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八百四十七章 谁的头发?
    “你们刚才说什么了?”

    从曾府走出来,信步走回杨柳巷的时候,曾醉墨才转过头,好奇的问李易道。

    “没什么啊……”李易抱着两个木盒,摇了摇头,说道:“我问问曾大人,到时候他打算给你准备什么嫁妆。”

    “我还没答应呢。”

    “那我不管……”

    “你怎么这么无赖?”

    “怎么,你不喜欢吗?”

    “……喜欢。”

    进了房间,将她父母的灵牌安置好,李易和她一同上了香,坐到床边。

    她看着点燃的香火,喃喃道:“那时候,官府说爹爹私吞粮饷,派人来抓爹爹,曾家的人,他们,他们把我们的东西从家里扔出来,说爹爹做了那样的事情,不是曾家人,也不要拖累曾家……”

    她握着李易的手缓缓用力,声音越来越低:“娘自杀了,爹爹被官府抓走,我也被他们带走,带到教坊司,教坊司……,名字好听,但没有人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在里面认识的几个姐妹,没熬多久就死了,记得有一次,三天就只吃了一个发霉的馒头,那个时候我好怕,好怕自己有一天也像她们一样……”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李易揽着她的肩膀,轻轻的抚着她的秀发,眼中浮现出一丝怜爱之色。

    难怪她对于之前的经历总是讳莫如深,那段日子她所遭受的事情,换做任何人,想来都不愿意轻易提起。

    她的目光略有失神,喃喃道:“后来被妈妈从教坊司买出来,带到庆安府,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这个地方了……”

    李易低着头,轻声问道:“那后来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若卿姐姐在这里。”她偏过头看着李易,说道:“因为你也在这里……”

    李易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在打我的主意了?”

    “谢谢你……”她舒服的靠在李易怀里,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李易诧异道:“谢什么?”

    “就是谢谢你……”

    “光说谢谢,也没有多少诚意……唔……”

    李易的话没有说完,便有两片柔软的唇印了上来。

    ……

    今天的天气不错,就连人的心情都不由的好了起来,忍不住就会想到某些高兴的事情。

    走出杨柳巷,看到马车旁的老方,李易诧异道:“你怎么过来了?”

    “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马车了,猜姑爷肯定在这里。”老方直起了身子,问道:“现在回家吗?”

    “先不回去。”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派人去曾府递上一张帖子,把曾仕春请出来。”

    刚才醉墨也在曾家,有些事情不好多问,但今日既然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开了,有些事情,他自然也不能当做不知道。

    “好,我马上让人去。”老方跳下马车,又回头说了一句:“姑爷,我提醒你一句,今天回去的时候,千万别像刚才那样笑……”

    “哪样?”

    “从杨柳巷子走出来的时候那样。”

    李易挑了挑眉,问道:“为什么?”

    “因为……”老方张了张嘴,又摇头道:“反正姑爷记得我说的话就是了……”

    “莫名其妙。”李易瞥了他一眼,对邋遢老者说道:“去距离曾府最近的那处茶楼。”

    茶楼之中,曾仕春的精神看起来比刚才要好一些,满身的酒气也消散大半,还未坐下,便匆匆问道:“可还有什么要事?”

    李易斟了一杯茶过去,问道:“我想知道,关于醉墨父亲的事情,他当年,到底是牵扯到了什么样的案子里面?”

    曾仕春的动作一顿,伸向茶杯的手又缩了回去,低声道:“他们诬陷他私吞粮饷,延误了战机,是导致和齐国的某场战争落败的重要原因……”

    李易皱了皱眉,问道:“以你的能力,这么多年来,也查不到什么?”

    曾仕春摇了摇头,“知道大哥是被陷害的人有不少,但真正站出来愿意为他平反的,一个都没有,就算是查出来又如何,此案能查到的,也只有当时的户部侍郎,再深究下去,有害无益,况且,时隔这么久,也无从去查了……”

    李易想了想,看着他问道:“当时那户部侍郎呢?”

    “后来因贪腐一事,被举家流放了。”

    “既然是流放,便有迹可循……”

    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循不到了……”

    话说到这里,便不用再说下去了,李易看了曾仕春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查还是要查的,没有查不出的真相,要不然,你今天也不会说出那一番话了。”

    曾仕春默然不语,片刻后才抬起头,看着李易说道:“此事,便拜托你了。”

    “说不上拜托,就算你不拜托,我也是一定要去做的。”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关于这件事情,你掌握的消息肯定比我多,改日请刑部刘侍郎吃顿便饭,这件事情,还得靠他……,另外,关于曾家那宅子……”

    曾仕春摆了摆手,说道:“那宅子,你要就给你吧,曾家已经不是原来的曾家了,留那一座宅子,也没有什么意义,相比而言,醉墨更需要它。”

    李易看着他说道:“距离醉墨生辰还有几个月,我想将曾家老宅当做礼物送给她,十三年前的曾家是什么样子,曾大人应该不会忘记吧?”

    “本官当然不会忘,曾家的一花一草,一木一石,都是……”他看了李易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倒是有心了。”

    “到时候,还要麻烦曾大人。”李易站起身,说道:“公主殿下对曾大人很看重,曾大人平日里还是应该近贤臣,远奸佞,以后必将大有可为……”

    曾仕春自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表情平静的说道:“还请李县侯转告公主殿下,曾某一定不负公主厚望……,另外,此次调任京兆尹一事,多谢李县侯了。”

    “这是公主殿下的意思,与我无关。”李易挥了挥手,向门口走去。

    看着他走出去,身影消失,曾仕春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了一句:“你的意思,不就是公主的意思吗?”

    李易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房门口,瞥了曾仕春一眼,淡淡道:“曾大人,你马上就是京兆尹了,慎言,慎言……”

    曾家那里,暂时算是不用担心了,其他人不说,曾仕春还算是有些良心,醉墨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那毕竟是她的二叔,心里面还是有些寄托的。

    说起来,从曾家回来以后,她好像能更加的放开一些。

    这是一个好的预兆,想到白天那一个吻,李易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

    “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柳二小姐双手抱胸,看着他问道。

    李易正在思考他为什么这么开心柳二小姐才能满意的时候,她忽然上前一步,伸手向他的胸前探去。

    “你干什么?”李易警惕的问道。

    她的手已经收了回去,指间捏着一根乌黑的长发,看着他问道:“谁的头发?”

    “如……”

    李易忽然想到受世子妃邀请,如仪今天一早就出去了,小环自然也跟去了,傲娇萝莉的头发没有这么长,永宁更没有------总不能说是老方的吧?

    而这件事情,暂时还不适合让柳二小姐知道。

    “我不知道啊……”李易脸上露出诧异之色,看着她说道:“要不,你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