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13【面试】
    昆明四季如春不假,就是雨季太长了。

    陈梦家撑着雨伞走进阅卷室,跟朱自清等人点头打了招呼,便坐下等着工作人员把试卷拿来。

    校工提着竹篮而来,在每位阅卷老师的桌上放了一个煮鸡蛋,说道:“先生们辛苦了,这几天每人一个鸡蛋补身体。”

    “这可是好东西,你们西南联大待遇真不错。”一个来自云南大学的阅卷老师笑道。

    罗常培苦笑道:“免费发鸡蛋有什么用?工资就那么一点,还没你们云大发得利索,改天我也该去开荒种菜了。”

    朱自清道:“不管如何,还是多亏了明诚,他那个科学养鸡技术确实利国利民。至少孩子们每周都能吃上鸡蛋,不必跟我们一起顿顿吃糠咽菜。”

    陈梦家说:“等抗战胜利了,我就去重庆周公馆,狠狠打一打周大资本家的秋风。”

    “同去,同去,把这几年没吃的肉都补回来!”

    众人附和着,哈哈大笑。

    在一片笑声中,试卷很快拿来了。这间阅卷室专门批改大后方国文卷,左边几个老师批文法组试卷,右边几个老师批理工组试卷。

    统共只有三道题,一道作文,两道文言文和白话文互相翻译,这对阅卷老师而言非常轻松。

    大概快到中午的时候,陈梦家终于批改到周维烈的试卷。

    首先看卷面,通篇行楷,书法还算凑合。但有几处涂改,卷面不整洁,这是个扣分项。

    作文立意不错,可惜文笔浅白,毫无典故运用,也没有什么特殊文法,只能给个及格分。

    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意思都对了,但欠工欠整,也只有个及格分。

    至于白话文翻译成文言文,直接把陈梦家看得皱起了眉头,大笔一挥就将这道题的分数扣了大半。

    陈梦家只用了几分钟就把这张试卷批阅完毕,他不知道这是老朋友的儿子的试卷,只给了可怜兮兮的53分……

    而在隔壁的阅卷室里,华罗庚正在批改大后方理科组的数学。他这次也参与了出题,而且出的是最后一道大题,难度高得让那些考生直吐血。

    整个上午,华罗庚只发现有一个考生正确完整答题。

    到了下午,某张试卷让华罗庚眼前一亮,最后的大题不但答对了,而且还用的是微积分。华罗庚非常高兴的在卷首写下100分字样,然后起身对其他老师说:“这张卷子答得最好,大家快过来欣赏一下。”

    杨武之(杨振宁的父亲)凑过来一看:“有点意思,等拆卷的时候把他名字记下来。”

    ……

    周维烈整天住在旅店也不嫌无聊,反正他随身携带有自学书籍,几天时间一晃而过。

    公布成绩那天,孙永浩又带着他去西南联大,拿到分数说:“少爷,你考了392分,这个成绩怎么样?”

    “应该过了。”周维烈说。

    七科总分600,周维烈的392分只能算勉强,超过500分的猛人也是有许多的。但这个成绩肯定能过西南联大的分数线,可惜物理和化学只能选其中一科来考,否则光是数理化他就能拿290分以上。

    抗战时期的录取分数线划分很有些问题,取全国中数和地区中数,再计算偏差值来酌情增减。

    一般情况下,过档线在300分左右,额外条件是语文、数学和英语不能为零分。像罗家伦那种数学零分还能读北大的,是绝对不可能再出现了,这人如今还在当中央大学的校长呢。

    当然,过了西南联大的分数线,并不意味着能够被录取。

    周维烈刚刚经历过的考试不叫高考,而叫入学初试,或者叫入学笔试,接下来还有一场面试。那些450分以上的猛人都能直接录取,但剩下的就要进行面试了。

    周维烈在教室外面苦苦等候,旁边许多学生趴在门口偷看。

    一人拍着周维烈的肩膀道:“小兄弟,我叫王宓,从贵州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周维烈,重庆来的。”周维烈道。

    “那你可够远的,路不好走吧。”王宓惊讶说。

    周维烈道:“还行。”

    王宓又说:“我考了416,你考了多少?”

    周维烈道:“392。”

    王宓叹气道:“今年数学和化学的最后一道题太难了,你也是在这上面丢分的吧?”

    周维烈说:“我没考化学,我选考了物理。”

    “那你运气好,听说今年的物理题很简单,早知道我也选物理了。”王宓连连摇头。

    “没事的,都已经过线了。”周维烈安慰道。

    王宓提醒道:“我的分数还好说,毕竟已经过了400分。但你可有些悬,西南联大录取分很高的,他们可能会把你推荐去云南大学。”

    “或许吧。”周维烈毫不担心,就算今年无法录取,大不了明年再考就是,他才不愿意去那个什么云南大学。

    王宓说:“我的理想是做一个伟大的化学家,为中国的化工领域贡献力量。等哪天我研究出超级炸药,保证把小日本儿都炸上天。你呢,你的理想是什么?”

    “研究数学。”周维烈道。

    “那可难了,而且数学家不吃香,对国家的作用有限。”王宓说。

    周维烈道:“不一定。”

    王宓点头说:“也对,数学是所有自然科学的基础。”

    这家伙就是个话唠,眼睛一边朝里面瞟,一边跟周维烈说话,天南地北没边儿神侃,足足聊了两个钟头不带重样的。

    终于,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周维烈!”

    周维烈走进教室,朝着五位面试官鞠躬敬礼,说道:“老师好,我叫周维烈,来自重庆。”

    理工组的面试教室有好几个,这个教室里的五位面试官,分别是算学系的江(和谐)泽涵,物理系的叶企孙,化学系的杨石先,生物系的陈桢,地质地理气象系的赵九章。

    江(和谐)泽涵低头看着周维烈的档案和分数资料,低声说:“这个学生是昆明考区仅有的三个数学满分之一,而且只有12岁,可谓天才儿童。大家随便提几个问题就可以了,别给他难堪,毕竟人家年龄还太小。”

    杨石先笑道:“别说数学满分,就算他数学刚刚及格,也是肯定要招进学校的。12岁就能考392分,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陈桢说:“也别太惯着,得敲打敲打,防止出现伤仲永。”

    “应该的,不能让他得意忘形。”赵九章说。

    几人低声议论的时候,叶企孙使劲憋笑,突然开口道:“周维烈同学,令尊最近还好吗?”

    周维烈愣了愣,回答说:“身体健康,能吃能喝,多谢老师挂念。”

    杨石先偏头问叶企孙:“老叶,你认识这孩子?”

    叶企孙哈哈大笑:“他是周明诚家的公子,三岁的时候我在天津周公馆见过一次。刚开始我还不确定,但看到真人就对得上了,隐约还能认出点小时候的模样。你们看他是不是长得像明诚?”

    “周先生的儿子?真是虎父无犬子啊!”江(和谐)泽涵惊讶的扶了扶眼镜。他当年也是周赫煊的书迷,在哈佛留学的时候,经常跟梁思成等人一起讨论《大国崛起》。

    面试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杨石先逗趣道:“这拿人手的手软,吃人的嘴短。西南联大在周先生那里又拿又吃,他儿子来报考,这是不招都得招啊。”

    “为了每个星期的鸡蛋,我认为应该通过。”陈桢也笑着说。

    周维烈涨红了脸,突然大声说道:“几位老师,我是以周维烈的身份报考西南联大,跟我的父亲没有一点关系,请你们给予我基本的尊重!如果西南联大就是这样的学校,那么不读也罢,告辞了!”

    周维烈说完转身就走,叶企孙连忙阻拦:“等一下!”

    “还有什么要说的?”周维烈问。

    叶企孙这位清华物理系的创建者,突然弯腰鞠躬,诚恳地说:“周维烈同学,刚才是我们失言了。入学面试有入学面试的规矩,我们刚才的做法是错误的,也是对面试者的侮辱,在此我必须向你道歉。”

    “对对对,公是公,私是私,不能混为一谈。周同学给我们上了一课啊!”杨石先也起身鞠躬,其他三人纷纷站起来。

    门外等待面试的那些学生都看傻了,入学面试官集体向学生鞠躬,这场面简直无法想象。

    周维烈还没正式入学,他在西南联大就已经出名了……12岁的天才少年,周赫煊的儿子,当面迫使教授们道歉,随便哪一点都够让师生们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