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283章 作弊
    在场的人中,可能有不少都不希望看到景言夺得金令。,最新章节访问:. 。可这其中,最最不想看到景言夺得金令的人,应该就是商曲了。

    如果景言夺得金令,那之前他所主导对景言下的封杀令,就是一个笑话了。

    他商曲,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嗤笑、讥讽。他完全可以想到,一旦景言成功夺得金令,那么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商曲都将成为蓝曲郡城武者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

    他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是啊!商曲掌院说的有道理,景言虽然从天阵出口出来了,可是他超过三个时辰的时限了。慕总管,我也觉得,景言不应该算作闯天阵成功。”闻家长老,接着商曲的话,开口说道。

    “没错,这个景言,或许有什么手段,可以在天阵内停留更久的时间。他利用这多出来的时间,闯过天阵,显然对其他闯天阵的人不公平啊。若是有其他人,能找到方法,可以在天阵内停留四个时辰、五个时辰甚至更久的时间,最后成功从天阵出口出来,那也能算闯阵成功夺得金令?”商曲见有人支持他,眼神顿时一亮。

    “吴长老,你说是吧?吴申是先天巅峰的武者,若是给他更多的时间,他也一样能闯过天阵对吧?”商曲看向吴家长老。

    他这是想拉拢更多人站在他这一边,给慕连天施加压力,让景言不能夺得金令。

    “……”吴家长老看了看商曲,不过,他保持沉默没有回应。

    “不可能的!”吴家长老没开口,与景言一起闯天阵的吴申却开口说话了。

    “这天阵太难了,就算给我更多时间,我一样也无法闯过去。”吴申道,他是实话实说。

    他在进入天阵之前,也以为自己有机会夺得金令,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自信的。但是进入天阵,遭遇那些黑‘色’人影,知道黑‘色’人影一个比一个势力强悍后,他就知道,以他目前的实力,不可能闯阵成功夺得金令。三个时辰不行,六个时辰也不行,就算是十二个时辰也是一样不行。

    到后面几个黑‘色’人影,已经不是完全靠时间就能灭杀的了。强行去闯的话,只会被黑‘色’人影反杀。

    要不然,那些以前死在天阵中的先天巅峰武者,是怎么死的?

    听到吴申的话,商曲脸‘色’一黑,他看了看吴申,干笑了一声。

    “慕总管,景言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确实需要‘弄’清楚,他确实没有在限定时间内从天阵出来,这一点毋庸置疑。”又有一位世家的长老出声了。

    慕连天,眯起眼神看着这些人。

    “其实,有一件事情你们搞错了。”慕连天,嘴角轻轻抿了抿。

    “三个时辰的时间,是闯阵的限定时间没错。但是这个限定,只是说武者可以在天阵内停留的时间。时间到了,武者会被阵法自动的传送出来,这对所有进入天阵的武者,都是一样的。没有公平,或者不公平一说。景言能在天阵中多停留几个呼吸时间,那是景言自己的手段。别说是多停留几个呼吸时间,他就算多停留几个时辰,只要他能做到,就不违反规则。”慕连天缓缓的声音说道。

    虽然这么说,可慕连天也知道向在天阵中多停留几个时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是先天武者,就是道灵境的武者,都不可能做得到。

    “可是,这对于其他闯阵的武者确实不公平啊!景言可以多停留,其他武者却不能多停留啊。”商曲不死心。

    “商曲掌院,你的出发点就是错的。闯天阵,并不限制武者在阵法内使用什么手段,只要武者最后成功,对于过程,我们并不会限定。商曲掌院,那照你的意思,难道进入阵法的武者,还要限定同样的境界,修炼同样的武学,使用同样品级的武器吗?”慕连天声音凝了凝。

    别说慕连天与景言关系亲近,就算慕连天与景言并不认识,二人没有任何联系,慕连天也会让景言夺得金令。

    按照规则,景言确实夺得了金令。

    “呼!”

    这时候,盘坐在天阵出口的景言,轻轻呼出一口气,他睁开眼睛。

    元气,稳住了!

    苍穹第一神功,确实彪悍无比,原本已经躁动的元气,在这短短时间内,就被景言用苍穹第一神功大概控制了下来。

    当然,景言还需要更多时间,来稳固在天阵中突破的境界。

    可此时景言没忘记自己身处何地,在这里,显然不合适修炼稳固境界。稳固境界,需要很多时间,至少也要几天才行。

    景言站起身,看向高台。

    “慕总管!”景言对慕连天躬身见礼,脸上带着微笑。

    “景言,你上来!”慕连天,笑着对景言招了招手。

    “是!”景言应了一声,便抬脚迈步,快速上了高台,来到慕连天等人近处。

    “将你的银令给我!”慕连天伸出手。

    景言心中一喜,他知道,这是要将银令,更换成金令了。

    压着心中的‘激’动情绪,景言将银令拿了出来,双手‘交’到慕连天的手上。

    而慕连天,也拿出一枚金‘色’的令牌,‘交’给景言。

    “景言,恭喜你,你成功闯过天阵,夺得金令。呵呵,已经有三十余年,没有武者能夺得金令了。”慕连天,感慨的说。

    在这众人面前,慕连天也不好表现得与景言太亲密,所以只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其实,他也好奇景言是怎么做到的,只是在这里,不方便仔细询问。

    “多谢慕总管。”景言看了看手中的金令。

    在外形上岸,金令与银令、铜令的形状是一样的,只有颜‘色’不一样。

    但是,这三种颜‘色’的令牌,所代表的意义,却是完全的不同。

    夺得铜令的,有两千多人。夺得银令的,只有区区十七个人。而夺得金令的,则只有景言一个人。

    高台上,不少人,都面‘色’负责的看着景言。他们无法想象,景言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景言,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武者啊!

    如果,让他再修炼十年,他得有多强?

    现在就可以夺得金令,若是再修炼十年,那岂不是在天阵之中,也能做到闲庭散步一般的轻松吗?

    太恐怖了!这小子,太惊人了!

    “景言,你作弊!你一定是作弊了!”就在景言打量手中金令时,一道不和谐的刺耳声,突然传来。

    “嗯?”

    景言看向说话的人。

    慕连天等人,也都看向这个说话的人!

    又是沧龙,神风学院的外院执事沧龙。

    “景言,你不可能闯过天阵,你一定是作弊了,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你只是先天初期境界的武者,虽然也有先天后期武者的战斗力,可是即便如此,你也不可能夺得金令。你通过地阵,都很面前,怎么可能夺得金令?”沧龙目中闪烁着火焰,无比笃定的说道。

    他认定,景言是作弊了。

    “景言,你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我。在东临城的时候,我亲眼看到过你与其他武者厮杀,你距离先天巅峰,差得远了。你怎么可能闯过天阵?哼,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吧,不然后果很严重,你承受不起!”沧龙指着景言,愤怒的吼道。

    在怒吼的同时,他的目光,还看了看商曲。显然,他也是得到了商曲的授意。不然,他一个神风学院的外院执事,定然是不敢在慕连天面前,如此表现。

    “莫非,这个景言真的作弊了?”

    “说的也是,沧龙说景言是先天初期境界的修为,应该不会是胡说的吧?在这种场合,他敢‘乱’说话?”

    “若真如此,那景言真不可能闯过天阵的吧。就算有先天后期的战斗力,距离闯过天阵,也是远的很。想要闯过天阵,得有接近道灵境强者的修为吧?”

    “嗯,看来景言真的作弊了,只是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方法。”

    “……”

    四周的人,窃窃‘私’语,目光都带着怀疑看着景言。

    从本心上来说,在场的人,绝大多数,可能都不想看到景言闯过天阵,夺得金令。所以,他们更愿意相信沧龙的话。

    “作弊?”景言心中怒火涌动,他冷笑了笑,看着沧龙。

    “天阵内,请问我如何作弊?”

    “沧龙,我在东临城,杀了你弟子索闻,我知道你一直记恨我。不过,我杀你弟子索闻,你应该很清楚,那并不是我的错。你弟子索闻,在我景家宅院‘门’前摆下擂台挑衅,侮辱我景家所有子弟。我在擂台上杀了你弟子索闻,他死有余辜!”景言眼神眯起。

    “现在,你却一直记恨我,不分场合、不讲道理的诋毁我,污蔑我。我就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景言说到最后,声音陡然提高,一声厉喝,振聋发聩。

    “你……”沧龙身躯微微一颤。

    “你什么你?这天阵,你以为是什么?你以为想作弊就能作弊啊?那么多年了,那么多天纵奇才进入过天阵却失败,他们怎么就不作弊?”景言一声嗤笑。--95767+dsuaahhh+26988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