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坤剑神 > 第810章 物是人非
    .Shumilou.CoM.Shumilou.Co

    “景言大人你还记得我?”黑寡妇听到景言的话,愈发激动。

    “当然记得!”景言笑道,“我对你,印象深刻得很。怎么,你和刘大全老哥……”

    景言看了看两人。

    刘大全和黑寡妇,都老了,两人的头发,都变得灰白。

    从两人之间表现出来的感情看,似乎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嘿嘿,李颖在二十年前就嫁给了我!”刘大全乐呵呵的说。

    “恭喜恭喜!”景言拱了拱手,他也觉得,刘大全与黑寡妇李颖比较般配。不过,他还真没想到,泼辣的黑寡妇居然会嫁给刘大全。

    “这位……是高凤冒险者?”刘大全当然记得烈焰冒险队,也记得高凤,只是一时间没能认出来。高凤虽然年轻依旧,但刘大全也许久没见过高凤了。

    “是我!”高凤微笑轻轻点头。

    “哎呀,你和景言大人……快进到里面,我们到里面说!”刘大全也看出,高凤与景言关系非同一般了。

    众人进入到府邸之内,聊了一会。

    “晓月呢?”景言见刘晓月一直没出来,疑惑问道。

    “晓月在飞花学院,当初晓月加入飞花学院,后来就留在了学院,现在是飞花学院的外院执事。”刘大全提到女儿刘晓月,脸上露出一抹自豪。

    他说的飞花学院,是光英郡的三大学院之一。

    光英郡与蓝曲郡,是两个相邻的郡城。端阳城虽然属于蓝曲郡,但从端阳城地域到光英郡郡城,要比到蓝曲郡城还要近不少。

    “那很不错!”景言真诚道。

    “若不是景言大人你,晓月都无法走上修行之路,也不能成为武者。这一切,都是景言大人的恩赐。”刘大全感谢说道。

    “我可没做什么。”景言摆手。

    在黑风镇,景言和高凤两人,待了一天。

    临走的时候,景言给刘大全和李颖,留下了两颗增加寿元的丹药。

    刘大全和李颖,都是后天境界的武者,像万寿丹这一类的高级丹药,他们是不能使用的,无法承受药效。所以,景言特意炼制了性格比较温和的增寿丹药出来。这两颗丹药,也能增加两人五十年左右的寿元。

    至于给两人修炼丹药,景言没那么做,这两人武道资质都很差,就算是使用珍贵的修炼丹药,他们也很难成功的晋升到先天境界。

    能够增加五十年寿元,算是很好的结果了。

    离开黑风镇后,景言和高凤,又再次来到端阳城。端阳城城主,早就不是白雪了。

    景言仍然记得,当年自己第一次来端阳城,就是为了从魏家手中救刘晓月。端阳城的年家,还帮助过景言。当初,景言曾给年家许诺过,欠年家一个人情,将来年家若是需要景言帮忙,可以找景言。

    不过,年家一直不曾找过景言。

    这一次来端阳城,景言打算,将当年欠下的人情还掉,看看年家的年兰长老是不是有事情需要帮忙,若是没有,就送给年兰长老一些资源。

    景言没有去端阳城城主府,而是直接到了年家宅院。

    “我是年兰长老的朋友,麻烦你们通禀一声。”景言对年家宅院门外的护卫说道。

    “年兰长老?”护卫看了看景言。

    “对,还请通传一声。”景言点头。

    “你别胡言乱语了,你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年兰长老都去世快二十年了,你怎么可能是年兰长老的朋友?”护卫嗤笑一声说。

    “年兰长老去世了?”景言眉头一皱,“她是怎么死的?”

    景言面色,阴了几分。

    年兰虽然武道修为不算高,可也是先天境界的武者,寿元有二百年。而当初景言遇到年兰的时候,年兰应该都不到百岁的年纪。正常情节下,年兰不可能现在就会去世。

    “我怎么知道?这里是年家宅院,你们快点走开!”护卫挥手,想要驱赶景言和高凤。

    “哼!”景言一声低沉的冷哼,略微放出一丝威压。

    护卫顿时脸色煞白,心底泛出一抹寒意。

    “去叫你们族长出来!”景言盯着护卫。

    这年家内,景言唯一认识的,也就是年兰长老。欠下的人情,也是针对年兰。如果年兰是因为特殊的原因而身死,那景言肯定要过问。

    “好!好吧!”护卫浑身一哆嗦,快步转身进入年家宅院。

    景言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护卫感觉到那一丝气息后,当然明白过来,面前的年轻人是很可怕的武者。

    没等多久时间,宅院内就有人走了出来,看到景言和高凤后,他高声问了一句。

    “你是年家族长?”景言看向对方。

    “正是!你们是什么人?”年家族长问道。

    “我问你,年兰长老身死了吗?”景言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直接问道。

    “你认识年兰长老?”年家族长顿了顿,“年兰长老确实在十五年前就去世了,你们与她,有什么关系?”

    “她是怎么死的?”景言继续问道。

    “年兰长老突破境界时没控制好元气,导致武道经脉破裂,不久后就去世了。”年家族长心神似乎都不受自己控制。

    “嗯?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与年兰长老,到底是什么关系?”年家族长眉头一皱,在回答过景言的问题后,才反应过来喝问道。

    景言与高凤对视了一眼,心中也是轻轻一叹。

    如果年兰,是被什么人杀害的,那景言肯定会为年兰报仇。但是,年兰却是突破失败伤了武道经脉才身死。

    既然年兰已经去世了,景言也懒得再对年家族长说起当初的事。

    “罢了!”景言轻声说了一句。

    随后,他拿出一枚须弥戒指。

    “年族长,当年我欠年兰长老一个人情,没想到这次来,却见不到她了。这枚须弥戒指内,有一些资源,本打算送给年兰长老的,现在就交给你处理吧!”景言将须弥戒指,递给年家族长。

    年家族长,下意识的接过须弥戒指,心神再次一阵恍惚。当他惊醒过来的时候,景言和高凤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古怪,今天我是怎么了?”年家族长摇摇头,他感觉刚才自己与那年轻人交谈时,心神好像被一股力量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