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你恍然大悟的表情里就知道你已经晓得自己是在哪部分破坏了整个计划的了,就是当你遇到雪儿的那一刻,并且很意外的杀死了那些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异能者后,其实计划就落空了,之前我也说了,加入这里的实力都不是很强,虽然能看,但是还不足以上这个决斗台进行一对一的对决,而本身要想有更多的人加入,不仅仅要显露出自己的实力同样别人也要看人数的,而正好这些人在你一个不知情的情况下屠了个遍。”

    “原来是这样子.....”我有些尴尬的一笑,没想到这些曾经被我屠掉算是喽啰般的异能者们竟然是柳北为了壮声威而做的一部分的计划人物,结果我却破坏了这个计划,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阿宇你也不要太过自责,我想了想如果说我们真的把所谓的上场权交给外人的话,很难免这些人不会做出什么背叛之事,于是在你破坏掉之后我就选择了使用B计划。”

     “B计划呢,没有A计划那么人口宏达,仅仅之事精益求精,从强者之中挑选强者,五场战斗所要上场的人很明显并不是很多,本身的人选是以我、雪儿、小菲为核心战斗力的,然后圈选两个我方最强的作为剩下两个位置的空缺口,只要我们三都能赢得胜利自然而然的也就占据了很有利的优势,虽然有些冒险,不过也只能这样办。”

    我点了点头,柳北所说的的确是我们这里战斗力算是较高的了,诸葛均肯定是没法看的了,他的异能完全不适合做真正的战斗,等等....我是不是少了什么人到现在没有想起来?

    “对了!北哥,黄冢呢?不是说黄冢也在G市吗,可是我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没有见到他的人。”

    没错,这里所在的人中并没有黄冢,难怪会觉得少了什么,于是开口问道。

    “黄冢有其他的任务,而且他是远程攻击的,并不是很适合台上的固定战斗。”

    柳北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任务,不过我想肯定和这次行动有着密切的联系,随后他又是拿出了几张照片丢在了这张圆桌的中间。

    “这是什么?”不仅是我,就连东方灵雪也抱有疑问,作为这次行动的二号人物都不清楚,显然这些都是较为隐蔽的机密了,此时此刻他拿出来是相信在场的所有人。

    “那个....”突然我听到诸葛均迟疑的声音。

    “怎么了?诸葛,你肚子疼吗?”看着坐立不安的诸葛均我不由打趣的笑了笑问了句。

    “当然不是...只是,只是我留在这里没什么用处啊,我虽然有心但也无力,万一你们在这聊什么,我被敌方抓去逼问之类的,以我的承受能力岂不是顿时就说了?而且,咱也没那种能力去接收这些信息,气氛这么凝重,还是让我出去吧,毕竟现在怎么看,人数也足够了。”

    “诸葛你实在太不争气了.....好吧,那你去带一带两个孩子怎么样?这点应该不费力气吧?”

    柳北都不禁捂脸,但是也的确像他说的那样,诸葛均的确没有太高的战斗力,没想到他自己还很自觉,既不想知道,甚至连听都不想听,而在柳北特许之后他说了句保证完成任务就开开心心的出去了,随后我则发现我的右侧孔雨惜也是下了位置。

    “你.....”我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之前有过那么尴尬的事情,开口就没法开口,然而还是她看了看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说:“我的实力我自己清楚,所以我也不听了,还有....小心点。”

     前几句是对着众人说的,但是最后一句很明显语气都变了,而且明显是对我说的话,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她就推门而出,看上去似乎决心已决。

    “好了好了,那就这样吧,正好我也不怎么了解那位的实力,而且本身还是阿宇的那啥,我也不好开口,现在也算是让我好做些,那么大家没意见的话我们就继续说吧。”

    众人点头,虽然这些算是意外,但是至少这是最好的结果,对我对于孔雨荷他们那边都是较好的结果,我所了解的孔雨惜是一个绝对不会说退缩就退缩的,所以一旦上台战斗基本不是她死就是敌方亡的地步,而且她的实力也的确怎么说呢,连R6都对战的吃力,又怎能让她犯险,柳北说的也没错,的确这样大家都能好做点。

    “既然大家没意见,那我就继续讲了。”柳北咳嗽了两声,开口说道:“这桌子上一共有四张照片,分别是我本来准备让其上场的剩下的参战者,不过不知因为什么,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三人都没法联系到了,仅仅只留下了这个人。”

    这倒是令我有些疑惑,联系不到?那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死了?不会....我觉得虽然这里是乱,但是还算是循规蹈矩,不太可能把柳北准备的三人甚至没有经过任何动响就杀死,而逃跑自然也不可能,相比于外面的情况,里面虽然有点牢笼的感觉,但至少也能睡个踏实觉,那么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

    “他们....难道投敌了吗?”

    这就是我的想法,叛变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我们这里的人数并不多,实力估计也不占据任何优势,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使对面叛变我也算是无话可说,但是却看到柳北摇头的表情。

     “我们今天其实也特意去找过,而黄冢执行的任务,这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回应,就说明即使是逃跑的可能性都比投敌要高,黄冢的眼睛有多厉害,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嗯.....”柳北将几张照片与一张单独的分开,而单独的看样子已经是个挺清秀的青年男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却给我种不舒服的感觉。

    “其他三人叫什么我先不说,但此时他们算是人间蒸发一般,即使是有大壮作为内应,我们依旧没有成功的找到他们人所在的地方,说实在的,这件事已经苦恼我很久了。”

    说着本来玉树临风的柳北都不禁抓着头皮,看起来的确他也被这烦躁到了。

    “咚咚咚。”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令本身还未曾说话的众人算是惊醒,一齐的看向门外。

    “是谁?”我没有开口,而是柳北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句。

    “柳北先生,黄冢先生有事情要找你。”听见的这声音感觉有些熟悉,但莫名的想不起来这个女声是谁发出来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站在外面的应该不是敌人,毕竟口气还是极其恭敬的。

    “哦,门没关,进来吧。”柳北淡然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向了我说:“看来黄冢给我们带好消息了,还有...估计你见到这个人你会觉得惊讶的。”

    我刚刚想问为啥我会被惊讶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一个女人,本身光线不好还没看清脸,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身材确实是极好的,而我抬起头来一看的时候,才惊讶的叫道:“幻蝶?!”

    “嗯?!关...关宇你还活着,没有死在黑虎的手里吗?”

    果然是她,没想到本来与我们是敌人的幻蝶此时却像个秘书一样站在我的眼前,而我记得当初一时心软所以放过的她,却在异国他乡相遇不禁让我觉得,这可能是种缘分,虽然不是关于爱情方面的,而我总算觉得已经杀人如麻的我,有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感受。

    “运气好,没死,还是不要闲聊了,黄冢带了什么消息回来吗?”我没有与她多扯什么,毕竟让这边的人说起来我又在与女子调情了,于是直接转移到正式话题。

    “嗯,那您还真是绝处逢生必有后福,黄冢先生让我告诉柳北先生,他说他已经找到那几个失踪的人了,而且还拍了照片。”说着我只见到这个穿着虽不算暴露却完全提现出身材的幻蝶从胸部,没错....就是从那矗立的双峰的中间掏出了几张照片,看的我不禁有些热血沸腾,而随即我则是听到两边发出拍头外加惨叫的声音,显然那两个刚刚也眼直了。

    我离门口最近,自然是我去接过这个还有些温度的照片,而幻蝶则是十分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就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则是对我说了句话。

    “对了,关宇先生,下次请不要叫我幻蝶,我也随柳北先生姓了,希望能叫我柳蝶谢谢。”

    我依旧没来得及回复人就转身离开了,啊喂你们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想憋死我吗?

    不过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从来不在乎这些,虽然我知道这些仅仅只是我自己强行安慰自己而说的话罢了,但为这个而多说些话,我又会觉得有些浪费时间,这只能说是最好的方式了。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我刚回过头来,就看到坐在我对面严肃表情的柳北,说出了一句似乎早就在预料之内的话。

    “怎么了?”我虽然已经大概清楚了他所言的意思,不过东方灵雪还不了解,然后看了照片之后,表情之中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是她也清楚了是什么意思,毕竟她开口说的话是如此。

    “他们...投敌了吗?”

    “没错,这三个人是加入我们中实力达到一般R5丧尸级别的异能者,分别是使用金属,脉冲电流和变身能力的异能者,本身来说他们虽然不算是底牌,但至少还算能看,没想到这么快就投敌了,其实....不是你们来的那么及时,这次的计划还真的会失败呢。”

    此时说出这话的时候柳北的脸虽然还是微微笑着的,但是我了解他的为人,他作为一个对于同伴无比执着的人,却也最讨厌那种临阵投降的,我不禁为那三人的不智之举感到默哀,不过等等...似乎少了什么。

    “北哥,是不是还有一个人,你没有说?那个第四人是....”

    我的话让本来虽然还有些凝重神色的柳北顿时露出了苦笑的脸说:“这第四人估计比这里任何人都要强,但是.....说实在的虽然划作第四人,却完全没法为我们所用,说起来,还是若香妹妹才让我们勉强能请的起她。”

    “难道是....”我想到的只有那个人,才能说比这里任何人都强的程度,而且还因为若香的原因,除此以外别无他人。

    “没错,就是你可能未来的‘丈母娘’若香的母亲,那个叫做若璃的女人,可能你还并不清楚,不对,应该说这里的人对世家了解应该不算很清楚,趁着这时我还是说一下吧,毕竟....之后我们估计能遇到不少...”

    “切~什么叫这里人谁都不知道,不就是南八家北七家的古武世家吗,真当我们这个组织是当花瓶的吗?”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孔雨荷突然不屑的笑了笑,说话的语气自然也不是很友好,不过想了想柳北的话,虽然他是好意,却让别人,至少仅仅只是暂时性伙伴的孔雨荷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一时口误,忘了两位也是隶属于神秘组织的人,又怎么不了解Z国曾经的形式呢,的确就像你说的那样,的确就分为南八家北七家。”

    “那是什么?十五个世家有什么用处吗?”坐在一边听着的张小菲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就问,不过这也是我想问的,虽然我大概能猜出这十五个世家估计代表着十五个极强的势力,但是至于是什么势力我暂时还不清楚。

    “怎么说呢,曾经流传在Z国的一句古话说的是...南北十五家能得其四就可以统治Z国,得其十足以吞并大洲,得全部足以统治世界,虽然可能有些夸张,至少在这种世界里,不过过去来讲应该能算的上是如此了,说起来,不论是贪狼组还是高一先生、孔雨荷小姐的神秘组织都是为了这个还设立的。”

    “我勒个去,这么厉害?那怎么Z国到现在还没有打败M国,到处还被压着,就算是以前说的也太假了吧?”张小菲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说实话我也完全不相信这些基本都是所谓的世族传来的谣言,真有这么厉害,怎么不自封为国?不过我并不认为此刻的柳北会说不kao普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