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322章 击杀钱镇
    杀意,在景言和钱镇两人之间四溢!

    两人各自手持长剑,目光对视!

    “我倒是小看了你,小子,隐藏得够深!”钱镇,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

    他看似平静,可心中,一点都不平静。

    钱镇能感觉得出,景言尚未踏入道灵境。但景言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强悍得反常,钱镇不能理解。

    “可笑,我何曾隐藏过?”景言轻蔑的摇摇头。

    “小子,不要得意!如果你就这点实力的话,那么今天,你还是必死无疑!”钱镇喝道。

    “哧!”

    接着,他的身体周围,一团元气波动传递而出。

    随着涌动的元气,钱镇的皮肤,突然开始变黑。呼吸时间过后,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一块精铁一般!

    秘法!

    钱镇使用了秘法!

    景言凝目看着钱镇,钱镇修炼过秘法,景言一点都不奇怪。

    在道一学院宝库之中就可以兑换到很多种秘法,只要是内院学员,并且拥有足够的积分,完全可以兑换得到自己想要的秘法。

    景言晋升内院学员后,也可以在宝库兑换秘法。

    “是金刚神体!”

    “钱镇施展的秘法,是金刚神体!”

    钱镇的秘法施展出来后,马上就被认了出来。

    金刚神体,是一种提升身体防御度和力量的秘法。这种秘法,与铜墙铁壁有一定类似的地方,不过却比铜墙铁壁强悍得多。

    胆敢,这种秘法也不是没有弱点,那就是在提升防御强度和力量的同时,降低了自身的灵活程度。

    钱镇当然也有自己的考虑,他已经见识了景言的速度,在他不施展金刚神体的时候,他的身体灵活度也远远不及景言,那么在与景言厮杀中,就算再吸收自己的身体灵活度,也不会扩大自己的劣势。

    而施展金刚神体,却能让他的防御强度和力量都大幅度提升。

    “给我死来吧!”在施展秘法后,钱镇的声音都发生改变,沙哑之中带着一丝金属音,好像他真的变成了一块精铁。

    随着他的低喝,他的元气浑厚程度,也是骤然提升足足一倍的样子。

    催动的奔雷剑法形成的黑色剑光,比之前也足足扩大了一圈,向着景言碾压过去。

    “钱镇动用了秘法,不知道,景言有没有修炼过秘法!”

    “难说,景言刚加入道一学院,还不是内院学员,他肯定没有在道一学院得到过秘法。而且,他加入道一学院时间刚刚一个月,就算得到秘法,也不可能来得及修炼。如果他有秘法,也应该是在进入道一学院之前修炼学习的!”

    四周的人群,又发出议论声。

    “给是死!”钱镇怒吼。

    应有缺等刑法殿的人,表情舒展了许多。

    金刚神体,是一种非常强力的秘法,不过这种秘法消耗极大,以道灵境初期境界的修为施展金刚神体,可能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但是,使用过金刚神体后,实力大增,在这段时间内击杀景言,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轰隆!”

    景言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赤色剑光再度挥动而出。

    “咔嚓!”

    这一次,景言施展的是新斩月剑法。

    新斩月剑法,比凝月三叠浪要强得多。

    可是,斩月剑法凝聚的赤色剑光,只是与黑色剑光僵持了眨眼时间,便被击溃开来。赤色剑光,在空间内炸裂,看上去惊心动魄。

    “天空之翼!”景言早有准备。

    在赤色剑光溃散后,他立刻就催动天空之翼身法武学,避让开最强的攻击点。

    “哒哒哒!”在重新落地后,景言的身躯,连续退后了数米之远。

    “好强的攻击!”景言眯了眯眼睛。

    钱镇在施展金刚神体之后,实力确实提升极多,攻击力惊人。景言即便催动天空之翼,都无法将钱镇的攻击全部避让开。

    苍穹第一神功催动,景言悄然这种,将浮动的元气,压制了下去。

    “死!”钱镇的攻击,并没有任何的停息,在施展秘法后的第一次出手尚未完全平息下来,他的第二次攻击便再度出手。

    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只要景言没有修炼过秘法,那么这一战,他必定能击杀景言。

    “景言,你没有修炼过秘法吗?”林岩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似乎比景言还要焦急。

    “没有。”景言听到林岩的声音,抽空回应说道。

    林岩脸色一黑。

    景言若是没有修炼过秘法,那么这一战,那景言可能真的要败给钱镇,甚至是死在钱镇的手中。金刚神体,确实是太强悍了。

    “小子,今日你必死无疑!”继续施展奔雷剑法后,钱镇嘴角狞笑。

    “是吗?”景言笑了笑。

    “圣光剑法!”景言气息一凝,全力催动元气。雾漩之中的元气,通过全身武道经脉,浩瀚的涌动出来。

    圣光剑法施展而出,赤色剑芒闪现。在赤色剑芒之中,裹动着,一片白色的光芒。

    这白色光芒,威势摄人心魄,看上去要比赤色剑芒可怕得多。

    这一道剑光,与黑色剑光碰撞。两种光芒,就好像两座山脉以极快的速度碰撞到一起。

    连空间,都在这一刻剧烈的震动起来。

    “噗!噗!”

    景言和钱镇两人的身躯,同时倒退开来。景言退后大约五米,而钱镇却退后出足足超过十米的样子。

    表面看上去,景言的这一击威力,要比钱镇的攻击还要强上不少的样子。

    “金刚神体,也不过如此!”景言露出笑容,手中天火剑再次挥动。

    “该死!”钱镇状若疯狂。

    他受到的冲击,确实比景言更为严重得多,但是他此时身体防御强度极高,所以对这种程度的冲击,完全可以承受。

    “哗啦!”圣光剑法再度向着钱镇笼罩,这一次,景言在剑法中运用了自己掌握的剑意。

    剑意,引动天地之势。

    “想杀我?不可能!”钱镇双目赤红。

    “是吗?”景言冷笑一声。

    奔雷剑法凝聚的黑色剑光,被击溃后,圣光剑法形成的赤色剑芒,虽然也溃散,可是溃散开来的赤色剑芒,居然是没有在短时间消失,而是在钱镇身体四周闪耀。这就是,剑意的可怕之处。

    “噗嗤!”一些细碎的剑芒,瞬息间进入钱镇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