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606章 七长老嫡孙
    景西的脑海中,那少女容貌,不停的翻转着,令他只觉得口干舌燥。

    “废物!真是废物!”

    “知道本少爷在等着,还那么磨蹭,该死的东西!”

    景西不断咒骂自己的那几个随从。

    他倒是没有想过,抢人中途会出现什么意外或者变故。在东临城,还有谁,敢管景家的闲事?就是东临城内,那几个比较有势力的家族,也绝对不会插手。

    他做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还从来没出现过意外。他想得到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这几年时间里,被景西抢回来的女人,至少也有几十个。若是加上那些自愿的,数量就更多了。

    不过,景西对自愿的女人兴趣不大,他最喜欢反抗的女人。抓回来,关起来,慢慢的折磨,直到他玩腻了,再将其杀死仍到东临城之外。反正东临城人多,死上几十个几百个,又算什么?

    而那种感觉,令景西深深的爱上。他的心灵,已经扭曲,可以说他就是一个变态。偶尔,他也会稍微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也仅仅是在那短时间内,他会有一些纠结。过后,他仍是继续胡作非为。

    在东临城内,提起景家的景西,多少人都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他们不敢报复,最多就是背地里咒骂景西不得好死,早晚会有报应。

    景家议事堂内。

    族长景成野和景家众多长老,都战战兢兢的,他们低着头,都有些不敢看景言的眼睛。

    他们到目前为止,还真不知道,景言为何会动那么大的怒气。而跟着景言一起回来的一老一少两个普通人,又是什么身份,他们同样也不知道。

    沉静之中,景言的声音响起。

    “东临城,变化很大!”

    “几年的时间,东临城能发展到这种程度,景家能壮大到这种程度,我很满意。如果爷爷在天有灵,也一定会欣慰。”景言缓缓的说。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而这种低沉的声音,让景成野等人心中愈发的慌乱起来。

    “景言,我想知道,你为何如此生气?”景成野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望着景言。

    “我为何如此生气?”景言嘴角泛着冷笑。

    “族长,景家壮大之中,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景言旋即问道。

    “出现问题?”

    “好像没什么问题,在东临城,我景家的优势非常明显。可以说整个东临城地域,我景家能完全掌控。其他势力,根本就没有与我景家叫板的实力,他们也不敢挑衅景家。”景成野没理解景言的意思,他还以为景言问的是景家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是啊,这几年家族发展很顺利。”

    “没有什么大的困难和阻碍。”几位老字辈的长老,也纷纷开口。

    “哼,我不是说家族有没有碰到困难阻碍,我问的是,家族中的一些子弟,有没有在东临城做出恶事!”景言冷哼道。

    “啊?”景成野等人都一愣。

    “景言,这应该不会吧。我们景家虽然是东临城的霸主,可族规一直比较严厉,家族不允许子弟,在外面仗势欺人的。”景成野摇头说道。

    “是吗?”景言笑了起来。

    “嫣儿,你说说,那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想要强行带走你的人是谁!”景言看向少女嫣儿说道。

    “他们是景家少爷景西的随从。”嫣儿倒是不怯场。

    面对景家这么多大人物,她还能大声说出话来。这丫头的胆量,确实不小,比她爷爷强多了。此时,猎户老者躲在一旁,根本就不敢冒头,要不是前面有景言挡着,他恐怕早就跑出去了。

    “那些地痞想干什么?”景言又问道。

    “他们想带我走,还要杀了我爷爷。”嫣儿继续应道。

    “你是否愿意跟他们走?”景言目光深处,寒意越来越浓郁。

    “我不愿意跟他们走,但他们不肯放过我。”嫣儿摇摇头。

    “族长,诸位长老,你们可都听到了吗?”景言又看向景成野等人。

    “这不可能!”

    “我景家子弟,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不会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嫣儿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景家子弟有什么误会啊?”景成野也看向嫣儿。

    “误会?”

    “呵呵,族长!这件事,是我亲眼所见!怎么,你觉得我是在说假话吗?”景言声音一凝。

    “景言,景西也是家族内,比较优秀的子弟,年纪轻轻,就踏入先天境界,他怎么会做这种事?对了,你可看到景西也在那里吗?”景成野说道。

    “景西倒是没看到,不过那些地痞,都是他的随从。如果没有他授意,那些地痞敢那么做吗?”景言冷声道。

    “那些地痞呢?这些该死的东西,竟敢冒充景家子弟作恶,绝对不能饶恕他们!必须将他们抓回来,好好审讯一番,还景西的清白!”景家七长老,插嘴说道。

    七长老,也是景家老字辈的长老,在家族内的地位,也是很高的。他的另一个身份,正是景西的爷爷,景山渠的父亲。

    刚才他听嫣儿提起景西,心头就咯噔一下,随后升起一股寒意。因为他知道,如果景言要对付景西,那就算是他,也根本没有能力阻拦。

    景西是他唯一的孙子,他自然不想看着景西被家法处置。

    “七长老,那些地痞已经被我杀了。那些人,活在世界上就是祸害。”景言看向七长老,心情复杂的说道。

    七长老的年纪很大了,寿元也不多了,景言能感觉得出,七长老身上的死气。他知道,七长老恐怕活不了几年,就会自然死亡。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让七长老,看到自己的孙子死掉。但是,景西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景言的底线。景言不可能,放过景西,如果景西真如外界传言那般不堪,那他不会留景西的性命,任凭谁求情,都是不行。

    “景言,这件事可能真的是那几个地痞搞出来的,景西或许自己都不知道。”景成野皱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