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260章 咄咄逼人
    房间之中,一道道惊愕的目光,落在景言身上。

    尤其是高兆海,别人可能都只是震惊于副会长对景言的态度,可高兆海,就不仅仅是震惊了,而是惊骇。

    惊骇之中,高兆海突然身躯微微一震。他有些明悟过来,从一开始,景言就没说自己认识副会长刘文,也就是说,景言从开始就有一个计划,针对他高兆海的计划。

    如果在最初的时候,高兆海知道景言与刘文关系匪浅,那即便高兆海再不愿意,也必定会想办法弥补疏漏,第一时间与方旭商议,将景青竹的名字重新列入到名单之中。

    可景言并没有说。

    显然,景言是故意的,就是要对付他高兆海。

    想到这,高兆海看向景言的眼神,愈发的阴狠,恨不得要将景言生吞活剥,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敢挖坑,让他高兆海跳进去。而他,还真的就跳了进去。

    高兆海很清楚,他的行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这样的事情,只要没有人追究,那自然不算什么大事。可是往大了说,他就是在以权谋私,仗着自己丹师协会主管的身份,胡作非为,这对丹师协会的名誉都可能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如果是他负责参加竞拍人员名单,那倒还有理由搪塞。但是,负责这个名单的不是他,而是方旭。

    该死!可恶!

    高兆海一时间,各种念头滋生。

    “是啊,现在正等着三大学院的考核开始呢。”景言笑了笑,在一片震惊目光之中,他开口回应刘文。

    “嗯,一会咱们再叙旧,现在,我需要处理一下丹师协会内部出现的问题。”刘文点了点头后,看向方旭主管。

    “方旭主管,你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吧。”刘文,淡淡的语气说。

    “是!”方旭连忙应道。

    此时此刻,方旭当然也是很忐忑的,同时对高兆海有些恼怒。原本,没他什么事情的,他高兆海与景言有什么仇怨,也与方旭无关。而现在,他却被硬生生的牵扯了进来。

    如果景言没什么身份背景,那也无关紧要。但是,现在景言显然与刘文副会长有着深厚的关系。

    方旭主管,老老实实的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没有任何的偏倚。至于景言与高兆海之前的矛盾,他当然没有说,因为他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回事。他只需要,客观的交代自己所知道所掌握的事情。

    “看来,我们丹师协会内部,有人逾越了啊!”刘文轻叹一口气。

    “方旭主管,你在这件事上也是有责任的,这份名单是你负责筛选的,你怎么能因为其他人的指手画脚,随意更改已经确定了的名单呢?”刘文看着方旭。

    “副会长大人,我确实有责任。”方旭谦恭的说道,没有辩解。

    “现在你的问题,先不说吧,你先将景青竹的名字,添上去吧。”刘文摆摆手。

    因为明天就是绿玉拍卖会开拍的日期,所以现在更换掉方旭,也有些不妥。换一个人来,可能不能及时的熟悉方旭的工作。

    一场这样的大型拍卖会,准备工作是非常繁杂的。临时换人,很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是!”方旭道。

    “至于高兆海,暂时停职吧,等拍卖结束后,我和会长再商议如何处理。”刘文,直接就先剥夺了高兆海的主管身份。

    刘文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丹师们,又都是气息一凝。

    主管身份,在丹师协会内,也是非常高的了。而刘文副会长,现在直接就将高兆海这个主管停职了,并且说,在拍卖会结束后,还要与会长商议具体的对高兆海的处置办法。这样的处罚,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了

    就是高兆海本人,也没有想到,副会长刘文,会对他下如此重手。他知道刘文对他早就不顺眼,可是刘文这样做了,恐怕也会让人闲话,有些小题大做了。

    “副会长,你不能这样做!”高兆海听到刘文要将他停职,下意识的就焦急喊道。

    “我为何不能这样做?”刘文冷笑了一声。

    高兆海呼吸一滞,哑口无言。

    是啊,刘文身为丹师协会的副会长,现在逮住了机会,将他停职,显然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高兆海,这一段时间,你就好好的反省吧。”刘文目光凝了凝。

    高兆海身躯,又微微一颤!

    面容上,流露出一丝不甘心。

    “他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

    这时候,从房门方向,再度传来一声低喝。

    一名身穿黄褐色长袍的老者,站在那里,看着景言和景青竹。

    景言眉头微微一皱。

    这名老者的语气,可不算友好。虽然这句话,问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其语气,让人听起来,却有一种质问的意思。

    “许东副会长大人!”

    “见过副会长大人!”

    房间内的众人,又都纷纷见礼。

    又是一位副会长。

    景言,心中也微微一动。

    丹师协会,有一位会长,两位副会长。这两位副会长,之一是刘文,另一人,应该就是这个叫许东的丹师。

    “许东副会长!”刘文,对许东拱了拱手。

    “刘文副会长,这两人,不是我们丹师协会的成员吧?”许东回应说道,目光则是始终落在景言和景青竹两人身上。

    景言也听出,这个许东副会长的话,有发难的味道。

    “许东副会长,这两人确实都不是丹师协会的人。”高兆海带着报复的语气先开口了。

    在见到许东进来后,高兆海明显表情好看了许多,眼神也再次闪亮起来。

    “你先老老实实待着,刘文副会长不是让你好好反省的吗?”许东,皱眉看了高兆海一眼,斥声喝道。

    “是!是!”高兆海连点头。

    许东,虽然斥责了高兆海,但是景言等人也看得出来,高兆海绝对与许东关系比较亲近,许东说的这句话,也是故意的,就是说给刘文等人听的。

    许东的目光从景言和景青竹身上移开,凝视着刘文。

    “景言和这位景青竹女士,不是我丹师协会的成员。”刘文,也必须得回应。

    高兆海,确实是许东的人。而他与许东,都是丹师协会的副会长,两人的关系表面上尚可,但是实际上,却是也有着很大的竞争关系。所以他们两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派系,而高兆海就是许东派系的人。

    刘文之所以,严厉果决的剥夺了高兆海主管的身份,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借机打击许东的势力。这么好的机会,刘文肯定要抓住。高兆海若是不犯错,那刘文对高兆海也没太好手段,但是现在高兆海自己犯错了,就是作茧自缚。

    “既然这两人,不是我丹师协会的人,为何会出现在丹师协会之中?”

    “而且,这两个人,还出现在我们丹师协会的办公重地,这是怎么回事?丹师协会,是不是有明文规定,外人不能进入办公重地?”许东眼神一闪,语气更加激烈,神态咄咄逼人。

    丹师协会,确实有这样的规定。

    别说是办公重地,就是协会的内部,平时一般人也休想轻易的进来。

    景青竹之所以能带着景言进来,还是因为,之前她与焦铭拉上了关系。

    现在,许东摆明了要公事公办了。刘文剥夺了高兆海主管的身份,许东进来后,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高兆海是他的人,他也没有要向刘文求情放一马的意思。现在他揪住景言和景青竹两人,出现在这丹师协会的办公之地,显然就是要借此,打击刘文。

    “我们是东临城景家设立在蓝曲郡城办事处的人员,之前我已经获得参加绿玉拍卖会的资格,但是突然又被取消了,所以我过来问问情况。”景青竹的思维极快,她在蓝曲郡城,在各方势力之中周旋多年,对这种大人物之间的博弈,也有一定了解。

    景青竹知道,刘文与景言关系亲密。而刘文是丹师协会的副会长,显然与这个叫许东的副会长有纠葛,她这样说,也是不想将刘文副会长给牵扯进来。

    当然,他们两人进入丹师协会来到这里,本身就与刘文没有直接的关系。她和景言来到这里后,刘文才现身见景言。

    只是这种博弈之中,很多事情都无法说得清楚,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的将与刘文的联系切断。

    听到景青竹的话,许东眼神眯了一些,冷冷的凝了景青竹一眼。

    “放肆!”许东前一刻,脸色还没什么变化,只是打量着着景青竹,可在陡然之间,就是目中精光一闪,厉声的喝道。

    “丹师协会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是你家吗?想来就来,想逛就逛?想参加绿玉拍卖会的人多了,难道我们丹师协会,还能将每一个想参加竞拍的人都列进去吗?那些无法参加竞拍而又想参加竞拍的,难道这些人都要来我丹师协会,要我丹师协会给一个说法不成?”许东极其严厉的呵斥道。(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