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489章 证明实力
    景言目中寒光一闪!

    感觉到景言的眼神后,许东下意识的身躯一颤,他心中竟不自禁的生出一股寒意。

    “可恶!”

    随后许东便恼羞成怒,心中一声怒吼,他居然在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面前露出了惬意,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看向景言的眼神,愈发阴冷起来。

    “许东!”

    “我怎么杀死殷先生的,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没什么关系!”景言冷冷的喝道。

    “小子,不要那么张狂!你说你杀了殷先生,你就杀了?真是可笑,居然还敢说殷先生告诉你是闻家雇佣了他?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暗夜那样的组织,会随便说出雇主的身份?”

    “呵呵!我看你,也就是想借机报复闻家罢了!”许东仿佛洞悉了景言的阴谋诡计一般,得意洋洋的说道。

    他越说,就越觉得自己有理,慢慢的,他还真以为事情的真相就与他想象中的一样。

    “许东!我以前就觉得你是一个老混蛋,不过却也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的混蛋。那殷先生以为我必死无疑,所以才告诉我雇主的身份,他只是没有想到,最终我没死,而他却死了。”景言却突然轻笑起来。

    “诸位,你们若是对暗夜这个组织了解的话,那么应该认识这个东西吧?”景言手掌向上一翻,一块奇特的玉牌便出现。

    这个玉牌,正是当日景言杀死殷先生后,从殷先生的须弥戒指中得到的东西。玉牌拿在手中,能感觉到上面的暖意,玉牌的材质,并不是普通的玉。就连景言,都认不出具体是什么材质,从外表看,与玉差不多。

    “那是……”

    “这是什么东西?景言,你不要以为你随便拿出一个什么东西,就能让你的话更加可信。”许东盯着景言手中的玉牌,但他,显然不认识这东西。

    他虽然是丹师协会的副会长,可层次还是稍微有点低。

    不过,他不认识玉牌,在场的人中,却有人认识,而且不只是一个。

    “那是暗夜令!”

    “暗夜令怎么会在景言手中?”

    “难道暗夜的殷先生真的已经死了?”三大学院的掌院,三大世家的族长,极限对战协会的会长,都皱眉看着景言手中的玉牌。

    许东见到其他人的表情,又听到一连串的轻呼,也觉得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了。景言拿出的东西,似乎对于暗夜组织非常重要。

    “景言,能不能将暗夜令给我看看?”文广掌院很快就开口说道。

    “可以!”景言随手将暗夜令抛出,反正他对这玩意也不是很在乎。在刚刚得到暗夜令的时候,景言就仔细的查看过,最终也不知道暗夜令有什么用处,便随手放在自己的须弥戒指内。

    文广掌院接过暗夜令,仔细的观看起来。

    片刻后,他才再次开口道,“这确实是暗夜令!殷先生,显然已经死了,他若不死,暗夜令不可能丢失。我们都知道,每一个郡城的暗夜组织,都只有首领身上有一枚暗夜令。”

    文广的话,让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看起来,殷先生真如景言所说那般,已经死了。文广掌院说的话,在场众人自然不会认为是假的。就是神风学院、红莲学院掌院,也不会觉得文广会说谎。

    “文广掌院!就算如此,也不能判定殷先生是被景言所杀吧?景言没那实力!”许东心中也震惊,不过还是不相信景言能杀殷先生。就算殷先生死了,可能也是别人下的手,或许就是郡王暗中出手也说不定。

    “许东!你真是不知死活啊!我原本,是不打算与你这等小人计较的,不过你还真是令人失望啊!既然你不相信我的实力,那要证明也很简单,你可敢与我来一场生死决斗?”景言望着许东,低沉的语调缓缓说道。

    这个许东,在这里一直上蹿下跳的,让景言对其也产生了杀意。

    景言本就不喜欢许东,两人也早有仇怨。不过之前,景言倒并没有对许东真正产生杀意。

    许东现在的行为,也是他自己作死。

    听到景言居然要挑战自己,许东微微一愣。

    不仅是他没有想到,就连其他人,也都完全没有想到。许东虽然只是丹师协会的副会长,但是实力,却是道灵境的巅峰,距离道师境也只差一步。

    景言怎么有底气,挑战许东的?

    “许东,你莫非是不敢与我决斗?”景言嘴角撇了撇,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小子!这可你是主动挑战我的!”许东脸上露出一丝阴狠。

    他确实根本就不相信,景言能有杀死殷先生的实力。同时,他也不认为,景言能有与他抗衡的实力。

    他早就想杀景言,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景言居然敢主动挑战他,那么就算他在决斗中杀了景言,郡王也不能以这个借口针对他吧?毕竟是景言主动的,不是他要与景言决斗。再者说,在场那么多人都亲眼见证。

    “对!”景言嗤笑了笑。

    “郡王大人,让我先向许东,证明自己的实力吧!”景言看向周尚云到。

    周尚云眉头微皱,不过还是很快点头,“可以!”

    周尚云相信殷先生是被景言所杀,景言既然连殷先生都能杀,那杀一个许东,还不手到擒来。

    “老家伙,我在外面等你!”景言话毕,一个闪身,便出了议事堂,来到外面空阔地上,等着许东过来。

    许东和其他议事堂内的人,也都随后跟了出来。

    刘文加快脚步,来到景言面前。

    “景言,你别乱来啊!这个许东虽然是丹师,可武道修为可不弱,他是道灵境巅峰的修为。”刘文低声对景言到。

    他是担心,景言在许东手中吃亏。他也看出许东想杀景言,如果在决斗中有机会,许东肯定会趁机杀景言。

    “刘文丹师,你放心吧!这一场决斗,确实会有人死,但死的人不会是我。”景言笑了笑对刘文道,“对了,等这个许东死了,刘文丹师应该就可以顺利成为丹师协会会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