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04【会谈】
    翌日。

    共有十二位印度进步作家汇聚在庄园,他们分别是:进步作协主席普列姆昌德、副主席安纳德、秘书长阿利姆、前任秘书长萨加德、孟买作家领袖阿巴斯、海德拉巴作家领袖乌丁……本来收到邀请的作家更多,但由于各种原因缺席了。

    这次并非召开正式会议,而是进步作家领袖们的碰头会。

    聚会地点就在庄园内的草地上,明明有足够的椅子板凳,但每人都席地而坐,面前摆着瓜果盘子。等到用餐时间,则每人面前摆放一扇芭蕉叶,仆人将米饭舀到蕉叶上,再大勺淋上咖喱汤汁。

    小勺子肯定是有的,但只用来添加配料和佐菜,吃饭时人们直接用手抓取。

    手抓饭也就罢了,毕竟是人家的饮食风俗。但为毛要用手把咖喱汁饭捏了又捏,就跟小孩子玩泥巴一样,捏成了饭团再送到嘴边慢慢啃?再配合咖喱饭黄中带黑的颜色,那模样真像是……呕!

    周赫煊看得一阵恶寒,老老实实的用勺子取饭。

    顺便一提,昨晚周赫煊和张乐怡内急,都是跑去庄园外的野地里解决的,偌大的庄园居然连个厕所都没有。当时还有仆人跟着,仆人手里拿着个装水的罐子。

    那罐子里的水当然是用来洗屁股,一般情况下得用左手浇水去洗,最后再顺便洗洗左手。有权有势的可以让仆人代劳,比如昨晚就有仆人想帮周赫煊洗屁股,吓得周赫煊连忙掏纸解决。仆人对此感到很委屈,或许是觉得自己工作没做好,或许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忽视。

    ……

    之前都是互相闲聊扯淡,开始吃饭时才进入正题。

    主持发言的并非印度进步作协主席和秘书长,而是副主席安纳德。此人放下手里捏成团的咖喱饭,挥舞着沾着黄色汁液的右手说:“先生们,马克思曾写文章阐述过印度问题:一切天灾人祸都只能触动印度的表面,而英国则破坏了印度的社会结构。印度人失掉了旧世界,而没有获得一个新世界,我们同自己的全部传统和历史都断绝了关系!”

    众作家都微微摇头,表示赞同这种观点。

    这些人当中,只有一两个是印度共党,但剩下的都倾向或同情共党理论。特别是副主席安纳德,他曾公开表示自己深受马克思影响,还把马克思的作品翻译到印度连载。

    或许大家很难理解,为毛这一大群高种姓资产阶级作家,居然会选择同情甚至加入共党。

    其实很简单,他们都是从英国人那里学来的。30年代,英国人向往苏联,印度人向往英国,苏联的共产主义就这么二倒手的传进了印度,然后用来反抗英国的殖民统治。

    既然是二倒手,自然在内容上有差别。印度人所追捧的共产主义,属于英国人弄出的弱化版,严格说来更类似于改良社会主义。

    暴力革命?呵呵。

    这些印度作家可不敢,他们一边高喊着共产主义口号,一边拥护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安纳德继续说道:“我们进步作家的使命,也是全体印度人的使命,一是破坏性的,即消灭旧的亚洲式的社会,二是建设性的,即在亚洲建立西方式的现代社会!想要打破旧社会,建立新社会,就必须改造思想,就必须更正观念。而思想与观念的更新,就需要通过文学作品的宣传,这就是我们印度进步作家协会必须要做的工作!”

    “啪啪啪啪!”

    作家们用左手拍着右手腕鼓掌。

    主席普列姆昌德赞许道:“安纳德说得很好,也很清晰。我们不能各自为战,必须再次团结起来,扩大我们的影响力。阿利姆,你来讲一下作协的情况。”

    秘书长阿利姆说:“自从召开进步作协第二次代表大会以来,我们已经有三年多没有聚会过了。这三年来,我们的作家被逮捕,我们的杂志社被查封,各地分会也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进步作协的日常工作完全处于停顿。现在事情已经有转机了,英国在《联合国家宣言》里承认让印度独立,但他们拒绝履行诺言,全体印度人都应该站出来谴责。在这种情况下,英国人不可能闹得太过分,而我们进步作协东山再起的机会也来了!”

    周赫煊听得暗暗发笑,这帮印度作家,居然连搞文学宣传都要看英国人脸色,还必须借着国际大势才敢站出来。再看看中国的“左联”,刚成立不久就出现了“左联五烈士”,幸存作家们依旧前赴后继。而英国人只是逮捕作家,查封杂志社,根本就没有杀人。

    跟中国的同行相比,印度作家也太软弱怕事了。

    前任秘书长萨加德笑道:“我也认同阿利姆的说法,如今正是进步作协发展的好时机。我提议,在近期内召开全印度进步作协第三次代表大会,把被破坏的组织都恢复过来!”

    安纳德补充说:“当然,我们不要一味的反对英国,而是要在反对中寻求合作。现在全世界文明国家的主流都是反法西斯,我们应该在印度文学界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这样做,不但有利于工作的进行,而且还能获得英国人的支持。”

    “安纳德先生真是一位智者,我们确实应该举起反法西斯旗帜。”孟买作家领袖阿巴斯赞许道。

    普列姆昌德突然问周赫煊:“周先生,你是‘国际反法斯西同盟’的发起人之一,你对此有什么良好的建议吗?”

    “国际反法西斯同盟”早已扩散到全世界,在美国、英国和中国尤为突出,全球总会员已经超过了20万人。但这个组织非常松散,大部分的分会都沦为读书会,也就只剩下学习、讨论、宣传、捐赠、国际支援等功能。

    周赫煊身为“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的会长,唯一的作用就是通过会刊《非攻》宣传抗战、鼓动参军和筹集捐款。各地会员一盘散沙,根本没有组织度可言,甚至大家都没把这当成一个正经的团体组织。

    周赫煊说:“在印度进步作家协会建立反法西斯战线,我是非常赞成的。法西斯是全人类的公敌,在轴心国的计划当中,德国向北、向西和向东扩张,意大利向南、向东扩张,日本则向东、向南扩张。他们的目标是要在占领整个亚欧非大陆,而印度也在法西斯的扩张范围当中。英国人只是殖民而已,法西斯国家则更加残暴,他们会公然抢走诸位的一切财富。德国对犹太人的屠杀,日本制造的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惨剧有可能在印度上演。”

    “周先生说得很不错,法西斯就是魔鬼!”萨加德附和道。

    周赫煊继续说:“所以,印度人民不要对日本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他们是来解放印度的。现在,缅甸境内的一部分印度残兵,已经在日本的支持下组成了军队,他们帮着日本人攻击英军。这是极其错误的,如果说英国人是强盗,那么日本人就是恶魔。各位印度作家朋友,你们一定要写文章宣传,别让印度人做了魔鬼的帮凶。”

    在场的作家们纷纷点头,他们属于新兴资产阶级代表,反对英国只是想争取更多权益。法西斯就太可怕了,说不定哪天直接屠杀抢掠,还不如老老实实被英国殖民呢。

    周赫煊又说:“为了加强中印两国作家的沟通学习,我建议印度进步作协和中国文联能多多交流。我以中国文联荣誉理事的身份,邀请印度作家朋友前往中国访问。”

    “我愿意前往中国!”安纳德举手道。

    安纳德确实是访问中国的最佳人选,他是印度进步作协的发起人和副主席,身份高又事务不多。搭飞机去中国交流一番,回印度刚好参加第三次代表大会,能学到中国进步作家的很多斗争经验。

    周赫煊完全没有料到,安纳德此次中国之行,让他直接从亲共分子变成了印度共党。他只在重庆逗留了两个月,就彻底成为太祖的崇拜者,后来更是在印度农村建立起毛派游击队。

    也因为周赫煊的这次邀请,使得中国文联和印度进步作协加强了往来,双方到60年代初都保持着关系亲密。直到80年代,两国文坛重新恢复联系之后,周赫煊又被誉为“中印两国文学交流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