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07【学校】
    重庆,周公馆。

    清晨。

    傅淑云穿着练功服来到花园空地里,此处已经站了五个小孩。分别是12岁的周维烈,9岁的周硕明和周扬舲。另外还有孙永浩6岁的长子孙继宗,朱国桢6岁的三女儿朱梅玲。

    “依高矮顺序,排队站好!”傅淑云手执教鞭喊道。

    这位女武术家在本书中有过出场,是远赴柏林奥运会表演的武术队员之一,擅长绵拳和八卦连环腿,还在第六届国术比赛中荣获女子器械冠军。

    傅淑云是朱国桢建议聘请的武术老师,专门给孩子们传授绵拳。这门武艺适合女孩子练,在活动筋骨方面效果突出,比形意拳、八卦掌等拳法更适合锻炼小孩儿身体。

    基本动作早在放寒假时就教会了,现在周赫煊的三个儿子主练套路,也即是被普通人称为花架子的玩意儿。孙永浩的儿子和朱国桢的女儿则需继续练基本功,他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武术家,至少也是武术运动员。

    “哈!”

    “哈!”

    周硕明和周扬舲兄弟俩练得很起劲,周维烈却颇感无聊,出拳踢腿都各种走样。

    “啪!”

    傅淑云使用教鞭抽在周维烈的身上,板着脸说:“维烈同学,请专心一点!”

    “嘻嘻!”周硕明和周扬舲抿嘴偷笑,对于哥哥吃瘪他们是喜闻乐见的。

    周维烈揉揉被打疼的肩膀,瞟了眼正在大榕树下学艺的姐姐和妹妹,心中对老爹怨念无比。凭什么周灵均和周纯熙就可以学乐器,而他只能傻乎乎的学打拳?

    好不容易挨完了锻炼时间,周维烈立即抄起书包往码头跑,身后缀着好几个跟屁虫。

    周灵均和周纯熙姐妹俩,则提着书包慢悠悠而行,嘴里哼着前几天师父新教的爱国小曲儿。

    去年夏天,周赫煊死活不让儿子再跳级,但终究还是跳了,因为儿子的做法让他无话可说——周维烈只用了七个月时间补习,就在去年底的期末考试中,将国文、英语、历史、地理、动植物等学科的平均分提高到80以上。

    只能说,学霸终归是学霸,偏科什么的都不存在,只是他们没兴趣认真钻研而已。

    当年爱因斯坦考大学也落榜了,就是因为文科成绩太差,只好跑到一所中学去复读。他为了面子,还给远在异地的家人说上了大学预科班,然后用一年时间轻轻松松把文科成绩追上来。

    小江轮划着水波前行,冲破熹微晨光,远处是冉冉升起的朝阳。

    周灵均已经13岁了,在南开中学读初中二年级;周硕明、周扬舲、周纯熙、孙继宗和朱梅玲都还在读小学,读的是重庆南开临时小学校。

    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小江轮终于抵达沙坪坝码头。

    在途中,只有周维烈认认真真看书,周灵均则带着妹妹纯熙画画取乐,其他孩子要么嬉戏要么补觉。船还没在岸边停稳当,周维烈就挎着书包跳下去,一溜烟的跑个没影儿。

    南开系统不管大学小学中学,都是私立学校,能在这里读书的孩子,家里至少也有小康水平。

    一位老师站在校门口守着,那些嬉笑打闹的学生立即变乖,恭恭敬敬地鞠躬问候:“先生,早上好!”

    周维烈也停下来,随口喊了句“先生好”,然后继续撒腿跑进校门。

    “周维烈,站住!”那个老师吼道。

    “怎么了?”周维烈稀里糊涂转身。

    那老师数落说:“你看你,衣衫不整,书包也歪着,哪有学生的样子?赶紧过来整理衣冠!”

    南开学校的各个重要通道都有大镜子,校门口就立了一面。

    周维烈只好老老实实走回来,对着镜子整理衣服和书包,转身问道:“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那老师黑着脸说:“别以为你是个神童,就可以不守校规校纪,罚你在这里背十遍《镜箴》,什么时候背完就什么时候入校!”

    周维烈翻了翻白眼,立正背诵道:“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钮必结。头容正,肩容平,胸容宽……”

    那老师等周维烈把十遍《镜箴》背完,才换上一副笑脸,语重心长地说:“维烈同学,作为一个学生,作为一个中国人,平时不仅要努力学习知识,还要养成良好的习惯和品德。你在南开中学还不到两年,就已经被我抓到六次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约束自己。知道了吗?”

    “知道了,今天是我忘了把书包背好。”周维烈低头认错,心里却满不在乎。

    那老师又说:“令尊周先生的新作争议颇大,你知道他创作这本小说有什么深意吗?”

    “先生说的是《小王子》?”周维烈问。

    那老师点头道:“就是《小王子》。”

    周维烈笑道:“那是篇童话故事,好几年前就写出来了,用来哄我们兄弟姊妹晚上睡觉的。而且故事写得特别幼稚,我都不喜欢听,他还非要念个不停。不过催眠的效果很好,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那老师感慨道:“你呀,还是年龄太小了,听不出故事背后的情感,白费了令尊的一片苦心。去吧,去吧,快去教室晨读。”

    “先生,那我走了。”周维烈弯腰鞠躬,然后跑得飞起。

    这小子在跳级后已经读高三了,再过几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他刚走进教室,班上的其他同学就纷纷打招呼:“周公子早啊!”

    所谓的“周公子”,自然是调侃之语,甚至带着几分对班上小弟弟的溺爱。

    周维烈在读书中的时候,还经常被同学孤立排挤,青春期少年不懂事嘛。但高中的学生就成熟多了,并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最多只是感到好奇而已。

    南开中学的达官贵人之后很多,像冯玉祥的女儿就正在读高二,小维烈跳级前还跟她是同桌呢。

    “维烈,你快过来帮我看看,这道微分方程我到底哪里出错了?”如今的同桌楼南泉招手道。

    周维烈立即凑过去,扔掉书包就跟楼南泉一起研究微分方程。

    这位同桌也是个大学霸,外公是东京工业大学的物理博士,外婆是早稻田大学的艺术硕士,父母亦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从小就打下了学习基础,高中没毕业能就已经自学高数了——未来的中科院学部委员(终身荣誉,相当于院士)。

    周维烈正在和楼南泉讨论数学问题呢,前排的女同学陆婉珍突然回头,手里拿着一本《小王子》说:“周小弟,能让你爸爸在书上签个名吗?”

    “我爸去了印度,还没回国。”周维烈头也不抬,继续做题。

    “哦,”陆婉珍有些失望,又说道,“等周叔叔回了重庆,你帮我把书带去签名好吗?”

    “没问题。”周维烈满口答应。

    “那太谢谢你了,中午请你吃好吃的!”陆婉珍高兴地说。

    私立学校的学生嘛,家境肯定不一般。陆婉珍的父亲是留日归国的企业家,母亲也是师范毕业的进步女性。嗯,她本人也是个学霸,未来担任石油工业部炼制研究所总工程师,又一位中科院院士。

    未来的女院士就快高中毕业了,她一点也不担心高考落榜,反而优哉游哉的看起了《小王子》。

    等到上午放学之前,周维烈已经被十六个同学找上,甚至隔壁班的也跑来请他回家要签名。周维烈对此已经习惯了,每次老爸有新书出版,必然会出现一堆求签名的同学。

    吃过午饭,周维烈正趴桌上睡午觉,却听到一帮同学争论起来。

    “哼,这些人真坏!《小王子》明明写得那么好,居然在报纸上骂周先生不知亡国恨。”

    “本来就是不知亡国恨,现在国难当头之际,人人都写抗战文学,周先生偏有闲心写童话故事。”

    “童话故事怎么了?书中表达的是真善美,又没教人学坏。”

    “不写抗战文学就是不爱国!”

    “谁说周先生不爱国?周先生如果不爱国,日本人为什么要刺杀他?你那么爱国,日本人怎么不来刺杀你!”

    “强词夺理!”

    “本来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