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320章 战钱镇
    应有缺脸色很难看。

    “冰若使者,是童奎副掌院交代的吗?”应有缺低沉的声音问。

    “不是童奎副掌院,是方若雨副掌院大人!”冰若道。

    “方若雨副掌院?”应有缺眉头一凝。

    道一学院,之前有一位掌院,一位副掌院,三位上位长老。

    不过最近,却多了一位副掌院,就是方若雨。现在,道一学院是两位副掌院大人。

    方若雨的来历,颇为神秘,就连应有缺等几位上位长老,都不知道其来历。方若雨之前并不是道一学院的人,而是突然加入道一学院的。而且,刚一加入,就直接成为副掌院,地位只在掌院一个人之下。

    听到是方若雨的命令,应有缺冷笑了笑。

    如果是童奎副掌院,应有缺自然是尊重的。但对方若雨,他就没那么尊重了,至少心中不会对其非常尊敬。在应有缺看来,方若雨虽然是副掌院,身份比自己高,但其就是一个外人罢了。

    不过,心中不太尊重,但在表面上,应有缺还是不能直接违背方若雨,毕竟方若雨是副掌院。

    副掌院下令,他必须得遵守,尤其是在那么多人面前。他若公然违逆副掌院的命令,那问题可就大了!

    “既然副掌院大人有令,那这件事先就这样吧!”应有缺非常不悦的如此说了一句。

    他说的是先这样,并没说景言彻底无罪了。

    他的打算是,先离开这里,就去找掌院再谈这件事。不会因为方若雨副掌院一句话,就彻底让景言无罪。

    “殿主大人……”钱镇不甘心。

    眼看着就要能手刃景言了,却没想到使者突然到来,还要放了景言。

    可恶啊!

    “钱镇,不要说了。”应有缺对钱镇摆了摆手,打断钱镇的话。

    “小杂种,算你命好,就让你多活几天!”钱镇扭头看向景言,阴气逼人的道。

    “钱镇,你刚才不是要杀我吗?”景言突然冷笑说。

    此时此刻,景言心中的怒火和杀意,并未有任何的减轻。钱镇想杀他,他也想杀钱镇。

    景言也不知道这位叫方若雨的副院长为何要照顾自己,他都没见过这位副院长,甚至没听说过。

    不过,现在不需要想这些,以后自然有机会见到这位叫方若雨的副掌院。

    他现在要,先杀了钱镇。

    “小兔崽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使者大人带来副掌院大人的吩咐,我岂能容你?”钱镇冷喝说道。

    “呵呵,那现在你也可以动手!钱镇,我要挑战你,我景言与你生死对战!”景言目光凝视钱镇。

    “什么?”钱镇一愣。

    林岩,也诧异眼神的看向景言。

    “景言,钱镇是内院学员,不久之前成功晋升道灵境!”华开志连忙出声提醒说道。

    内院学员,也不全部都是道灵境。方若雨,却已在不久前晋升道灵境!实力,比在先天时,提升数倍!

    “钱镇,我要与你生死对战,你可敢?”景言没有回应华开志,又向钱镇逼问了一句。

    “哈哈……”钱镇这才反应过来。

    “你要与我生死对战?”钱镇阴鸷的眼神盯着景言,“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冰若使者,景言要与钱镇生死对战,与我、与刑法殿,没有任何的关系!”应有缺凝了凝眼神,看向冰若说。

    “嗯!”冰若点了点头。

    冰若的目光,也落在景言身上。

    其实,冰若也不知道景言与方若雨有什么关系,他只是负责传令的人。不过这个时候,他倒是有些诧异起来,这个景言,确实有些不一样的。他对景言,也稍微打探了一下,知道景言是刚刚加入道一学院的武者,而且在三大学院考核上通过天阵夺得金令。

    年纪不大,实力却很强劲,潜力巨大。十年内,晋升道灵境的希望很大!

    但是,就算其实力再强,以目前的修为来说,也不能与道灵境的武者抗衡吧?夺得金令,只能说景言有着接近道灵境的实力并且运气不错,可钱镇,是真正的道灵境强者,几个月前就突破到了道灵境,是货真价实的道灵境初期武者。

    这景言,莫非是嫌命长了?要与钱镇生死厮杀?

    冰若,轻轻摇了摇头。他虽然觉得景言有傲骨,可同时也认为,景言的行为不可取。

    之前刑法殿要诛杀景言,现在副院长下令,让刑法殿不能动景言,景言的性命保住了,至少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景言,偏偏主动的要与钱镇生死对战!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景言要挑战钱镇?”

    “这景言实力极强啊,夺得金令的武者!”

    “那又怎么样?你没听到华开志园长说吗?这钱镇,都已经踏入道灵境的修为了。景言,与道灵境强者对战?不是找死吗?”

    “唉,看来这景言确实在乎张敏啊。知道张敏死在钱镇手中,所以不顾一切要为张敏报仇呢。”

    “报仇是好的,我佩服他。可在没有足够的实力情况下,那就不是报仇,而是找死!人死了,以后也就没有再报仇的机会了。”

    “……”

    远处的众多道一学院学员,都出声议论着。很多人,都摇着头,认为景言的行为确实太鲁莽了,不应该这么做。

    不过,也有部分人,非常敬佩景言。尤其是一些女性的学员,更是感慨,对景言的好感急剧增加!

    “景言,是你主动挑战我的,就算我将你杀了,刑法殿也不能因此追究我的责任。”钱镇又说道。

    这话,是对景言说的。不过,他的用意,却是说过应有缺等人听的。

    不是他要杀景言,而是景言主动挑战他,他只是应战而已。所以,他杀了景言,也是没有错的。

    “废话就少说一些吧!”景言,慢慢的抽出自己的天火剑,对着钱镇。

    “哼,你以为,你能夺得金令,就可以与我较量了吗?好!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你区区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与我这个道灵境武者有多么大的差距!”钱镇,也抽出自己的武器,一柄黑色的长剑,同样是一件法器。

    “我们都先让让,空出这片地方,让景言挑战钱镇!”应有缺目光闪了闪,对四周的众人说,并且率先退到百米之外的地方。

    林岩殿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向后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