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299章 刑法殿
    道一山之下!

    “孙晓,你找我有事?”一名四十岁左右身穿白色长袍武者,来到孙晓面前。

    孙晓,已经在这里等了超过一个时辰。

    外院学员,是没有资格登上道一山的,即便孙晓是战神榜上的强者,也不例外。

    “钱镇师兄!”孙晓低着头。

    身穿白色长袍武者,便是钱波的哥哥钱镇。

    钱镇,道一学院内内院学员。

    不过在道一学院内,知道钱镇是钱波哥哥的人,却不多。外院的学员,更是几乎没有人知道钱波有一个内院学员的哥哥。

    当然,这也因为与钱镇非常严厉交代过钱波有关系,若不是因为这样,钱波肯定早就把钱镇是自己大哥这件事给宣扬出去了。

    “嗯?”钱镇的目光从孙晓身上掠过,看到不远处的尸体,他瞳孔一缩,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谁?”钱镇的声音,仿佛是从冰山之下冒出来的,带着令人心悸的寒意。

    其实钱镇并不太喜欢钱波这个弟弟,钱波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而且,钱波虽然天赋不错,可在钱镇看来,钱波就是一个废物,这一辈子都未必能踏入道灵境。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不想让人知道,钱波是他钱镇的弟弟。

    但不管怎样,他和钱波都有血缘关系,他不能不管钱波。谁也无法改变,钱波是他弟弟的事实。

    “景言!”孙晓低着头,他不敢看钱镇。

    钱镇要他照顾好钱波,可钱波却死了,死在他面前。他不知道钱镇会不会将钱波的死,归咎在他身上。

    “景言?”钱镇眉头皱了起来,他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

    按理说,钱波是先天后期武者,能杀钱波的人,绝对不是无名之辈才对。

    “是一个新人,刚加入道一学院!”孙晓低声回应。

    “此人死了没有?”钱镇脸色阴沉。

    “没有,我不是他对手。他动手杀钱波的时候,他就在他面前。我尽力了,但不能阻止他。”孙晓声音低沉。

    他知道,对钱镇隐瞒,绝对不是好事。当时那么多人在场都看到了,也根本就隐瞒不住。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说实话。

    钱镇眼睛一睁。

    “新人?你不是对手?”钱镇的目光,显然多了一些意外。

    一个新人,能杀钱波这个高等学员,就已经很奇怪了。而孙晓却说,连他,都无法阻止此人杀钱波。

    “是。”孙晓声音变得更低。

    “你还有脸见我?废物!”钱镇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多少怒气,但是孙晓却知道,钱镇此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不敢抬头,只是在心中暗暗祈祷,钱镇不要动手杀他。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钱镇的心狠手辣,可他孙晓却是一清二楚。即便钱镇现在当场击杀他,他都一点不会觉得意外。

    他不敢说为自己辩解的话,那样只会让钱镇更加愤怒。

    “跟我去刑法殿!”过了一两个呼吸时间,钱镇才再次开口。

    虽然只是过了一两个呼吸时间,但是孙晓却觉得仿佛过了一年。当听到这句话,孙晓才暗暗的松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钱镇应该没有杀他的打算,至少暂时他还是安全的。

    “是!”孙晓应道。

    刑法殿,并不是在道一山之上,而是在道一学院的外院。刑法殿,在道一学院内,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刑法殿所管辖的,可不仅仅针对外院学院,就是内院学员若是犯下大错,刑法殿一样可以缉拿审判。

    当然,对内院学员,刑法殿也是比较宽松的。比如,内院学员杀了外院学院,即便不是在战神殿内,刑法殿一般也不会过于追究,除非这名被杀的外院学院有着特殊之处,比如说有着巨大的背景等等。

    刑法殿内!

    “焦炎执事!”钱镇和孙晓,来到刑法殿,见到刑法殿的一名执事,这个执事叫焦炎。

    刑法殿的执事,与外院执事可是有着巨大的区别。

    刑法殿的执事,都是道灵境的强者。而外院执事,几乎都是先天巅峰境界的武者。所以,刑法殿执事在道一学院的地位,也就比外院掌院低一些。而刑法殿的殿主,身份地位要远在外院掌院之上。

    刑法殿的殿主,也是道一学院的长老身份,并且是非常重要的长老。

    而且,刑法殿殿主并不是一直由一个人担任,而是多位长老轮流执掌。

    “钱镇?呵呵,你怎么有时间来见我?”焦炎,笑着对钱镇道,“对了,还要恭喜你成功晋升道灵境啊!”

    钱镇,是在数月之前晋升道灵境的。可以说,前途无量。

    要知道,即便是内院学员,也不全部是道灵境。许多先天巅峰境界的武者,就能通过考核晋升成为内院学员。这些晋升的内院学员,虽然说有很大希望晋升道灵境,可这个很大希望,并不是绝对。

    每一个晋升道灵境的学员,都会得到道一学院,格外的重视。越是年轻,就越是会被关注。

    这也正常。

    一百岁的道灵境,和三四十岁的道灵境,显然有着巨大的区别。

    “多谢。”钱镇对焦炎点点头,又接着说道,“焦炎执事,我来找你,是有一件事。”

    “孙晓,你和焦炎执事说吧!”钱镇看了孙晓一眼。

    “是!”孙晓点头,“执事大人,这件事是……”

    孙晓,将景言击杀钱波的整个过程,都详细的说了一遍。

    “岂有此理,还有这等事?这个景言……”焦炎当场大怒,愤怒的低吼出来,不过话没说完,他脸色就微微一变,“景言?不会是在考核之中,夺得金令的那个景言吧?”

    焦炎显然也知道景言这个名字!

    夺得金令的武者加入道一学院,这对于道一学院来说,当然是较为重大的事情。焦炎等管理层的人物听说过景言的名字,才是正常的。

    “夺得金令?这个景言,通过天阵考核?”钱镇微微一愣。

    孙晓,自然也是愣住。

    他们之前,都不知道景言是夺得金令的武者。

    “应该是他了,一个新人,实力却超过孙晓,恐怕也只有此人了。”焦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