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763章 救你出去
    这名道王境老者,名字叫古营方,是古家一尊长老级别的人物,在家族内也算是地位尊崇,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级别。

    但是这三十多年来,他却被古家老祖亲自吩咐,要他看守这座该死的地牢。

    而地牢之中,只有一名囚犯。三十余年时间下来,从未有过第二个囚犯被送到这里。也就是说,他堂堂古家长老,现在唯一的工作就是看守一名要死不活的囚犯。

    他当然恼怒!

    古营方不止一次动过弄死这名囚犯的念头,他想着只要这名囚犯死了,他也就可以离开了,但最终他还是没这个胆子。因为,老祖古万全曾严厉的叮嘱过,一定要这个囚犯活着。

    而这个人活着,他古营方就得一直留在这里看守,还要每天都过来送饭。

    那饭盆里,黑乎乎一团粘稠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混账东西,快点吃!”古营方喝骂道。

    他并不知道,这名囚犯,就是景录南。

    同样不知,如今名动天元大陆的景言,就是景录南的儿子。

    古家老祖,从未对古营方提起过关于景录南的任何身份信息。

    盘坐着的景录南,眼睛动了动,看向不远处古营方,那眼神之中,带着一种轻蔑。

    接着,他身躯动了动,抬起手臂,将饭盆端了起来。而随之,锁链拉动的哗啦啦声音,也传出。

    一条手臂粗细的锁链,贯穿景录南的琵琶骨。

    面对这不知是何物的饭食,景录南居然真的打算吃。事实上,这些年来,他吃的一直都是这种连猪狗都不吃的食物。

    因为,他要活着,他要活下去。

    十余年前,古万全亲自到这里来过一次,告诉他关于儿子景言身死的消息。

    那一次,景录南差点就熄灭了活下去的信念,他万念俱灰,觉得苟延残喘继续活着,似乎也没有什么意思。

    但在最后一刻,景录南改变了这种念头,他要继续活着,活着就有希望。他坚信,自己迟早可以出去,离开囚牢。只要他不死,他就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儿子报仇。

    现在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就是仇恨,对古家的仇恨。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从地牢入口处,悄然的走了进来。

    这走进来的人,赫然就是一袭青色长袍的景言。

    在宅院之外,神魂覆盖之下,呼吸时间内,景言就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地牢,也看到了父亲景录南的模样。

    景言对父亲的印象并没有多少,父亲的容貌也早忘记。可是,当他的神魂,接触到景录南的时候,景言瞬息就明白,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是如此的明显而且深入骨髓。

    一团怒火,在景言心中蔓延。他在来之前,就有准备,他知道父亲的处境可能很不好,但是当他亲眼看到地牢内的情景,他仍然无法抑制的感到愤怒。

    心底的暴戾,几乎无法控制要爆发出来。

    他直接潜入宅院,接近地牢,而这一路所遇到的古家人,尽皆被景言无声的灭杀。不管是道灵境、道师境的武者,还是道王境的武者,下场都一样!没有一个,能挡住景言带着剑意威能的神念碾压。

    景言走到囚牢之前。

    “你……你是什么人?”古营方,这才反应过来,惊怒的目光看向景言。

    直到景言出现在他面前,他才发现,而在此之前,他居然一点感应都没有,他都不知道,景言是什么时候从外面进来的。

    而这个人,眼生得很,显然不是宅院内的古家人。

    念头电转,古营方心中大吃一惊。

    而景录南,也抬起目光,有些惊讶的看向景言。

    景言的面貌与三两岁的时候,自是不同,景录南认不出来。再者说,景录南在十多年前就认为景言死了,现在当然也想不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会是景言。

    要不是这个古家人的惊呼,景录南还会认为,这个年轻人也是古家的什么人。

    不过,景录南虽然没有认出景言,却觉得景言有一些熟悉,并不那么陌生,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古家长老?道王境巅峰武者?”景言看向古营方,声音冰冷。

    “你知道就好!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古营方驱散最初的震惊,态度变得蛮横起来。

    他若是知道,景言是一路从外面杀过来的,恐怕就不会如此镇定了。他心中想到一种可能,景言应该是宅院中的什么人,从外面带进来的。

    他就算想破了脑壳,也不可能想到,景言是正面杀进来的。

    这里,可是东关郡城,是古家的底盘。什么人,敢在古家的底盘上闹事?

    这种事,几百年上千年都不会发生一次。

    “小子,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告诉我,是谁带你进入这座宅院的!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留你一命。”古营方目中凶光闪烁。

    敢带外人进入这座宅院,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只要查出来,就要从重处罚。而这个年轻人,也必须死!

    “没有人带我进来。”景言淡漠的声音说道。

    “我自己进来的,还有,我的名字叫景言。”景言报出自己的名字。

    “你自己进来的?哈哈,小子嘴还挺硬的!不过……等等,你说什么?你叫什么?”古营方话说到一半,这才猛然意识到景言的名字。

    景言?

    这个名字,如今在天元大陆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同时,景言也是他古家的死敌!连老祖古万全,都拿这个景言没有办法。

    古营方,惊愕中带着疑惑看着景言。

    这个景言,不会真的就是传言中的那个景言吧?

    古营方没见过景言,只是听说过许多次,而将面前的年轻人,与传言中关于景言的形象一对比,他心头不禁再次一颤。因为,面前的人,居然还传言中的景言一模一样。

    “景……景言?”

    “啪嗒!”一声轻响,景录南手中漆黑的饭盆跌落。

    他粗重的呼吸声传出,盯着景言。

    “父亲,是我!我来救你出去。”景言平静的声音中,压着无尽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