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21【灾情的背后】
    宋美龄为在场的三位客人递烟,自己也点了一根抽上,这个举动让常凯申眉头微皱。她却不以为意,问道:“美国人对中国的抗日有什么看法?”

    迈克·考尔斯:“多亏了周先生和胡适先生在美国的宣传,美国人民对中国抗战报以同情和支持的态度。”

    “我是问美国的官员和商人,他们有什么看法?”宋美龄道。

    威尔基笑道:“商人只在乎利益,而官员则为选票服务。”

    宋美龄道:“也就是说,美国的官员和商人并不在乎中国抗战,只在乎他们的利益是否受损?”

    “是的,大部分美国官员和商人,对亚洲的战事并不关心,他们的着眼点在欧洲,”威尔基笑着说,“蒋夫人如何想改变这种现状,我认为你应该亲自前往美国,以中国第一夫人的身份在国会进行演讲。”

    “我可以吗?”宋美龄心里没谱。

    威尔基说:“当然可以,我想罗斯福总统也会支持的。”

    宋美龄的访美之旅就是这样促成的,等她明年在美国国会进行演讲后,立即赢得巨大的国际声望。当然,迎来的还有她和威尔基的绯闻,这事儿闹得美国家喻户晓,气得宋美龄把一堆报纸告上法庭,官司打了好多年才庭外和解。

    在美国政客的眼中,宋美龄妩媚聪明、令人着迷,有着东方女性的一切优点。

    不过罗斯福的妻子对宋美龄印象不太好,据她回忆说:“刘易斯(工会领袖)当时正在闹事,富兰克林(罗斯福)请教蒋夫人:在中国,你们会怎么对付刘易斯这样的人?蒋夫人没有说话,但用美丽的小手安静地划过她的喉部。”

    这让罗斯福的妻子感觉很残忍,甚至于毛骨悚然。

    跟威尔基聊了一阵访美事宜,宋美龄才用中文向常凯申转述,并征求丈夫的意见。

    常凯申略作考虑,便点头同意道:“这是好事,可以去一趟。”

    宋美龄立即对威尔基说:“我愿意去美国访问,请威尔基先生帮忙联系罗斯福总统。”

    “当然,我会安排妥当的。”威尔基说。

    众人一直聊到傍晚,宋美龄又留大家吃晚饭,中间还跑了一次防空洞。

    到了晚上九点多,两个美国佬告辞离开,常凯申才把周赫煊叫到书房,问道:“明诚找我有什么事?”

    周赫煊把二十多张灾情照片放到书桌上:“关于河南灾荒的事情。”

    常凯申笑道:“河南灾荒纯属造谣,明诚别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骗了。”

    周赫煊说:“《大公报》在河南是有记者的,而且不止一个记者,那些记者都说河南有大灾,灾情还非常严重!”

    “记者为了搏名,难免夸大其词,”常凯申说,“河南有灾我是知道的,但只是小灾。上个月我就勒令李培基赈灾了,还成立了河南救灾委员会,而且中央还减少了河南的军粮配额,此刻救灾粮已经开始从陕西往河南运了。”

    历史上,1942年河南大饥荒确实是从9月就开始赈灾的。但地方官员怕吃挂落,各种瞒报灾情,导致中央政府根本没有足够重视。

    直至10月底,前一章找周赫煊帮忙的那个郭仲隗彻底爆发,在国民参政会上拿出榆树皮、观音土、雁粪等灾民所吃的食物,又哭又骂又哀求,终于把事情闹大了。

    老蒋连续向河南拨发了三次赈灾款,但贪墨克扣现象太严重,地方官员依旧捂着灾情不上报,灾情依旧在持续并且不断扩大。

    到了1943年,河南大灾荒登上了《时代》周刊,这让正在美国访问的宋美龄羞怒交加,河南的救灾行动才真正步入正轨。

    周赫煊叹气道:“委员长,你被李培基骗了。”

    “他还没有那个胆子!”常凯申说。

    周赫煊道:“就是因为他胆子小,才会骗你的,你回忆一下他是在什么情况下给你汇报灾情的?”

    常凯申立即陷入了回忆,表情有些阴沉不定。

    从1942年夏天开始,常凯申就下令打土豪征粮食。他对那些大地主也是深恶痛绝的,认为不管是征兵还是征粮,大多数仍旧是贫寒人家居多。而富绅地主反而设法躲避,串联保甲长不肯应征。

    于是老蒋在西安军事会议上,不断强调要对富绅地主加大控制力度,同时把河南军粮问题列为重要讨论议题,顺便把征粮不利的河南省主席李培基臭骂一顿。

    李培基胆子小,害怕被摘掉乌纱帽。本来想上报灾情的他,在受到老蒋斥责后,立即矢口否认河南有大灾,并保证足额完成河南的征粮任务。

    正因如此,河南的军事将领和富绅虽然不断报灾,但都被常凯申认为是小题大做,甚至有借机躲避征粮的嫌疑。毕竟这年头的中国年年有灾,哪年没有反而是个稀罕事儿。

    接着又是多家报纸开始报道灾情,常凯申也意识到可能真有灾,但并不认为是大灾。他还找了何应钦闻询情况,何应钦又联系省主席李培基,李培基从头到尾都在否认,而且继续保证完成征粮任务。

    这里咱们必须为常凯申洗一洗了,后世说政府不救灾还征粮,大都引用自冯玉祥的回忆录:“河南大喊饿死人无数,就在这样惨痛之下,常凯申还叫河南征粮。河南主席没有办法,向常凯申说:‘旱灾太厉害。’常凯申把桌子一拍,就大骂起来:‘一点廉耻都没有,一点人格都没有,就是胡造谣言。我知道河南全省都是好收成,而你偏说有旱灾!”

    冯玉祥这段话纯属胡说八道,而且是在新中国建立后说的,属于政治正确。

    河南省主席李培基不但没说“旱灾太厉害”,反而是瞒报灾情最积极那个,也是征粮征得最积极那个,一切只为完成老蒋布置的任务。

    老蒋这次是真被地方官员给骗了,或者说他宁愿相信河南收成很好,对将领和士绅上报的灾情选择性忽视。

    周赫煊说:“《大公报》记者从河南发回来的详细灾情,已经快寄回重庆了。从他们的电报内容来看,今年河南灾荒可能并不亚于36年的四川大灾,而且受战事影响,危害比四川大灾更严重。河南的征粮任务必须马上停止,否则还可能影响到中原战局。”

    “你尽快把记者从河南发回来的消息汇总给我,《大公报》明天可以复刊,但暂时不准报道灾况。”

    常凯申说完就把周赫煊打发走,然后又立即打电话叫来何应钦,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说:“马上派专员去河南调查,不得有半点延误和瞒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