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小农夫 > 第5章 人善被人欺
    赖二皮一听到有异响,马上捂着鼻子骂道:“二狗,你又放p了吗?”

    “皮哥,不是我放p啊,是小儿麻痹他的肚子在叫。”二狗冤枉地摇着头。

    “哈哈哈,我知道了,小儿麻痹一天都没有吃饭,他没有力气与我们打了。”赖二皮高兴地大叫着。

    这时,金二宝也拿了一条铁管走出来。

    虽然说金二宝自信自己一个人可以打倒叶英凡,但他要把叶英凡的腿打断。

    “二宝哥,小儿麻痹今天像吃错药似的,很厉害。”赖二皮担心着。

    现在四打一,可赖二皮老觉得可能打不过叶英凡。刚才叶英凡的英勇把他吓尿了。

    金二宝不以为然地道:“上,先把小儿麻痹的两条腿打断再说。”

    金二宝他们一起向着叶英凡冲去,打群架,他们最在行。铁管有上有下,直取叶英凡的脑袋和手脚。

    本来叶英凡肚子里憋着气,现在听金二宝说要打断他的腿,所以他也不客气了。

    一板斧。

    劈!劈!劈!

    小锄头不断地狠劈而下,二狗他们手里的铁管如撞邪一般被打飞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金二宝惨叫着被打摔在地上。

    他惊讶地看着叶英凡,以前小儿麻痹没有这么厉害的?难道打了鸡血?

    “不要打我啊。”二狗又吓坏了,急忙把赖二皮拉到前面。

    “啪。”赖二皮躲不过去,被锄头敲在手臂上,感觉已经断了。“二狗,你姐的,居然拉我在前面挡箭牌?”

    “这是欺负我的下场。”叶英凡继续对着金二宝他们大打出手。

    “啊,我的手快要断了。”金二宝惨叫着。

    “啊,我的腿快要断了。”

    不一会儿,金二宝他们被叶英凡打得倒在地上惨叫着。

    “哈哈哈,我要打死你们。”一直被这些人欺负的叶英凡一下子变得强大,内心马上要疯狂起来似的。

    “英凡,你冷静点,杀人要偿命,你不要打了。”叶九惊慌地拉着叶英凡的手臂,儿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些人打不得啊。

    “爸,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们不用怕他们,我现在有本事了。”叶英凡大叫着。

    金有财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指着叶英凡骂道:“小儿麻痹,你敢打政府人员,你给我等着。”

    “金有财,你有本事来打我啊?”叶英凡提着小锄头向金有财走去。

    “你,你不要乱来。”金有财看着杀气腾腾的叶英凡,有点慌了。

    金二宝他们四人都不是叶英凡的对手,自己这边三个老头哪可能打得过叶英凡呢?

    叶英凡见金有财害怕了,冷哼一声:“金有财,如果你们再敢欺负我们一家,我会要你好看。”

    叶九看了一眼那已经作废的合约,拉着叶英凡道:“英凡,我们走。”

    回在路上,叶九突然奇怪地看着儿子。“英凡,你走路怎么不一拐一拐的了?”

    “爸,我的病好了,我没事了。”叶英凡笑着道。

    “啊,这怎么可能呢?”叶九不相信了。为了治儿子的病,这些年不知道花费多少钱,但一直没有效果,现在儿子居然说病好了?

    叶英凡支吾着:“爸,我昨天在大山里遇到一个云游道士,他帮我治好病了。”

    “那个道士现在哪了?”叶九问道。

    “他治好我的病后便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叶英凡哪能说出自己手机qq仙人组的事情呢!

    他现在还像在梦中,感觉一切都不真实啊。

    如果不是自己的病好了,如果不是一板斧可以打败金二宝他们,他真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

    “哈哈哈,我们叶家的祖坟冒青烟了。走,英凡,我们回家,我让人给你说亲去。”叶九高兴地拉着叶英凡往家里赶。

    我的病好与说亲有什么关连呢?叶英凡不懂了。

    回到家,李丽听说叶英凡今天都没有吃过东西,急忙把饭菜端上来。

    当叶英凡看到摆在饭桌上自晒的萝卜干,不由道:“爸妈,我现在的身体好了,明天我就去干活赚钱,以后你们不用太辛苦了。”

    叶英凡想到一条发财之道,那就是华佗qq空间里记着一些特别的草药和效用,他可以采摘草药拿去卖,一定可以赚钱。

    “现在不说赚钱的事情,先把你的亲事定了再说。”李丽摆着手道。

    “妈,为什么要帮我订亲事啊?我才18岁。”叶英凡有点明白了。

    “英凡,当年我16岁的时候就与你妈好上了,你18岁太落后了。”叶九笑着。

    李丽听叶九这样说,秀脸一红,嗔骂道:“你这个死鬼,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胡说了。”

    “英凡,你的身体刚好,还是赶快找一个姑娘娶回来,不能让我们叶家无后啊。”李丽想着儿子16岁的时候,找很多人订亲,人家都不答应。

    说儿子这样的身体,怕姑娘嫁过来不用多久就守寡了。

    叶英凡的肚子饿了,才不管什么姑娘不姑娘的,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于是,叶英凡在拼命地吃着饭,叶九和李丽在小声地商量着。

    “阿九,我觉得咱们村的小花不错,p大容易生孩子,我们就找她家说亲?”李丽问道。

    “咳咳咳。”叶英凡差点呛着了。

    偶滴娘啊,不,你还是我娘吗?小花壮得如一头小母牛,那脸有疤痕,丑得不能再丑,如果自己娶了她,还不如现在就杀掉自己算了。

    “不行,小花太丑了,她都没有闫寡妇一百分之一漂亮呢。”叶九摇着头。

    对,这才是亲爹啊。叶英凡兴奋地想冲过去抱着老爸狂吻。

    “好你个叶九,你是不是想打闫寡妇的主意?”李丽气愤地瞪着叶九。

    叶九拼命地摇着头:“李丽,你胡说什么啊,我哪会打闫寡妇的主意呢?”

    “哼,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经常借机去闫寡妇的小卖店买东西,想占那个狐精的便宜。”李丽越说越大声。

    叶英凡一边吃着饭,一边点着头。

    妈妈说得没有错,闫寡妇在黑山村里艳名远播。她没有种田

    田,没有上山采药,只是在村里开了一间小卖店,可生活过得非常滋润。

    村里有两间小卖店,村头一间,村尾一间(闫寡妇开的),但是村里的男人宁愿从村头跑到村尾的小卖店买东西,目的想一亲芳泽,你说闫寡妇的小卖店生意能不好吗?

    “我,我不是那种人。”叶九心虚地低下头。

    就在叶九他们聊天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叶英凡是住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