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85章 激怒
    “春阳,景言他……能是赵真严对手吗?”

    吕燕,也有些担忧。

    她与景言没有直接的关系,在此之前,她对景言甚至连印象都没有。

    但是现在不同了,景言若死,她的丈夫霍春阳,该如何与白雪城主交代?

    所以,吕燕,自然是不希望看到景言死掉。

    “我尽力了!”霍春阳,看向吕燕的眼神,有些无奈。

    是啊,他已经劝阻过景言了。

    但是,景言执意如此,他又能如何?以城主身份,强行阻止这一场对战?

    他可以直接让景言跳过三大学院在东临城的选拔,但是他却不能强行阻止这一场由景言发起的对战。

    况且,赵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赵家在蓝曲郡城,也是有大靠山的。

    若将赵贵元惹急了,那他这个城主,也会有麻烦。

    “他,只能依靠自己。”霍春阳,目光又看向景言和赵真严,轻轻摇头。

    ……

    “废物,受死吧!”

    赵真严,凶狠咆哮。

    在动手之前,他就将元气催动而出,也是有目的的。

    他要让这里的人,知道他赵真严,已经是先天后期境界修为。要让所有人知道,他赵真严,才是东临城百年内最出色的天才。

    同时,也在景言面前,展现自己的强大。令景言,心生畏惧。

    “唰!”

    一道银色剑光,在赵真严身前闪现。赵真严的武器,是一件银色长剑,剑身之上,繁杂纹路浮动,威能强盛。显然,也是一件超越凡器的法器。

    看到赵真严的法器,景言一点都不意外。

    赵家,作为东临城第一大家族。

    赵真严,作为赵家族长赵当元的儿子,赵家内定的下一任族长人选,赵家近三十年来最出色的天才武者,拥有法器,很正常。

    “嗡!”

    在赵真严的法器出现后,景言的身前,红色剑光同样闪动。

    天火剑,剑身上,赤色光晕不断灵动跳跃。

    “废物,法器在你手上,真是浪费了!”赵真严盯着景言手中的天火剑。

    他也知道景言有法器。

    昨日,赵一峰回到家族后,第一时间就将景言杀死索闻的事情,详细禀报了族长赵当元。赵当元知道,他儿子赵真严,自然也就知道。

    “废物,你的法器,就交给我来保管吧!”赵真严,身影一闪,携着银色剑光,骤然向着景言冲击而去。

    “天渊剑法!”赵真严,口中爆喝。

    天渊剑法,一种极品武学。

    随着赵真严的爆喝,银色的剑光,在空间内,凝成一道硕大沟壑。惊人的杀意,席卷周围百米之内的空间。

    银色的沟壑,瞬间,将景言全身笼罩。

    天渊剑法,这种极品武学,有一个非常惊人的特点。就是,这种剑法施展出来,可以形成一种强大吸力,让敌人很难闪避。

    这种力量,类似于一种束缚。

    若是对手实力较低,那连束缚的力量都无法挣脱,只能不甘心的被直接一剑斩杀。就算对手实力强劲,这种武学,也能形成一定的束缚力量,让对手的动作缓慢下来。

    赵真严,显然对天渊剑法已经有了较强的掌控,他的剑法施展出来,景言明显感觉到一股束缚力量侵袭全身。

    “斩月剑法!”景言,也是一声低喝。

    虽然有一定的束缚力,可还不足以将景言压制到连武学都施展不出。

    元气催动,赤色的弯月剑芒,横扫而出。

    从外在上看,斩月剑法凝聚的剑芒,肯定无法与天渊剑法凝聚的剑芒相提并论。

    毕竟,一个上品武学,一个极品武学,二者有本质的差距。

    但是,武学的真正威能,绝不能只从外表看。

    斩月剑法虽然只是上品武学,但是被景言修复过所有缺陷后,其威能也是大幅度的提升。

    这一次出手,景言没有施展新斩月剑法。景言,也有自己的考量。

    要斩杀这个赵真严,绝对不会很轻松。如果赵真严只是索闻那等废物,景言可以直接使用最强的攻击,将其斩杀。但是面对这个赵真严,就算景言全力以赴,也很难短时间内将其击杀。

    所以,与赵真严对战,就必须掌握节奏。

    需要先,将赵真严的大概战斗力给摸清楚,将其拥有的底牌,慢慢的全部逼出来,最后再找到方法,将其直接斩杀掉。

    景言可不会傻到认为,赵真严没有修炼过秘法。连景天龙,都修炼了四象秘法,赵真严必定也修炼过,甚至是修炼了比四象秘法更为强大的秘法。

    沧龙等人,见到景言施展斩月剑法,都嗤之以鼻的发笑。

    一个先天初期境界的武者,面对先天后期境界的武者,面对先天后期武者的极品武学,只施展上品武学应对,那不是找死吗?

    “哈哈,这个景言,我还以为他有多强,不过也就一个废物罢了。恐怕,连真严少爷一招都接不住吧?”沧龙,又忍不住开口了。

    他似乎忘记,刚才城主霍春阳叫他闭嘴的这件事。

    “你弟子索闻,就是被景言杀的!”庆墨,不在意的说了一句。

    沧龙,脸色顿时一黑。

    他说景言是废物,那他弟子索闻,岂不是废物中的废物?

    他阴狠的看了庆墨一眼,却是没有办法反驳。

    沧龙等人,看不出景言斩月剑法的玄妙之处,但是赵家族长赵当元这个道灵境强者,却能窥视一二。

    景言施展的武学是上品武学斩月剑法不错,但是他能感觉到,景言的斩月剑法,要比其他人的斩月剑法强大很多。就算是,将斩月剑法修炼到了极致,也是远不如景言所施展的斩月剑法。

    怎么回事?

    难道,景言改进了斩月剑法?

    可是,这怎么可能?一个十多岁的武者,改进上品武学?

    难以想象!

    赵当元,气息微微一凝,心念转动,目光更加阴沉了。此子,绝对不可留。

    斩月剑法的威能,在与天渊剑法碰撞之后,便是显现了出来。

    看似强大无比的天渊剑法,竟是不能击溃斩月剑法的剑芒。两种力量拉扯碰撞,最终的结果,是同时在空间内湮灭消散。

    这一幕,让很多先天境界的武者,都有些愣神。

    他们想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形,这不符合常理。

    赵真严,脸色同样微变。他意识到,景言的实力,或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上不少。他是与景言对战的人,自然能察觉到,景言施展武学之中,蕴含的威能,与极品武学都没什么差距的样子。

    “赵真严,看来你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啊!你说我是废物,而你,却连一个废物都杀不死,那你自己,也只是一个废物吧?呵呵,你的年纪,要比我大很多,看来,你连废物都不如的。”景言,笑着说道。

    他是在故意的激怒赵真严。

    只有将赵真严彻底激怒,赵真严,才会更加迫切想要立刻斩杀自己,那么必定会使用真正的底牌。

    果然,在听到景言的话后,赵真严变得怒不可遏,双目都要喷出火来。他比景言,大了二十岁还多,连一个比他少修炼二十多年的武者都杀不死,这简直就是耻辱。

    “找死!”赵真严,愤怒的咆哮,表情扭曲,面容可怖。

    他的身上,突然浮现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景言眼神一凝,他知道,赵真严使用秘法了。

    从之前交手的情况看,大概可以判断出赵真严的元气浑厚程度,要比被自己所斩杀的魏家长老魏振志,还要稍微弱一些。

    赵真严,毕竟是刚刚晋升先天后期境界,元气不如魏振志那等晋升先天后期境界多年的武者,也是正常。不过,赵真严的天赋,显然更强,对武学的使用,也更加精湛。

    再加上更为的强大秘法,可以说,赵真严的战斗力,要比魏振志更甚一筹。正面对抗,景言肯定是要落于下风,毕竟相差了两个境界,对此景言也有准备。

    “轰!”

    这一次,赵真严,几乎是将雾漩内的元气催动到了极限。之前的出手,他只有了七成左右的力量,这一次,却是足足的十成。

    天渊剑法,凝现的银色剑光,再度出现。

    这一次,剑芒上,所携带的威能,超出第一次极多。那银色剑光内,隐约的,还可以看到一缕金色。这金色,应该便是,赵真严所施展的秘法。

    “是金佛洗礼!”景成野,心惊说道。

    赵真严,居然修炼了金佛洗礼秘法。这种秘法,其珍贵程度,远不是四象秘法可比的。金佛洗礼,价值至少在数十万灵石之上,一般的法器,都没有金佛洗礼贵重。而且,秘法更难买得到。

    四象秘法,是一种提升自身力量的秘法。而金佛洗礼,却是一种直接提升剑法攻击威能的秘法。若是将金佛洗礼修炼到极致,那至少可以直接提升极品武学剑法三倍的威能。

    银色的剑芒沟壑,带着恐怖的杀机,向着景言碾压而去。那四周的空间,仿佛都要被撕裂开来,惊人的威能,连远处的围观者,都能切身感受到。(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