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后裔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魂解 四
    望着眼前那片变得愈加黯淡的金色浪潮。王乙默默地将血陶罐挂着胸前的血陶罐取了下来。

    石苍脸色微微一变:“你是要.....?”

    王乙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们和咱们阴阳先生并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吗?所以咱们不可能见死不救。”

    “是啊!”石苍自嘲的笑了笑;“都是被TM逼着当圣人。可是......!”石苍羞愧的嘴角抖了抖,艰难的说道:“我们石家的禁术属于决死一击的那种。所以恐怕很难在这里发挥效果!”

    “好了!我还不知道你吗!”王乙拍了拍石苍的肩膀:“不过洛凝我可就交给你了。你得答应我绝不能让邪修者发现她的体质。”

    “这责任实在太大了,所以还是你自己来吧!”石苍打趣的笑了一声,冲着他挤了挤眼睛说道:“你不会忘了吧?咱们手上还有一块生灵血玉呢!只要把它佩戴在身上就可以护住一丝生机不断。到时候凭咱们的手段还愁救不活你吗?”

    “生灵血玉对我没用!”王乙苦笑的摇了摇头:“我们王家的禁术与三教的禁术不同。我们是将自身的血肉甚至于是灵魂献祭给血陶罐,使得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发出它大部分的力量。”

    “什么!”石苍惊呼一声,随即想也不想的便说道:“那还是我来吧!大不了我就在阴市小住一阵子呗。”

    王乙翻了翻白眼:“你来也得有用啊!拼尽全力大一下,结果消灭三个鬼子!”

    “哪有!”石苍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我那一击下去彻底消灭千八百个鬼子还是没问题的!”

    “大哥这里可是有数十万鬼子魂儿呢!”王乙苦笑道:“而且这些可是不灭阴灵,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数。所以还是我来吧,我的血陶罐可以吞噬一切本源之力。所以正好克制这些所谓的不灭阴灵!”

    “这......!”

    石苍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实在说不出口。就像是军人一样,他们作为阴阳先生自小就被长辈灌输了太多的牺牲精神。所以在他们看来,如果他们不这么做那就是懦夫,就是阴阳先生中的败类!

    这就像张将军所率领的金色大军一般。他们明知道如果再战下去,迎接他们的将会是魂飞魄散的下场。可是数十万军魂中却没有一个人逃走。因为作为军人当逃兵是最为可耻的!

    所以哪怕石苍再不愿眼睁睁的看着王槐去死。可是“不要”这连个字他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这就好比是一个军人在劝另一个军人当逃兵一般。

    可是石苍说不出来,却不代表别人说不出口!

    “王乙你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做!”公冶季长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说道:“虽然凭英灵圣碑的力量无法将这群不灭阴魂尽数消灭掉。可是在张将军带人的冲杀下,灭掉他们大半还是有可能的。至于剩下的那些不灭阴魂,就算凭咱们的力量无法消灭他们,可是阻击他们一直拖到道门的支援到来应该是没问题的。”

    王乙叹息一声:“要是那样的话张将军他们也就完了!”

    公冶季长脸色一变,咬了咬牙说道:“我知道从作为一名阴阳先生的角度来讲我不应该说种花。可是作为你的朋友,你的兄弟,甚至于是你的大哥我必须要劝你不要这么做。

    我说不出别的理由来。我只是希望你能想一想,你若是死了洛凝该怎么办。她是那么的爱你,你若是死了她万一想不开自杀了怎么办?这不就是相当于是你亲手害死她的吗?

    而且就算她痛苦的活了下来。可是你别忘了她的体质有多么的特殊。天底下除了你以外,不会再有人肯拼尽全力去保护她。哪怕是我和石苍都不行!这是独属于你的责任。

    还有你别忘了,你还有父母没有找到。你还没有为你死去的爷爷报仇雪恨!这些也都是你作为爱人,作为儿孙应尽的责任。我说这些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这世上你除了阴阳先生的责任需要履行以外。你还有更多的责任等着你去负责!

    就是你的父母和爷爷能够理解你。可是洛凝怎么办?你既然当初选择了和她在一起。那么从此以后你就不能在独断自己的生死。毕竟她是无辜的......!”

    “是啊!小乙哥哥!”这个时候苏小青也说道:“你可不能就这么死了。你别忘了我的情劫还等着你负责呢。况且你已经欠了我血多因果了!所以作为债主我也不同意你就这么去死!”

    王乙被公冶季长和苏小青说的竟一时无言以对。正如公冶季长所说的那样,曾经的他可以随便选择生死,可以一死了之得到所谓的解脱。可是现在呢?他有了洛凝,他有了石苍和公冶季长这样的战友。还有程峰那样的好朋友。

    而且他已经知道了害死他爷爷的凶手是谁身在何处......!

    王乙这个时候竟突然发现,他竟然有些舍不得死了,他竟然犹豫了:“如果让爷爷知道定会大骂我是懦夫的吧!”王乙自嘲的笑了笑!

    可是当他望着山下那片向着黑暗不断冲击着金色洪流,王乙又心有不甘。如果他就这样放弃了,眼睁睁的看着张将军等十万军魂在他眼前灰飞烟灭的话。恐怕这将会成为他永远的心结,这一生都过不去......!

    修为不得寸进倒是其次!可是午夜梦回,夜班的敲门声恐怕都会将他惊醒......!

    “除非?”王乙面露难色,他倒是真有一个看上去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抛去他父亲在临消散前对他的警告不谈。

    单单平心而论,王乙隐隐觉得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恐怕将来会有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所以刚才王乙宁愿去死,也不远尝试这个方法。

    公冶季长不愧是“五术之相”的传人。“相天”“相地”“相人”乃是五术之相的根本所在。

    所以公冶季长似乎一眼就看出了王乙心中的犹豫!

    公冶季长眼睛一亮,急忙问道:“王乙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