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三十一章 背救
    黑衣人紧紧扶住右臂,鲜红的血液在明亮的月光中滴下。鸣棋的刀锋之上,也滑落几滴鲜血,之后又重回滴血不染的刺目光泽。让人不禁感叹,那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好刀。黑衣人的手,离开右臂,观察上面的情况,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疼痛也确确切切从那伤口之中传来。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已经完好的躲开了,那一刀。就算是刀尖划过他的血肉边缘,也绝对不会有这么深的伤口。

    黑人惨白的脸色与他此时身上的黑衣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向鸣棋,“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在这其中做了什么手脚?明明是砍向另一边的,怎么伤在了这一边?”他质问的声音异常刺耳。

    鸣棋一脸讽刺的看着他,“怎么?这么丢人的话,你能随便问的出了吗?怪不得要一直藏在阴影之中,眼神也蒙上阴影了吗?我就是这么直接砍过去的,难道看的相反了吗?要是人生一味的抱怨对手比自己强,看不清对手的招数,那可就要过得生不如死了。可都这么弱了,怎么还出来做坏事呢?该好好藏起来才是。”

    无忧听到自己身边的少年,狠狠的抽了一口气,“真的是相反的用刀,这种程度的刀法,不仅从未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过。他到底是跟谁学的刀?难道。是跟鬼魅吗?”

    无忧虽然只是看到眼花缭乱的那么一下又早熟知了鸣棋的诡计多端,觉得鸣棋无论是做出什么都不会有太大的吃惊,但是听他们都这么好奇,也添了几分思索。是说从左边砍的,但是伤口出现在了右边么?这么想想,果然也古怪的厉害。

    鸣棋看看大家都在对黑人关于伤口的说法感到好奇,得意的笑了笑,“每一次,都不会让敌人看到出手的方向的刀法,我这样给出刚刚这一事件的,定义,你们会不会觉得满意。”

    黑衣目光从那伤口上抬起,“虽然不知道你是在何处学到这种奇怪的刀法,但是,这些混淆一旦讲出来,他的反转力量也就消失了。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公平的,决一胜负了。”

    “你要那么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希望,我能如你所想,是个喜欢讲真话的人。”少年低头在一边嘀咕着,“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本来还想敬佩他一下,可是说出的话……”

    无忧,知道他的意思是在嫌弃鸣棋的骄傲,有些抱歉的朝着他笑。少年却别扭的扭过脸去。

    无忧还以为,他还在生,之前被鸣棋弄骨折了的气。可少年却在心里想,这人犯的错,为什么要你一再的抱歉。等她自己生了会子气,再回头去看无忧的时候,看到无忧的目光又重新落到了鸣棋身上聚精会神的盯着,事情的进展。虽然只是一个侧面,已经能感觉得出,无忧很惦记鸣棋的安危。

    而另一边,鸣棋已经毫不犹豫的展开另一次攻击。整个身体在空中越起砍向那个黑衣人的同时,也挑翻了浮在空中人网之上两个结点上的人影。那两个人从空中坠落,然后连滚带翻,压碎了之前,挪移过来的,院中的杂物。

    人网底下的黑衣人皱了皱眉头,又是一次声东击西,他在心中确信,刚刚鸣棋那个诡异的刀法,并不是真的诡异,而是因为速度足够快,已经超越了人的观察,在悄无声息之中改变方向。

    他仰起头,看到鸣棋的刀锋正在一道白色月光之中划开黑暗,然后是一泓鲜血,在眼前绽放。

    黑人简直被眼前蓦然出现的刀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的脖项之间忽然划过去一丝凉意,伸手去摸,却摸到了热乎乎的鲜血。

    这绝对是一场骇人的噩梦。但他已经意识到,他终将无法逃脱。但不能就这样认输,他对自己说。

    鸣棋先砍断人网,再用刀来砍他,力气折殒了不少,黑衣人感觉到自己颈项之间的伤口,只是皮外伤后,迅速从绝望之中拔出神思。

    他现在的样子,一定非常可怖,因为他看到之前一直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妹妹,眼神当中只剩下惊恐的想要从他的身边溜开,他伸出手遏制住她的行动,转眼间,已经将她提在手中,“你们全都退开,要不然我这就杀掉她。”

    鸣棋不仅没有如他所愿的后退,反而更向前进了一步,“我没有听错吧?你到底是在说什么?你现在,是用你自己的亲妹妹来威胁一群毫无相干的人吗?还是说,你听错了传说,认为我从来就是一个一直都是一个慈悲为怀的大善人。你有要挟,我就会有回应,这么体贴的,如你所愿吗?”

    无忧身侧的少年疾步冲了过来,“你真是疯了,快点放开她。”鸣棋仍然向前进步,“我的看法是不同的,你千万不要放开她,虽然用她来威胁你,这种事本来是该我们做的,但是你自己做的话也很新奇。我很是喜闻乐见。”

    “不要再走过来,我会真的杀了她。”

    鸣棋摊开手,“我真的没有拦你。”

    “我真的会杀她。”

    “嗯,那就快点动手,杀了之后,所有的人都会相信你。但是为什么要一再的告诉我们,我可没有问你。也并不关心那个结果。如你所见,我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所以,从一开始,我都已经说你算不上是对手。我的相面能力还不错吧!”

    那少年,已经确认鸣棋没有一点儿要搭救那女子的意思,又要向前冲上去,却感觉到无忧,在偷偷的拉他的衣袖。然后他移目看向无忧的眼睛,看到她微不可见的唇形蠕动,意思是?那是要他转到那个黑衣人的后面去么?

    不错,正该如此,眼前的黑衣人,已经被鸣棋言语奚落的怒火中烧,他的注意力全在鸣棋身上。可少年多少有些担心,那些,虽然已经负伤,但仍然站在黑衣人身后的同伙们。眼下,他们已经走上绝路,任何的逼迫都会导致他们誓死反击。他就这样前去,是否对他们太过信任?

    无忧也已经看出他的担忧,无声地冲他摇了摇头,那个摇头?是的,他马上领悟,那些人,看到如此残忍的黑衣人,早就已经对他心灰意冷。他们的决心在动摇。他们不会再帮他,尤其是,明白他赶过去要救那个女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