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陛下,妾身不嫁! > 第638章 不如求己
 心里有一百个理由让他回头,却也有一百个理由让他不回头。

不能回头。

回头他就输了!*苏轻眉眼睁睁地看着皇甫晔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的嘴唇微动,似乎想要叫住他,却还是忍住了。

求人不如求己。

她已经向他发出了援助的信号,可他却置之不理,那么她绝对不会再开第二次口。

苏轻眉咬咬嘴唇,取出银针再次扎进手指,刺痛让她的神智恢复了一些,但她还是觉得燥热难耐,心里的一把火苗已经越烧越大。

不得不说,永阳郡主为了报复她的确是用尽了心思。

她找来的不是普通的药,而是一种似香非香,似毒非毒的药物,两种药物合在一起却并不产生毒性,而是会产生一种化学反应,让人内心深处的欲望爆发出来。

越是压抑,就越是强烈。

用来对付苏轻眉这样清心冷淡的人,真是再合适不过。

就在这时,苏轻眉的耳朵突然竖起,她又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难道是皇甫晔去而复返?

又或是永阳郡主带人来了?

苏轻眉知道情势危急,她必须想办法脱身,从这个房间里出去,可她又怕自己会失控,万一落进了永阳郡主的人手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表面上看来她留在这里会身败名裂,但,正因为这样,永阳郡主反而不会再派人来,因为她不想有人搅和了她布置的一场好戏。

所以她留在房间里反而无事。

反正谢云轩已经被她弄得昏睡过去,只要他不动,她就暂时没危险。

只听得脚步声已经来到房门外,苏轻眉灵机一动,忙脱进外裳扔在地上,又扯乱了锦被,钻进了被子里,却将半截雪藕似的胳膊搭在谢云轩的胸前,闭目装睡。

有人轻轻推开房门。

苏轻眉屏住呼吸,不动。

脚步声轻盈,似乎有人在踮着足尖走近,然后帐子的一角被悄悄撩了起来。

一双眼睛对着里面骨碌碌地看了过来。

那人只瞧见锦被凌乱,地上胡乱丢着女子的衣服,苏轻眉的一条小臂露在被外,肤光如雪,滑如凝脂,却搭在身边男人的胸前。

这前来偷看的正是永阳郡主身边的得力丫鬟,她露出满意之色,脸颊却是微红,悄悄放下帐子,又轻悄地退了出去。

然后她就加快脚步离开了。

苏轻眉听得外面再无动静,这才吁出一口气来,掀开锦被下床,拾起地上的外裳重新穿好。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再次打开。

她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丫鬟会去而复返。

等她定睛一看,却发现这次进来的根本不是丫鬟,而是一个身材高大又蒙面的黑衣男人。

“阿九,是你?”

苏轻眉轻吁一口气,虽然来人蒙着面巾,只露出一双晶光璀璨的眸子,但她立时就认了出来。

阿九手里却拎着一个姑娘,身形苗条,却一动不动。

只看她那件华丽的红裳,苏轻眉就知道这是谁。

“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

她眨眨眼睛,疑惑地问。

阿九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凝视着她,轻声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苏轻眉摇了一下头。

阿九点点头,又问:“谢云轩呢?”

苏轻眉向床上指了指:“我把他弄晕了。”

阿九眼底似乎闪过一抹笑意,却淡得几乎捉摸不到。

他加快脚步走到床前,把手里的永阳郡主往床上一丢,正好扔在谢云轩的身上。

谢云轩虽然在昏迷中,仍是发出一声闷哼。

阿九来之前点了永阳郡主的穴道,这时候他替永阳郡主解开穴道,永阳郡主仍是闭着眼睛,伸手乱摸,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呓语。

“热,好热……”她开始扯自己的外衣,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痒得厉害,让她想挠又挠不到。

“表哥,表哥!”

她口齿不清地叫着,脸上带着红晕,一边摸到了谢云轩的脸,然后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永阳郡主把脸贴上去,觉得好受了一些,但还是止不住她内心的痒和骚动,她想要得更多。

她的娇躯变得滚烫,主动又抱又吻,终于把昏迷中的谢云轩刺激醒了。

他刚醒来,意识还在一片混沌之中,加上他本身就中了很强烈的药,要是还能把持得住,他就不是个男人了。

看到这一幕,苏轻眉已经明白了阿九的用意。

“阿九,谢云轩他……”她想告诉阿九,谢云轩虽然自作自受,但他刚才却是真的想放她走的。

阿九却看她一眼,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简短地道:“当断不断,必受其害。”

苏轻眉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是的,她不该有妇人之仁。

谢云轩恨她,如果他不想着要报复她,也不会出现在永阳郡主的府里,更不会成为永阳郡主手里的一杆枪。

“走。”

阿九拉住她的手。

她却觉得他的手掌滚烫,想都不想就挣脱了。

“别碰我。”

她现在体内还有药性未除,阿九的手一碰到她就会让她产生一种心悸的反应,她怕会控制不住自己。

“你怎么了?

是怪我来得晚了吗?”

阿九却误会了她的意思。

“不是,你别靠近我,我……中了药。”

苏轻眉有些吃力。

阿九登时就明白了。

“我马上送你回去。”

苏轻眉却摇摇头,道:“我不能离开,我是永阳郡主请来的客人,要是我突然走了,一定会有人怀疑到我,你……”她咬咬嘴唇,把下面的话又咽了回去,眼神复杂地瞬了瞬他。

“你放心,我暂时压制药性,不会发作,我要先回去。”

“可是……”阿九担忧她。

“我没事,就是怕外面还有永阳郡主的人。”

“那个你放心,外面的人都被我解决了,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回去,不会有人发现你,我会一路护送你。”

苏轻眉微微颔首:“好。”

她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时候她不能走,她要继续留下来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