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186章 两种秘法
    景言,目光盯着席卷而来的银色沟壑,上面蕴含的惊人威能压迫,令得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片泥潭之中。

    赵真严这一次出手的威能,要比第一次可怕得多。

    第一次,天渊剑法给景言的压迫,景言只需要催动部分元气,就能化解掉。可是这一次,景言的压力骤增。

    即便他催动元气抵消部分压迫的力量,可是他的动作,仍然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

    “开!”

    景言,怒声一喝。

    雾漩之内的元气,陡然炸开,澎湃而出。在这瞬间,景言的元气,将四周空间的压迫力量,凶狠的排挤到几米之外。

    论元气浑厚程度,景言,其实并不比赵真严差多少。相比与魏振志交手的时候,景言的元气浑厚程度,又提升了不少,也能勉强与赵真严这个刚刚晋升先天后期境界的武者抗衡,差距不是太大。

    “天空之翼!”

    借着自身元气,将束缚之力排挤而出的空档,景言及时的施展了天空之翼武学。

    也就是在同时,银色沟壑,轰然从空中落下。

    可以说,只要景言的速度稍微慢上一丝一毫,那么这一击,就可能将景言的身体直接撕裂。

    在施展天空之翼后,景言的身影,在空间内留下一道残影。天渊剑法的攻击,大多数,便是扫在这残影之上。

    真正对景言本体形成攻击杀伤的力量,只是残余部分。景言随后一道赤色剑光横扫而出,便是将那残余的力量差不多完全抵消掉。

    “轰!”

    天渊剑法,可怕的冲击力,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

    城主府的这个广场,建造所使用的材料,无疑是品质非常高的一种矿石,坚硬程度无须怀疑,但是在这撞击后,地面上也留下了一道惊人的裂痕。由此可见,赵真严的攻击力有多么的恐怖。

    景言,心中也是有些骇然。

    这个赵真严的战斗力,确实是,要比那魏家大长老魏振志恐怖得多。如果是魏振志与赵真严厮杀,那最后死的,一定会是魏振志。

    “什么?”

    赵真严,脸色一变,眼神也是倏忽间凝聚。

    他志在必得的斩杀,居然,被景言化解掉了。

    这,怎么可能?景言,是如何挣脱天渊剑法的束缚之力的?

    要知道,他使用秘法金佛洗礼后,天渊剑法无论是纯粹的攻击力,还是束缚力量,都有极大的提升。可是景言,居然还能在关键时挣脱而出。并且在那闪避之中,速度快得惊人,那不是正常先天武者应该有的速度。

    心念转动,赵真严隐约猜测到,景言可能也修炼了一种秘法,身法类的秘法,不然他不可能有如此惊人的速度。

    “死!给我死!”赵真严歇斯底里怒吼。

    他一个先天后期境界的武者,居然连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都杀不死,这简直就是耻辱。

    现在即便他能杀了景言,都算不上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了。

    “哧!”

    银色剑芒弥漫,整个空间,都充斥着可怕的银色剑光。

    “新斩月剑法!”景言身影快速闪动。

    天渊剑法的束缚力量太强,景言虽然有天空之翼,可是速度,仍然受到了较大的限制。所以,景言面临的情形,也是无比的凶险。

    面对赵真严的疯狂攻击,景言也不得不施展自己最强的攻击手段。

    “轰轰轰!”

    “噗噗噗!”

    银色和红色,不断的交织湮灭。

    景言与赵真严的对战,令得在场的众多先天强者,都是面容大变。

    别说是先天境界的强者,就是城主霍春阳和赵家族长赵贵元,都屏住呼吸。赵真严,是恼怒,脸色铁青。

    而霍春阳,目中这是露出精光。

    他都没有想到,景言与赵真严的对战,能厮杀到这种程度。他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景言,之前觉得景言太意气用事,或许是自己错怪了景言。

    景言有这等实力,当然可以与赵真严一战!武者,就应该有拼搏的精神。之前他劝阻景言,只是因为他觉得双方差距太大,拼搏可以,可若是找死,那就不可取了。

    “就是现在!”景言,心中一凝,目中一道精光闪烁而出。

    他与赵真严交手,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一直在运转苍穹第一神功,寻找对方剑法之中隐藏的缺陷。现在,景言终于发现了一个天渊剑法比较容易击破的缺陷。

    赤色剑光,骤然轰出。那银色剑芒形成的沟壑某处,微微一颤,竟是被洞穿。

    赤色剑芒洞穿银色剑芒之后,快捷无比的,向着赵真严斩杀了过去。

    景言,也是眼神炽热的,看着自己的新斩月剑法,向着赵真严剿灭过去。

    这一击,应该会让赵真严受创。只要能伤到对方,那对方实力就会削弱,再找机会击杀,就轻松许多了。

    “什么?”

    赵真严大吃一惊!

    从交手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压制景言,只是景言太过顽强,很多次看起来景言都要支撑不住,可是总能仗着快捷无比的身法闪避过去。而现在,景言的武学攻击,居然洞穿了自己的天渊剑法。

    赵真严,当然会觉得惊骇。

    这个小杂种的剑芒明明威能不如天渊剑法,可为何,却能洞穿自己的天渊剑法?

    这一幕出现后,在场的人,眼睛都是一睁。显然,他们,都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变化。

    “死吧!”景言轻声低喝。

    “小杂种,你以为这样,就能对我造成威胁吗?你太天真了!我说过,你在我眼中,就是废物罢了!”赵真严在震惊之后,手中的法器银色长剑,连连挥动。他的身体之上,又有淡淡的黑色光芒涌动。

    “什么?”

    景言,也是略微怔神。

    这赵真严,居然还有第二种秘法。之前的金色光芒,是一种秘法。现在,又出现第二种光芒,显然是第二种秘法。

    “咚咚咚!”

    赤色剑芒,袭杀到赵真严的身前,可是赵真严手中的银色法器长剑,却是诡异的舞动出一片银色中夹杂黑色光芒的剑幕。赤色剑芒撞击在这剑幕之上,竟无法洞穿那一片剑幕,被完全挡了下来。

    “又是一种秘法,铜墙铁壁!”

    “赵真严,修炼了两种秘法。铜墙铁壁秘法,虽然对攻击没有什么帮助,可是对防御,却是能达到惊人的程度。”

    “这一战,还真是波澜起伏!”

    “……”

    四周的强者,纷纷感叹说道。

    景言的武学击穿赵真严的武学后,许多人都觉得,赵真严可能要被击伤。可是却没有想到,赵真严居然还有一种防御秘法,让景言不可思议的攻击没有建功。

    “哈哈哈……”

    “小杂种,你还真以为,你能击伤我吗?我就是站在这里任由你攻击,你都无法伤到我分毫。”赵真严,大笑说道。

    他口上这样说,仿佛完全不在意,但是心中的想法,却已经完全改变了。因为他很清楚,若不是因为有铜墙铁壁秘法,他这一次,还真的可能被景言偷袭给伤到。也就是说,他之前完全没有在乎的,没有被当成是威胁的这个景言,是真的能对他造成威胁。

    幸好,他修炼了铜墙铁壁秘法。他对铜墙铁壁的防御,还是非常自信的。

    “这下子麻烦了,赵真严还修炼过铜墙铁壁秘法,景言想要伤他,就很难很难了!”城主霍春阳,微微摇头说。

    以他的眼力来看,景言之前武学能够洞穿赵真严的武学,应该也是运气。

    霍春阳,自然也想不到,景言能够洞悉天渊剑法的弱点。因为即便是他,都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到极品武学天渊剑法的弱点。不过,任何一种武学,都有其弱点,这是任何武者都知道的。景言能洞穿天渊剑法,应该就是,碰巧以自己的武学,击中了天渊剑法的弱点。

    这,无疑是比较幸运的。

    但是,赵真严,居然修炼了铜墙铁壁,就让景言的幸运,荡然无存了。

    就算景言还能再次得到那样洞穿天渊剑法武学的机会,对赵真严也不会有太大的威胁。

    “赵真严要杀景言,也难啊!”吕燕,在一旁低声说。

    “短时间难,可是长久厮杀下去,赵真严毕竟是先天后期境界啊。”霍春阳又摇摇头。

    听到霍春阳这句话,吕燕就明白了。

    是啊,景言才先天初期,而赵真严却是先天后期。长久厮杀下去,那景言必定会先坚持不下去的。一旦景言元气跟不上的时候,景言还能做到现在这样快速闪避吗?

    吕燕,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与景言交手的赵真严,当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他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策略,放弃快速击杀景言的想法,而是想着,先尽可能消耗景言的自身元气。

    只要最终能击杀景言,也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砰砰砰!”两人的对战,仍然在继续。不过,赵真严的天渊剑法施展次数明显减少,而景言,却维持着新斩月剑法的攻击力度。

    “小杂种,看你能坚持多久。”赵真严,心中冷笑。(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