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后宫茯若传 > 第132章
这一日正是四月十五的日子,照着宫中的旧历,这日询原是应在凤仪宫歇息,自茯若被赶出皇宫,这例子便作废了。询只独自在乾元宫内歇息。这夜,询只是翻了清漪的盘子。只命她入乾元宫陪着询一同用晚膳。二人略饮了几杯。只觉得静夜的凉风一重重拂上身来,多了几分蕴静生凉,询不免添了几分沉醉的酒意,瞧着清漪嫣然妩媚的姿容,唇角带了一抹淡薄而倦怠的笑,道:“朕瞧着如今你的模样倒是生的越发的妩然了。比之以往做宫女的时候倒是越发有风韵了。”
    清漪笑道:“皇上过奖了,臣妾不过是略有姿色罢了。且六宫盛传,皇贵妃的姿容乃是六宫翘楚。便是被贬黜的宋皇后,也是极为清秀出尘的,便是昭惠太后,也时常夸呢?”
    询不免轻轻一嗤,道:“宋氏的模样是极好的,虽说不及玉璃那般灿若玫瑰的艳丽,但也自有一番秀若芝兰的清秀。其余的嫔妃,自然也是各有千秋的。”
    清漪面上微微一笑,道:“只是臣妾前些时日听闻宫女闲谈一件不寻常之事,却是不知皇上知晓否?”
    询微微一笑,只是不置可否,只让清漪往下说了。
    “臣妾听闻皇后宋氏患病,宫内派去的太医略略瞧了瞧。但开的方子却是不甚好。宋皇后服用了几次过后,病症凡事越发的重了,上回昭惠太后派洪尚仪去西京行宫的时候,似乎宋皇后还昏了过去。洪尚仪眼见此事严重,故一回了宫便将此事禀告了上去。六宫也渐渐传开了。”
    询微微垂下眼睑,沉吟道:“宋氏那原有咳疾,自她生产了仁元公主后,便落下了这个病。眼下却是越发的重了。”
    清漪不觉收敛了神色。道:“臣妾想着宫内的太医原是做事做老了的,怎会开的方子药不对症,且皇上方才说宋皇后的病症已是医治了数年,因此太医院应是都明白开方的用药。没曾想这回倒是不仔细了。臣妾身为卑微嫔妃自然是不敢妄议这些的,只是臣妾想着宋皇后到底是国母,若是国母之病尚且如此怠慢,到底是不堪了。”
    询倒是笑道:“难为你倒是看得通彻。只是眼下那宋氏的病症可好些了。既是昭惠太后经手,定然会派遣得力的太医前去诊治。虽说不定能痊愈,但稍稍诊治个缓解些自然也是不成个问题的。”
    清漪微微一笑,道:“臣妾有一事只是觉得冒昧,却是只想着问问皇上?”
    询只是叹道:“且说无妨?”
    清漪眉心微微凝了一丝笑色,缓缓道:“皇后被贬黜西京行宫已有将近两年,皇上可是要将她禁足西京行宫直到皇后薨逝为止。臣妾只觉得,皇后到底是皇后,如此到底不妥,且皇后宽仁待下。昔日臣妾在长乐宫做事的时候,皇后可是每日都来了皇太后跟前问安的。且臣妾原有个一同入宫的姐妹。她是在东宫做事的,臣妾曾听闻她言语,皇后时常去东宫探望太子与太子妃。臣妾细想所为厚德载物,莫过于如此了。”
    询蹙眉细细思索了片刻,良久才沉吟道:“怎的你时常提起宋氏的好处?朕记得你和宋氏并不相识。怎的会时常为她说些好话呢。”
    清漪垂着脸,声音却不卑不亢,毫无畏惧之意,只是淡淡道:“正是因为臣妾与皇后宋氏并不相信因此臣妾所言才是最最真切的话语。且臣妾所言皆是句句属实。”
    询眉梢眼角都是无可奈何之意,道:“宋氏昔日在后宫对待宫女素来都是极宽厚的,甚少责骂。朕昔日将二皇子交到她手上抚养的时候,她也甚是尽心尽力。只是后来,她竟是太过于尽心了,竟想着为她的养子谋夺太子之位了。”
    清漪低垂眼眸,柔声道:“臣妾曾听闻过一则趣事,乃是由高丽那边流传开的。且说是高丽有一官吏名唤权光,迎娶了当朝领议政侄孙女金氏为妻,而后他却时常流连于妓房。沉迷于一艺伎姜氏的美色。倒是时常数日不归家中。”
    询只是绵绵道:“朕倒是喜欢听着你讲故事。且继续说下去。”
    “而后,金氏贤德,只是做主让那权光娶了姜氏做妾室。而后不到一年,小妾姜氏便有了身孕。不久便诞下了一位男丁,姜氏眼见自己诞下了子嗣,便开始贪图起了金氏的正妻之位。便时常设计谋害金氏。不久后,姜氏再度有孕,为求嫁祸金氏,竟设计让自己流产。而后权光以金氏善妒之条,只是休弃了金氏,只将她赶出家门。但却迟迟未扶正那姜氏。而后那姜氏含怨,只是多次意图谋害被赶出家门的金氏。随后,竟是偶然间被权光发现了姜氏谋害金氏的事实,权光悔之晚矣,只是又将那金氏接回了家中,将姜氏送交了官府。”
    询只是停一停道:“这故事都是有趣的紧。一位男子并和他的妻与妾。历来妻妾争宠一向无所不用其极。这也算不得什么的。”
    清漪只是沉沉道:“只是臣妾思索着,那金氏数次被姜氏谋害也无非是姜氏恼恨未被那权光扶正罢了。若是那金氏不在了,她便是名正言顺的正妻了。臣妾以为,那姜氏的心思好不歹毒,已然设计将金氏撵了出去,还多次谋害她。”
    询微微一怔,唇边的笑意如遇上了寒雨微凉。只是细细思索道:“不错,若是金氏没了,那姜氏便自然是正妻了。”
    清漪只是微微颔首,缓缓道:“但这也都是臣妾听闻胡乱听说的故事,算不得真。”
    询只笑着挽着清漪的手,言语里有些醉意,道:“你与朕说了这般多话,瞧着这夜色都已是极深了。还是早些歇息才好的。”
    清漪嫣然一笑,百媚横生道:“臣妾只听闻皇上吩咐便是。”
    询只执着她的手去了内殿。衣衫褪去之声簌簌,二人的喘息之声起伏在内殿,黄帘布幔垂下,台前红烛明灭。
    过了许久了,清漪早已倚在询的怀里睡去,询倒是细细思索起清漪所言的哪个故事,倒是越发的疑窦起来了。种种念头在脑中如雷电疾转,忽而又想起了那句“申后赴西京,骊姬主后宫”的诗句来,一时间倒是越是越发的不解了。
    过了几日,后宫嫔妃只去永安宫向玉璃问安,清漪只随着仁贵妃一行人。到了内殿随口寒暄了几句。玉璃瞧着清漪,只是精光一闪,和言道:“如今萧美人生的越发好了,怪道皇上这般的喜欢你,还时常让你去乾元宫,不似得咱们这起子人老珠黄的,向瞧着皇上一眼都是不成的。”
    清漪闻了,知道玉璃不怀好意,只是定定道:“皇贵妃说笑了,皇上不过是偶尔唤臣妾去陪她用膳罢了。这也算不得什么的。”
    洪昭仪也是笑道:“许是萧美人性格温顺,皇上喜欢和她用膳。这也算不得什么。”
    宜贵妃和祥贵人也一同出声附和。只是玉璃冷冷笑道:“不仅仅是皇上,本宫也是极为喜欢萧美人的,听闻萧美人在乾元宫也是博古通今的紧啊,连着高丽那边儿的趣事都被你知道了,还和皇上探讨了许久。到底是萧美人知道的多,不似得咱们,到了皇上跟前便似锯了嘴的葫芦似的,一言不发的。如此看来,本宫倒是该好生赏赐萧美人。”
    清漪神色微微一滞,情知玉璃只是知晓了。只是愧怍道:“皇贵妃过奖了,臣妾也不过是尽了臣妾的本分罢了。”
    玉璃摆摆手,只让其余的嫔妃都先散了。只余下了清漪一人,待得众人都散尽了,玉璃才变了脸色,只是冷冷道:“你快从实招来,你给皇上讲那高丽旧事是何居心。妻妾争宠,又是什么妾室作恶撵走了正妻的。你可当真会编排人啊,怎的入宫做了宫女,为何不去写戏文呢?”
    清漪只是低低道:“皇贵妃误会嫔妾了,嫔妾只是随口说说罢了,皇上想来也爱听这些,所以嫔妾才给皇上说的。原是怪不得嫔妾的。”
    玉璃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倒是本宫错怪你了,你快些充实招来,你到底有何居心。”
    清漪迟疑片刻,玉璃只示意宫内的奴才将清漪按在地上,只命雁儿打了鞭子来,只是冷冷道:“你若是在不说出实话,本宫便要动用宫规了。”
    “嫔妾犯了何种罪过要皇贵妃这般?”
    玉璃恨恨道:“你时常在皇上跟前讲些不堪之事,蛊惑圣心难道也算不得重罪。”愈说愈恨,玉璃只示意雁儿挥了几下鞭子。清漪生下顿时便血红一片,清漪只是要紧牙关,一言不发。玉璃示意雁儿再度挥鞭,没曾想询却以疾步冲到了殿中,只是喝道:“还不快快给朕住手。”
    注:本文中所言的高丽旧事权光妻妾金氏,姜氏二人争宠典故,借用于朝鲜学士金万重所著小说《谢氏南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