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608章 一指灭杀
    七长老也是急得脸都红了!

    “放肆!你景言哥回来了,还不过来见见你景言哥!”七长老沉声喝道。

    “景言哥?”景西张了张嘴,这才看到人群后方的景言。

    “景言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景西一脸的欣喜。

    事实上,他的年纪比景言还要稍微大一些。

    “嗯?”不过景西脸上的喜悦,随后就快速消失。

    他看到了景言,自然也就看到了景言身边的嫣儿和猎户老者。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在短暂的失神后,景西马上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

    “景西,你认识他们吗?”景言目光盯着景言。

    “景西,你认不认识嫣儿爷孙,快点说,告诉景言!”七长老催促。

    “景言哥,这两人是什么人?他们身上没有能量波动,应该只是普通人吧?”景西反应很快,目中的吃惊一闪而逝,立刻就恢复正常,笑了笑说。

    演技不错,看起来还真好像不认识嫣儿的样子。

    不过景言是什么修为?景西能瞒过其他人,却瞒不过景言的眼睛。从景西看到嫣儿爷孙两人的第一反应,景言就可以确定,景西绝对是认识嫣儿爷孙的。

    现在却否认。

    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那几个地痞,就是景言指使的。

    “景言你看,景西确实不认识他们,是有人顶着他的名头做坏事。”七长老松出一口气,开口说道。

    景言冷笑了笑。

    “七长老,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再说一个字。”景言眼睛眯起。

    “嫣儿,你认识此人吗?”景言对嫣儿道。

    “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那些人,就是他指使的,我亲眼看到,那些人都跟在他身边。只是后来他离开了,然后那些人就拦住我和爷爷,不让我们走。”嫣儿咬着贝齿说。

    她当然恨景西。

    若不是景言碰巧看到了,那么,她今天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她爷爷可能也会死。

    “你这丫头,可不要乱说话!你知道我什么人?你要是往我身上泼脏水,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景西厉声喝道。

    此时,他已经大概能猜测到事情的经过,一定是他随从动手抢人的时候,正好被回到东临城的景言撞见了,然后才有现在的事情发生。

    “景言哥,你不会相信这疯丫头的话吧?”景西恶狠狠瞪了嫣儿一眼,又委屈的模样对景言说。

    “唉……”景言却是叹息一声。

    这个景西,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景言没有理睬景言,而是看向景成野。

    “族长,你对景西做的事情,真的一无所知吗?”景言平静的声音,就好像暴风雨到来之前的海面。

    他的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他没有想过,景家子弟,也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看来,他是有些想当然了。家族大了,难免良莠不齐,若是上层把关不严,那么一些败类,就会仗着家族的势力,肆无忌惮。

    景成野,隐隐感觉出,景言此时的内心,恐怕不像他的话语那般平静。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景言这个问题。

    “真是令我失望!”

    “景成野,我将景家交给你管理,你都做了些什么?”

    “像景西这样的人,你不闻不问,这样的家族,再强大,又有什么意义?如果这样,那我宁愿,景家还是数年前的景家,至少家族内的子弟,不会恃强凌弱,做那人人唾弃的事情。”

    “七长老!”

    “你的孙子景西的恶行,绝对不是一件两件。我不相信,你会一点都不知道。你如果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却不阻止,在我看来,你就是共犯。”

    “这个家族,或许是该到彻底整治的时候了。”

    景言叹出一口气,再次摇了摇头。

    整个议事堂内的人,都噤若寒战。周围的气氛,显得无比的压抑,压得他们似乎无法喘息。

    在他们的印象里,景言似乎还从未如此震怒过。

    到了这时候,谁都听得出来,景言平静话语的背后,隐藏的怒火。

    “景言哥,你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想杀我?”

    “哈哈,就算我做了你认为我做过的那些事,又怎样?不过是玩了几个女人而已,算得了什么?”

    “东临城人口过千万,死几十个人,又能算什么?”

    “都是一些贱人,他们在我看来,不过是蝼蚁而已。踩死几只蚂蚁,也值得如此兴师动众?”景西骄纵习惯了。

    到了此时,他都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误。在他看来,倒是景言小题大做没事找事了。

    要不是景言的威望和实力太高,他恐怕早就直接骂出来甚至动手了。

    在整个景家内,确实都没多少人,值得景西敬畏。就是部分家族的长老,景西都可以不假辞色,不放在眼里。

    这就导致,他的目中无人,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惊愕的程度。

    “你承认了?”景言的声音仍然平静。

    “承认?对!我承认了!这几年,我玩过的贱人不少,那些下贱的生命。我算算,差不多有三四十人的样子。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死了,被我杀了。”景西已经有些疯狂了。

    他的心灵,本就已经扭曲,也可以说,是入魔了。

    “景言,你究竟想怎样?我又没杀景家人,难道你要为几个外人,对付我?对付你同族的兄弟?”景西双目赤红,倒好像是景言错了。

    “景西,你自裁吧!”景言摇摇头。

    他已经不想再与这个人渣多说任何话了,甚至都不想亲手杀这个人渣。

    “你说什么?”景西死死的盯着景言。

    “景言!”七长老声音悲戚,“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好景西。求你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留景西一条命。我……我可以代他死。用我的命,换他的命!”

    “你以为我放他这一次,他就知道悔改吗?他已经入魔了,根本就没有悔意!”景言看了一眼七长老,摇摇头。

    “罢了,让他自裁,应该是不可能的。我亲自,动手吧!”景言心中,满是失望。

    他抬起手,一指弹出。

    “不!不!景言,你不能杀我!你这个混蛋……”景西想逃走,可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分毫。他被一缕杀机,完全笼罩住,看到景言向着自己弹指,他面目狰狞嘶吼起来。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