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月老志 > 第1060章 梅园
    武司晨拍手笑道:“这个主意好,洛令使如果参选,圣女之位定然非她莫属。”

    洛咏言笑骂道:“你们几个小辈,净拿我这个老太婆取笑,姣如姑娘不愿参选,还是司晨和绮儿来吧。”

    武司晨和洛绮是蜃龙王派给洛咏言的帮手,自然不敢违拗。童姣如也松了口气,说到上阵杀敌她是出色当行,让她参加什么圣女大选,着实有些为难。

    金顶、圆顶二上人在天界传道多年,徒众遍布诸天,已然成为西方教、修罗教、夜叉教之后最为显赫的教派。如今金顶、圆顶二上人先后去世,金乌教实力分散,缺乏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新文礼异军突起,在罗刹国大得成功,俨然执金乌教之牛耳。

    罗刹皇帝对金乌教颇为忌惮,他囚禁苍鹰,流放新文礼,对金乌教打击极大。这次起事关系到金乌教生死存亡,卫振衣统筹全局,蓄势已久,联合蜃龙会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而已。

    眠鹤热心举办圣女大选,可谓是罗刹海市难得一见的盛事,个中深意耐人寻味。

    想要参加大选自然也有一些资格限制,这是海市圣女,要求应选者有海市籍贯,或者居住年限在十年以上。并非哪里人都可以参加。其他条件尚在其次。参选资格由总督府严加审核,一旦发现有弄虚作假的迹象立即取消资格,不过这可难不到金乌教这类教派。这些教派本来就徒众广泛,不乏本地人士,只需要冒名顶替就可以了。至于容貌的差距可以用易容术或炼形变化之类的法门,总督府纵有画像,和本人有些反差也无法避免。

    几人上了岸,诸女都像洛咏言一样蒙上面纱,免得太过招摇。罗刹海市毗邻苦海,商旅繁荣,风气开放,三教八族的杂厕其间,风俗习惯各不相同,当街动手也属司空见惯。

    这时天已入暮,几人进了城,在洛咏言的引领下到了一片房屋破旧的民居。

    洛咏言解释道:“这一带民居多是做工之人,生活困苦。本教弟子极多,罗刹朝廷禁止我们传教,捣毁我们的分坛,抓了我们许多弟兄,但是气候已成,朝廷这般倒行逆施,不过是为渊驱鱼罢了。”

    这片民居和富丽繁华的海市城反差极大,处处可见破旧的房舍和满面尘灰的住户。古说四民,士农工商,农人、工人是生产者,士人、商人是分配者,只是手段不同,虽然不能说不劳而获,对工人、农人的压榨也未免过甚。士人稍有理想,常要重农抑商,晁错论说当时现实,朝廷重农人,农人贫贱,轻商人,商人富贵,朝廷的政令和社会现实恰恰相反。这也是农、商的性质决定的。士人、商人从事分配,故不免中饱私囊,踞于上流。但是古往今来,有多少王朝兴衰,这四种职业虽更细密,大体总离不开生产和分配。生产方式没有重大革新,人们创造出来的财富便不会陡然加增或减少。所以分配问题便显得尤为重要。

    孔子说,‘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贫富悬殊过甚,往往是危机四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开元盛世的危机岂不早于此时埋下?

    舟车所通,政令所及,总是有富人,有贫人,这是不可避免的。儒家素有均贫富的理想,手段为井田制,以为土地均则贫富均,商人本身并不创造财富,中夏广土众民,素来以农为本,农业荒废则动摇国本。古代王朝的衰亡往往是人口滋生,无力谋生,所谓‘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一是上位者聚敛太甚,二来也是人口激增之后土地的富力无法养活更多人口。再加上天灾人祸,贫民破产,沦为寇盗。

    ‘民以食为天’,饮食属于生理需求,是物质和精神所无法取代的。高楼广厦,宝马香车,不吃饭一样会饿,首阳采薇,箪食瓢饮,不管仁人贤士如何自得其乐,仍不免饿死。

    后世泰西器术异军突起,扫荡寰宇,交通便捷,四海一家。农业生产虽不必限于本国,同样不可或缺。仙界有商业繁荣的洲域,也有贫穷困苦的邦国,只是异国他乡,似无兼济的责任。事实上士、商作为分配者,本身并不创造财富,一饮一啄皆是工人、农人生产,于世间贫民岂能云无责任?

    仙界一国,不过当前古之一县,即便山海相限,言语不通,舟车所及,皆有商旅往来。修罗人号称富厚,也不过是些战争贩子,靠压榨殖民地起家而已。

    是以均贫富的首要之事莫过于控制人口,春生秋杀,自然之理。人口太多,必然竞争激烈,谋生为难。甚至土地无法养活,舍战争别无他路。古代生养不易,人们也不觉有节制生育的必要,仙界道术昌明,以民为贵,更应该人口质量而非数量。

    所谓贫富,贫者多为农人、工人这类生产者,富者多是士人、商人这类分配者。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均贫富并不能完全消除贫富差距,只是通过礼法制度使士、商阶级无得过于贪虐而已。

    不惟中夏,历史上的大国多是士人组织政府,少数地理位置特殊,商旅繁荣的小国才会出现商人政府,因商人本身不创造财富,即便不压榨本国的工人、农民,也一定有其削剥对象。

    士人的性质却很复杂,有文士,有武士。以道术而分,又有儒、释、道或别种教派。

    不管何种士人执政,都很难做到公平公正,哪怕天庭和地府,号称聪明正真的神明,犹不免有犯上作乱的妖猴,总而言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不得以世道否晦,诿罪于古人。

    洛咏言带着四人在一个破旧的院落外面停下,抬手敲了敲门,三长一短,很有节奏。明钦心知这是金乌教的联络信号,蜃龙会也有类似的切口,这类团体很多事情都见不得光,不得不小心谨慎。

    过了片刻,一个头戴瓜皮帽的老者拉开木门,打量着洛咏言,眼神疑惑不定。

    洛咏言掀开斗篷一角,压低声音道:“进去说话。”

    老者面露恍然之色,连忙退到一边,“快请。”

    众人跟着老者进了屋,洛咏言解下斗篷,询问道:“老陈,蒋大姐回来了没有?”

    老者叫陈希年,是金乌教的骨干,虽然年过半百,皱纹横生,却是虞渊的成员,地位不低。虞渊是金乌教的机要组织,由卫振衣直接指挥。洛咏言虽是金箭令使,也无权过问虞渊的事。

    蒋大姐名叫蒋芳,也是虞渊的人,她在总督府做事,对于此次行动至关重要。

    “蒋大姐已知令使的决定,她让令使带着两位姑娘先去总督府,她会设法和你们联系。这是蒋大姐交给我的文验。”

    陈希年说着从怀中摸出几张文书,这是出入总督府的凭证,上面盖着总督眠鹤的官印,至关重要。

    洛咏言接过文验,微微点头,她也知道临阵换将会打乱原有的部署,但这次圣女大选极为严格,金乌教原本挑选了十多个弟子进入预选,最后只有两个勉强通过,如果无法进入决选,便失去接近眠鹤的机会。总督府防范森严,若不知道眠鹤的藏身之处,根本无法掌控局势。

    “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陈希年这里是新设的联络据点,他负责组织接应,介时不管能否杀死眠鹤,总督府必然大乱,他们必须倾巢出动,尽快占据总督府,掌控海市城。

    陈希年信心满满地道:“令使放心。我们已经在组织人手,定然不会误事。我约齐了几位头领前来议事,令使是不是见见他们。”

    “不必了。我还有要事,就不多耽搁了。”

    洛咏言脸容凝肃的道:“现在是非常之际,一定要处处小心,不可走露半点风声。”

    “我明白。”

    陈希年貌不惊人,这也是他的优点,放到人群里毫不显眼,不会惹人怀疑。

    说话间,门外又传来敲门之声,几人立时心生警惕,陈希年侧耳倾听,“是我们的人,我去开门。”

    “等一等。我们翻墙出去。”

    洛咏言不愿和来人照面,虽然都是金乌教的人,彼此的任务不一样,无须相互接洽,以免横生枝节。

    “也好。”

    陈希年见洛咏言如此谨慎,也不敢多说什么。洛咏言带人潜入总督府,伺机刺杀眠鹤,这是此战的重头戏,他们人手虽多,不过是在外围接应,已是下一步的事了。

    洛咏言几人都是道行高手,轻身术颇为高明,离了陈希年的旧宅,脚步匆匆,直奔总督府。

    总督府还是苍鹰的旧官邸,蜃龙王曾是苍鹰的左膀右臂,洛绮是蜃龙会大将,对于总督府并不陌生。不过眠鹤和苍鹰兴趣大不相同,他入住之后对园林池阁颇有改筑,已非旧时格局。

    这次圣女大选虽是总督府举办,会场却并非设在总督府,而是和总督府毗邻的梅园。梅园的主人叫作梅芳馨,乃是和顾盼齐名的花魁。据说梅芳馨对眠鹤有知遇之恩,在眠鹤落魄之时曾资助他读书进学,又帮他引介达官显贵,眠鹤才能有今日地位。眠鹤贵显之后不忘旧情,多次向梅芳馨求婚,奈何梅芳馨并未允从。

    眠鹤又在总督府附近买下旧园加以修缮供梅芳馨居住,便是今时的梅园。有人说眠鹤举办圣女大选,便是要将梅芳馨推上圣女之位,但是梅芳馨和顾盼年岁相当,参选圣女有年龄限制,梅芳馨并不符合。

    眠鹤将大选会场设在梅园,梅芳馨是梅园主人,也算是替她扬名了。

    几人来到总督府,才知决选地点设在梅园,总督府有罗刹兵把守,纵有文验也不得进入。梅园在总督府背面,不知府中有无通道,想去梅园只能绕街而行,反而有些迂远。

    “走吧,去梅园。”

    洛咏言是海市旧人,她少年时便听过梅芳馨的名声,这些年走南闯北,多次经过罗刹海市,也都过门不入,听到这位耳熟能详的人物,颇生今昔之感。

    “这个梅芳馨和你家的顾夫人可是一朵并蒂莲,齐名并称,色艺双绝。不过今时的声名顾夫人可远为不如了。”

    顾盼嫁给蜃龙王之后,深居简出,蜃龙会是罗刹海市有名的帮派,自然无人敢打她的主意,久而久之,她也几乎被世人淡忘。这也许就是梅芳馨的聪明之处,她不但亲手资助出一位总督,这些年四处游历,交结权贵,艳名远播,人人争睹其华彩,又岂是顾盼可及。

    明钦见过顾盼,虽说容貌体态俱未衰谢,和洛绮、武司晨这些妙龄少女相比,也未逊色太多。不过处于蜃龙会那种环境之中,仰蜃龙王的鼻息,战战兢兢,强颜欢笑,没有变得阴险毒辣已属难能可贵。

    可见容貌颜色只是一端,金无足赤,人无全美,名流千古的美人未必在容貌上无可挑剔,关键是其特殊的际遇让人心驰神往,无可取代。故事让人物更丰满,人生于世,若是无所表见,纵有满腹才华,也不过庸人自怜而已。

    几人绕道梅园,只见园外车水马流,熙攘不绝。园门也有罗刹兵查看文验,几人排了半天队,总算挨到门前,好在查视文验十分顺利,罗刹兵大手一挥放了他们进入。

    梅芳馨原是艺名,因其酷爱梅花故而以梅为姓。这梅园的梅花堪称一绝,沿着湖边遍植梅树,时值深冬,梅花却纷繁鲜妍,凌寒不凋。

    园中宾客云集,多是海市的达官贵人,名流富绅。总督府举办圣女大选,嘉会难得,一票难求,能够进入梅园观摩比赛本身就彰显着身价和身份。

    湖心亭搭建着戏台,上面紧锣密鼓演着一出戏剧。梅芳馨能歌擅舞,后来潜心学习戏曲,遍访名师,眠鹤也雅好此道,两人经常描眉画鬓亲自登台,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园中有不少手持兵械的罗刹兵巡逻戒备,此间品流混杂,对于会场的安全总督府自是做足功夫。况且总督眠鹤亲临,不能有丝毫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