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83章 生死战
    “这不合规矩!”

    沧龙,衣袖挥动,高声叫喝。

    “任何武者想要参加三大学院的考核,都要经过选拔阶段。霍春阳城主,你是在破坏规矩!”

    沧龙,瞪眼看着霍春阳。

    神风学院派他来东临城,目的就是与东临城城主府,一同主持选拔。

    而现在,城主霍春阳,却要直接让一个武者通过选拔阶段,前往蓝曲郡城参加三大学院考核。这个武者,还是杀死他弟子索闻的人,他当然不愿意。

    退一步说,霍春阳根本没有与他们三大学院在东临城的人员打招呼,就自己做主,让景言直接获得考核资格,这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轻视。

    听到沧龙的话,霍春阳笑了。

    这沧龙,还真拿自己当一回事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东临城的城主府!

    整个东临城,都是在他霍春阳的掌控之下。

    三大学院的人员,来东临城与城主府一同主持选拔,这实际上,并不是选拔必须的程序。

    各个城市,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传统,其本质上,还是想与三大学院搞好关系,给三大学院一个面子,让本城的武者,更多进入三大学院。

    说到底,这蓝曲郡的主人,不是三大学院,而是郡王府的郡王。

    各个城市的城主府,又都是直接被郡王府辖制。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这还需要多说吗?

    东临城,此次有十个考核名额,也就是十名武者去蓝曲郡城参加考核。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便是城主霍春阳独断专行,直接点出十个人去蓝曲郡城,都是可以的。

    三大学院可以决定哪些人能进入他们学院,但却不能决定,哪些人可以参加他们的考核!

    现在,霍春阳不过是点了一个景言,这沧龙就指手画脚,一副他是老大的样子。

    霍春阳,怎能对其满意?连身份都没有搞清楚,也真是无知!

    “沧龙,看来,你也是要替我城主府做主了么?”霍春阳,冷笑望着沧龙。

    我给你面子,你就是贵客。我不给你面子,你连屁都不是。三大学院外院执事,很了不起吗?

    “我当然不是要替城主府做主,只是这不符合传统。”见霍春阳态度强硬,沧龙,瞬间就软化了下来。

    站在他面前的,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尊道灵境的强者。

    惹恼了对方,对方直接出手将他杀了,他后悔都晚了。虽然说,他不相信,霍春阳敢对他动手。但这世界上,总会有意外。

    就好像他要杀景言,在他想来,城主应该不会阻拦才对。可偏偏,城主就出人意料的阻拦了,还是态度无比强硬的阻拦。一副,谁要动景言,谁就是他敌人的样子!

    世事难料,就是如此。

    “那就这么定了,景言占一个考核名额,剩下九个考核名额,就通过选拔,选出实力最强的九名武者获得。”霍春阳又盯了沧龙一眼,开口说道。

    他越看着沧龙,就越是绝对不顺眼。以为自己有一点背景,就摆出这种姿态,这种人,最令人厌恶。

    “城主一意孤行,我也无法反对。但是,我在这里要说,景言就算通过了考核,我神风学院,也是不会接收他的!”沧龙,狠狠的看了景言一眼。

    “哦?”

    “沧龙执事,权力还真是大啊!神风学院招收武者,你也能完全做主了?”霍春阳,真的是有些恼怒了。

    他已经有了心思,觉得自己,是不是等沧龙离开东临城返回蓝曲郡城的时候,将这个老东西在路上弄死算了。只要做得隐秘,神风学院也没办法找自己麻烦。不过,这还是有一些冒险,万一消息走漏,他就麻烦了。

    “城主大人!”

    这时候,景言开口。

    “神风学院就是要我进去,我都不会进去了。沧龙执事,也不需要费心了。”景言冷笑着说道。

    被神风学院驱逐出一次,景言,本就没有打算再进入神风学院。蓝曲郡内,又不是只有神风学院一个学院。

    景言,还可以进入红莲学院或者道一学院。

    “景言,我道一学院,欢迎你加入。”道一学院的庆墨执事,当即就开口说道。

    在庆墨看来,以景言的实力,通过三大学院考核,绝对是绰绰有余。对于景言这样的天纵奇才,道一学院,当然欢迎的很。

    “多谢庆墨先生了。”景言对庆墨拱手道谢。

    庆墨,笑着对景言点了点头。

    “好了,各位都散了吧!”霍春阳,一摆手对在场的众人道。

    “告辞!”赵当元,第一个冷冰冰的语气开口。

    今天,他非常非常不满意城主的作为,也懒得客套了!

    “我们走!”赵当元,一个转身,呼喝了一句,就准备离去。

    “赵真严,站住!”景言目光一凝,盯着赵真严的身影,大声喝道。

    “嗯?”赵真严,脚步陡然止住,转过身,也看向景言。

    在城主霍春阳回来之前,他几乎要将景言废掉了,他心中一直都不舒服。但是,在城主面前,显然还轮不到他说什么。连他父亲,都不得不低头隐忍。

    现在,景言居然又叫住他。

    “小子,你想做什么?”赵真严,眼睛凝了凝,阴沉的问道。

    “赵真严,你可敢与我一战?”景言,气息浮动,元气流转。淡淡的雾化元气,在他身体周围萦绕。

    他将元气催动出来,在场的强者,都能感应得出来,景言真的是先天初期境界修为。

    景言这么做,当然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他是先天初期境界。

    赵真严,已经踏入先天后期,他也能准确感应出景言的修为。

    听到景言的话,赵真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子,你要与我一战?”赵真严,还真的没有想到,景言有这个胆量,居然主动的要与他对战。

    这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有城主保他,他居然不老老实实的缩着,还敢站出来,自寻死路,他脑子里,是进水了吗?

    “赵真严,你刚才,不是说过,在你面前,我景言就是一个废物吗?你对自己的实力,显然很自信,那么你到底,敢不敢与我一战?生死战!”景言,面无表情,只是眼神盯着赵真严。

    生死战!

    生死自负,死了,也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与别人无关。

    景言,也是对赵家恨之入骨。所以,他打算,弄死这个赵家潜力最大的赵真严。

    赵家不久前,还找来暗夜杀手暗杀景言。景言的爷爷景天身死,也极有可能,与赵家有关。就在刚才,赵家族长赵当元,还动手打伤了四长老景天英。

    新仇旧恨,让景言,心中的怒火一直就没有熄灭。

    对道灵境强者赵家族长赵当元,景言暂时没办法,但是这个赵真严,景言还是有一些把握将其击杀的。

    反正,赵家对自己,早就是恨之入骨,无时无刻的不想弄死自己,那景言,也就不需要在犹豫斩杀赵真严之后,赵家会不会另加更加痛恨自己。

    至于景家,有城主现在的态度,景言相信,赵家就算再愤怒,也是不敢对景家动手了。不通过城主府这一关,他们就这个胆子对景家直接动手,最多就是暗中搞出一些小动作。

    即便景言不杀赵真严,赵家也一定会暗中小动作不断。

    “哈哈……”

    “好,好啊!小畜生,你自己想死,我就成全你。”赵真严,怒笑道。

    他本就想击杀景言,现在景言送上门了,他怎么能错过?

    而且,景言在这么多人面前挑战他,难道他拒绝其挑战?他的脸面,放在哪里?

    城主霍春阳,却皱了皱眉。

    景言催动元气,他明显的感觉出景言的境界是先天初期,这一点,绝对不会错。

    可是,景言却要挑战赵真严,还是生死战,景言到底在想什么?

    “景言,不要鲁莽!”霍春阳表情严肃。

    别人强行要杀景言,他可以插手阻拦。但是,景言若是自己挑战别人,他就没有任何理由插手。他觉得,景言是鲁莽了,太过年轻气盛。

    景成野和景天英,也同样开口,焦急的劝阻景言。

    只有景春雨,嘴角挂着冷笑,心中的念头,巴不得景言死掉算了。今天,他是彻底的颜面扫地,他之前要脱离景家,直接被城主辱骂了一顿,他还只能忍着。他不敢怪城主,却在心中,将自己受到的羞辱,怪到了景言身上。

    在他看来,若不是景言惹事,他就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城主大人,我的实力,可没那么弱。赵真严,他还杀不了我!”景言,也不好点明,自己曾斩杀过先天后期境界的武者。

    因为,一旦说出来,那赵真严可能就退缩了,赵家族长赵当元,也可能会不同意赵真严与他对战。

    所以,他只能模糊的稍微说一下。

    “景言,你想清楚了?”霍春阳,也微微的有些生气。

    他虽然受托于白雪城主,关照景言,可他堂堂东临城城主,也不是景言的保姆吧?景言不顾自己的劝阻,执意要与赵真严对战,他还能再说什么?(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