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496章 狂妄的小子
    望着马先生准备寻找阵基,景言却是有些迟疑。

    如果他没看错,这个闻家宅院内布置的守护阵法,确实是九华阵而不是三环阵。那马先生,也就无法找出阵基,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吗?

    心念一转,景言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郡王大人,不如让我看看这个阵法。我对阵法,也有一定的了解。”

    “嗯?”

    周尚云神色微微一动。

    他知道景言在研究阵法,之前在郡王府的时候,景言还要周彻帮忙购买布置阵法的材料。但周尚云,刚才还真没有想过,让景言看看这闻家的守护阵法。在他看来,景言也不太可能认识这个闻家宅院的守护阵法。

    “开什么玩笑?”

    “当自己是谁?能炼丹也就算了,难道还懂阵法?”几个对景言印象不好的大人物,当即就轻蔑的开口。

    “景言!你还是不要逞能了,有马先生在,找到阵基破阵也就是时间早晚的事情。你插手的话,万一影响到马先生,不是浪费时间吗?”神风学院掌院关岳,撇了撇嘴说。

    就是马先生听到景言的话,都皱起双眉。显然对景言说要看看阵法,他有些不喜。

    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懂得什么阵法?

    周尚云却是有些迟疑,以他对景言的了解,景言虽然年轻,但绝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现在景言既然要看看阵法,难道说,他还真懂得一些阵法?

    “郡王大人,让我看看也是无妨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寻找阵基成功的几率多一些。”景言没理睬那几个对他嘲讽的人,而是继续对周尚云道。

    “开什么玩笑?”马先生忍不住了,黑着脸斥责。

    “我马奎,研究阵法已有百年时间,你才多大?就算你从娘胎里就学习阵法,也能与我相比?”马奎瞪着景言喝道。

    他显然是有些恼火了。

    景言刚才说的话,让他觉得,景言是在拿自己与他马奎相比。他马奎,好歹也是蓝曲郡城地域内一流的阵法师,一个区区二十岁的年轻武者,也敢和他马奎比?

    简直可笑!

    就是郡王大人对他马奎,都是客客气气的。一个毛头小子,也妄图在他面前显摆?

    听到马奎的话,景言脸色也一冷。

    刚才他还觉得,自己要照顾马奎的面子,马奎毕竟是郡王府的人,而且是少见的阵法师。所以,他没直接说怀疑马奎应该是将阵法看错了,才很委婉的表示想看看这个阵法。想不到这个马奎,脾气如此恶劣。

    “呵呵,我可不敢和马先生相比。不过这个阵法,马先生可能真的走眼了。”既然人家不给好脸色,那景言难道还要热脸贴上去不成?

    他的语气,也当场就冷了下来。

    “马先生,让景言看看也无妨,反正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周尚云见景言比较坚持,心中愈发疑惑起来,他转念说道。

    马奎没再言语,不过他衣袖猛的一挥,显然心中非常的不痛快。要不是因为周尚云是郡王,他可能直接就拂袖而去了。

    景言也没再理会马奎,而是直接到了阵法边缘,仔细辨认。

    他虽然已经差不多确定,这个阵法是九华阵,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仔细辨认一下。要不然万一认错了,岂不是让人笑话。

    “这个景言,还真无知!”

    “就他,也想与马奎阵师相提并论?不自量力!”

    “我倒要看看,他能看出什么来。年轻人,就知道逞能。有点天赋,就以为什么都懂。目中无人的小子!”

    不少人,都戏谑的眼神看着景言的动作。

    那些与景言关系不是很好,对景言带着妒火的大人物,都已经在想,等景言一会说不出道理的时候,好好讥讽景言几句。

    宅院中的闻岚等人,嘴角也挂着冷笑。

    刚才马奎辨认阵法的时候,闻岚等人都有些紧张。不过,当闻岚听到马奎说这个阵法是三环阵的时候,他就悄悄松出了一口气。别人可能不知道,他这个闻家族长,自然知道家族的守护阵法到底是何阵。

    马奎,显然是看错了。如果当三环阵来解阵的话,那马奎就是用五个月、五年时间,也不可能找到阵基。现在见到景言也要辨认阵法,他心中忍不住就鄙夷,发出冷笑声。

    “果然是九华阵,不是三环阵。”景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刚才马奎,用了好一会时间,最后还搞错了,将九华阵辨成三环阵。而景言,只用了几个呼吸时间,就确认面前的这个守护阵法,正是九华阵。

    看到景言收回自己的元气,马奎嘴角冷笑更甚。

    “怎么放弃了?”

    “景言,你不是也懂得阵法吗?怎么不继续看了?”

    “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谦虚,哼!”马奎毫不客气的斥责道。

    他见景言只用了几个呼吸时间,就收回元气,下意识的就认为,景言是放弃了。

    也是,谁能想到,景言仅仅用几个呼吸时间,就能辨认出一个初级的守护阵法?就是中级阵师,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

    “马先生,何必与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计较。要破这个阵,还得请马先生多多出力!”陆家族长微笑对马奎说道,眼神却扫着景言,其中蕴含的讥讽,没有任何的掩饰。

    “就是。对这种狂妄的小子,不需要较真。马先生,还请你出手寻找阵基所在吧。”关岳也嗤笑一声道。

    “景言啊,这阵法,可不是那么好研究的。你想要学习阵道,还得慢慢努力啊。马先生在阵道一途上成就极高,你若是有意,不妨多多请教马先生。马先生也不是藏私的人,一定会尽量教导你的。”袁家族长看似语重心长,但那话语,显然也带着讥讽的味道。

    这些大人物,似乎是嘲笑景言几句,他们就会很爽。

    景言转过身,冷冷的从马奎等人身上掠过。

    “景言,你可看出一些什么了吗?”郡王虽然对那些人嘲笑景言不喜,但如果景言什么都看不出来,那他也不好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