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11【小丑】
    《屈原》不出意外的被禁演了,而且被禁的方式很奇怪。

    抗战期间,有个叫“中央图书杂志审查委员会”的机构,专门负责对图书、报刊、杂志、戏剧、歌曲、广播等内容进行审查。话剧《屈原》是审不出毛病的,即便所有人都知道这部剧在攻击国民政府,但逐字逐句的推敲也找不到一处违规。

    于是,图书审查委员会就派出特务,听说哪里要上演《屈原》,那些特务就去警告当地管理部门和剧院老板。

    这算禁演还是不禁演?

    同时,国党控制下的媒体,开始疯狂批评攻击《屈原》,认为这部话剧“大成问题”、“鼓吹爆炸”、“不利精诚团结”。一些国党御用文人,干脆直接对屈原进行抹黑,把屈原塑造成一个弄臣倡优。

    五月初的某天,周公馆来了位不速之客——中央图书杂志审查委员会副主任潘公展。

    此人脸型瘦削,戴着眼镜,西装革履,人模狗样。他抱拳笑道:“周先生,近日拜读大作,在下深感佩服,特来登门求亲笔签名!”

    “潘主任客气了。”周赫煊笑呵呵说,他才不信这人是来要签名的。

    两人寒暄一番,周赫煊随手签了个名。

    潘公展收起那本《小王子》说:“周先生是史学界泰斗,对先秦历史想必很有研究吧?”

    “略知一二。”周赫煊道。

    潘公展笑道:“周先生太谦虚了。你对屈原怎么看?”

    周赫煊说:“千秋文宗,爱国先贤。”

    潘公展摇头道:“屈原确实是千秋文宗,但爱国恐怕就不好说了。楚国只是中国的一部分,屈原的爱国是狭隘的爱国。放到现在,他就像是地方军阀的幕僚,不识时务,愚不可及。周先生觉得呢?”

    “恕我不敢苟同。”周赫煊冷笑道。

    潘公展道:“这不是我的个人见解,而是文学界和史学界的共同看法。”

    周赫煊懒得绕弯子,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潘公展拿出一副字画,说道:“此为清代画界第一人袁江的《汉宫秋月图》,权做润笔费,希望周先生能写一篇《屈原小传》。”

    “恐怕是让我写《屈原小人传》吧,你们图书审查委员会够阔气的。”周赫煊挑眉笑道。

    “还请周先生配合,”潘公展诉苦水道,“实不相瞒,蒋总裁对话剧《屈原》非常不满。周先生是总裁身边的红人,也该为总裁分忧解愁,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周赫煊翘起二郎腿喝茶,撇着碗盖说:“张道藩让你来的?”

    潘公展道:“张主任确实布置了任务,但找周先生帮忙是我自作主张。”

    “你滚吧。”周赫煊把茶碗放下。

    “啊?”潘公展有些懵逼。

    “你听不懂中国话?”周赫煊指着门口,用英语说道,“get out!”

    潘公展终于回过神来,气得脸红脖子粗,愤然而起说:“周先生,这可是为蒋总裁分忧,你别不知好歹!”

    “你也有资格威胁我?呵呵,”周赫煊冷笑一声,把那副字画收起来说,“既然是为蒋总裁分忧,那我现在就去找他,当面问问屈原是不是弄臣小人!蒋总裁若是敢亲口说屈原是小人,不是爱国英雄,那我马上就帮你写文章!来人,备船,去云岫楼!”

    “别,别,周先生,我告辞了!”潘公展吓得脸色煞白,连那副《汉宫秋月图》都不敢拿回去,分分钟就从周公馆消失。

    国党的文化宣传人员简直就是草包,居然试图抹黑屈原而压制话剧影响力,这等于公然和整个社会站在对立面。

    然而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不仅周赫煊被邀请写抹黑文章,就连远在昆明的闻一多都收到了润笔费,李庄那边史语所的学者同样如此。然而,除了趋炎附势的无耻文人以外,哪个正经的文学家、史学家敢跳出来颠倒黑白说屈原坏话?

    历史上,今年黑屈原黑得最狠的是孙次舟。此人也在西南联大当教授,还是个资深考古学家。他各种引经据典进行研究探讨,最后得出结论:屈原是弄臣,屈原在战国的地位类似于倡优,屈原和楚王是同性恋,屈原投江是因为楚王移情别恋而因妒生恨。

    孙次舟那篇文章立即引起学术界围攻,他自己扛不住,就把闻一多也拉进坑里,还说什么闻一多也是赞同这种观点的。

    闻一多连忙写文章否认,顺便把孙次舟骂得狗血淋头。

    孙次舟本来在民国史学界也是能排得上号的,对先秦历史有着比较深入的研究。但就因为这次无端抹黑屈原,他从此被学术同僚所厌弃,在学术上没有任何新的成果,甚至他后来捐给川大图书馆的文稿都被当成废品卖了——其实这些文稿颇具研究价值。

    这人啊,有时候走错一步,就能毁掉一生。

    “好久没见你发这么大脾气了,怎么回事?”张乐怡微笑着走来。

    周赫煊把玩着那副《汉宫秋月图》说:“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不必管他。”

    张乐怡说:“那人不会报复吧?”

    周赫煊笑道:“咬人的狗不叫,潘公展只是一条惯会汪汪大叫的狗。别看他在文章里谁都骂,动辄扣大帽子,但现实中他连杀只鸡都不敢。跟这种人打交道,别讲道理,用拳头就可以了。”

    “你呀,又得意忘形。”张乐怡忍不住笑起来。

    周赫煊握住她的手说:“这几个月别出门了,当心遇到空袭,跑警报动了胎气。”

    张乐怡又怀孕了,反倒是阮玲玉、马珏和崔慧茀一直没有动静。

    “我知道,”张乐怡收起笑容,正色道,“这个月维烈就高中毕业了,让他读哪所大学更合适?我想把他送去美国留学,但又担心他年龄太小不习惯。”

    民国时候的高中毕业考试,基本上在五月份进行。留给学生一个半月的时间,用来跋山涉水前往心仪大学所在的考区报名,七月初才会参加正式的高考。

    周赫煊想了想说:“去西南联大吧,维烈喜欢数学,西南联大有个叫华罗庚的教授非常厉害。”

    “昆明太乱了,不太合适。”张乐怡担忧道。

    昆明确实乱,随着日寇的进攻加剧,西南联大前年就在考虑再次搬迁。

    周赫煊说:“让他去锻炼一下也好,别太娇生惯养了。”

    张乐怡说:“我不同意。要么送他去美国留学,要么就在重庆读中央大学。”

    “这事我说了算。”周赫煊拍板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