然还敢威胁我?老夫,不一点点将你这一层皮生生拔下来,老夫就不姓沧。你能杀索闻?可笑,老夫岂会相信你们的说辞?”沧龙目中阴鸷的目光****而出。

    “城主大人,不知道你命人,通知我景家将景言带到城主府是因为什么?”这时候,景成野看向陈兵问道。

    景成野很清楚,沧龙这个人,景家肯定是得罪定了。所以,现在他也懒得与沧龙虚与委蛇,不管怎样,景家都会竭尽所能保住景言。

    “嗯?”听到景成野的话,陈兵顿时一愣神。

    这景成野什么意思?

    他将景言带来,难道不是要交出景言的意思?还问自己,要景言来城主府是因为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景成野这个族长会不知道?

    陈兵,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此时就更加难看了,心中也是冷笑,你景家莫非是真的想要找死?

    你景家,若是识趣将景言主动交出来,然后我陈兵,给你在沧龙面前美言几句,景家赔偿一些资源,这件事也就能揭过去了。可现在,你景成野还有景家,似乎很不合作啊?

    “景族长,景言杀死沧龙先生弟子索闻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陈兵冷笑了一声,望着景成野道。

    景言杀死索闻,就是在景家宅院正门之外,景家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景成野说不知道,那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城主大人,请问,景言是在何地是什么原因将索闻杀死的?”景成野没有回答陈兵的话,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

    对,是问陈兵,在什么地方,杀死了索闻。是在城主府内吗?是无缘无故杀的索闻吗?如果是在城主府内,城主大人,为何没有直接缉拿景言?就算景言能暂时逃走,也应该立刻派出大量卫队追击才对。

    “景族长,你到底想说什么?景言,在景家宅院之外杀死索闻,难道你不知道?难道,你在考验我的耐心?”陈兵有些动怒了,声音严厉喝道。

    “嗯,我确实听说了!”景成野点了点头,“索闻,在我景家宅院之外,摆下一座挑战擂台,挑衅我整个景家,想要让景家,在东临城内颜面扫地,这是对景家的侮辱。景家子弟景言,为了家族荣誉,出面冒险与索闻对战,在厮杀中最终击杀了索闻,我想问城主大人,这有问题吗?”

    “如果,索闻没有到景家宅院外摆下挑战擂台,景言会与索闻发生冲突吗?”

    “索闻摆下挑战擂台,想要欺辱景家,就应该有被挑战的准备吧?”景成野快速,连续说出几句话。

    陈兵,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按照常理来说,索闻那样的行为,就算是被杀了,那也是白死。你去别人家门口摆下擂台,目的就是要人家出面与你对战,在对战中你自己被杀,那是很正常,只能怪你自己实力不行还想踩在别人头上,是自己找死。

    可是,索闻的身份是沧龙的弟子啊!

    “所以,我才好奇,陈兵城主为何叫景言来城主府。我猜想,可能与景言杀死索闻有关,但是我觉得,城主大人应该是知道,这件事中我景家的景言,是完全无过错的。”景成野看了看陈兵,又接着说了一句。(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