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27【周先生的明史初探】
    说起来很稀奇,《非攻》被停刊居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无数同行和读者对此早有预料,因为《人市》实在写得太黑暗了,而且毫不掩饰地谴责中央的军粮征购政策。于是没人站出来为周赫煊讨公道,求仁得仁而已,大家只是感慨以后不能再订购《非攻》了。

    《非攻》是战前创办的,周赫煊在这份杂志上撰写了近200篇评论文章。特别是对国际形势的分析,以及对日本政策的解读,属于近年来国人了解世界的首选资料,甚至老蒋侍从室还专门建立了相关研究小组。

    现在《非攻》不能再办下去,让无数读者失望之极。

    但周赫煊的那篇小说《人市》,由于写得极度尖锐,让人们对河南灾情的关注更上一层楼。各报纷纷派记者前往河南不说,民间团体也积极响应,西南各省的老百姓饿着肚子向河南捐款捐物。

    河南救灾委员会也顶不住舆论压力,开始全速远转起来——至少表面上他们在全力赈灾。而陕西和河南边界的驻军,也不再拦截逃荒灾民,这让陕西省府官员天天臭骂周赫煊多事儿。

    多事的周赫煊,被禁足了。

    周公馆的两道大门,全天候都有卫兵看守。这些士兵来头不小,属于老蒋的外卫,就是平时负责帮老蒋看门开道的那些。

    只要周赫煊跨出自家大门,就会被卫兵拦住,然后非常恭敬的把他请回去。在周赫煊打了好几通骚扰电话后,老蒋终于松口,开恩允许周赫煊到江边去钓鱼。

    对于老蒋布置的读史任务,周赫煊也在认真执行,并且在1943年春节发表了第一篇相关论文:《沈万三之死——明史探疑》。

    这天,常凯申刚刚看完前线战报,侍从秘书突然拿着论文进来说:“总座,这是周先生派人送来的读史心得。”

    常凯申一看标题就发火了,骂道:“混账,我让他了解东林党之祸,他却给我研究沈万三之死!”

    侍从秘书静立一旁,不敢言语。

    常凯申问:“这篇文章你看了吗?”

    侍从秘书说:“看过了。”

    常凯申又问:“周明诚认为沈万三是怎么死的?”

    “没说。”侍从秘书道。

    “那他还写什么沈万三之死?”常凯申颇为无语。

    侍从秘书道:“周先生认为《明史》关于沈万三的内容是胡乱编造的,朱元璋根本没有流放过沈万三。”

    自晚清以来,《明史》属于中国史学界的重点研究对象,而且往往还跟革命联系到一起。既然要推翻满清暴政,那么就必须证明满清的非正义性,从而就要为朱家皇室正名。

    一直到抗战期间,《明史》依旧是热门学问。

    国统区的史学家研究《明史》,是总结明亡的教训。中华民国就如大明王朝,而日本侵略则如满清入关,以史为鉴,告诫国民政府如何修政爱民、如何抵御外寇。比如抗战之初,史学家们就以南明内讧为例子,呼吁应该同仇敌忾、一致抗日才能保卫国家。

    而沦陷区的史学家,则各种讴歌明末的民族英雄,靠打擦边球来表达自己的爱国热情。

    当然,由于常凯申属于王阳明的信徒,此时也有一大堆专门研究弘治、正德两朝的明史学家。

    整个民国年间,明史研究著作浩如烟海。后世网友痛批东林党、质疑袁崇焕的论调,早在那个时候就有了,只不过袁崇焕依旧被认为是民族英雄,而东林党则变得臭名昭著。

    常凯申也是喜欢读史书的,特别是《明史》,毕竟他崇拜王阳明嘛。

    怒气消散之后,常凯申立即翻阅周赫煊的论文,居然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据《明史·后妃传》记载:“吴兴富民沈秀者,助筑都城三之一,又请犒军。帝怒曰:‘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后谏曰:‘妾闻法者,诛不法也,非以诛不祥……不详之民,天将灾之,陛下何诛焉!’乃释秀,戍云南。”

    这就是关于沈万三那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来源,因为沈万三出钱修建了三分之一的城墙,还想要出钱犒劳军队,立即引起了朱元璋的忌惮。朱元璋本来想杀沈万三,遭马皇后一通劝谏,终于改为把沈万三流放云南。

    民间还附会出各种野史,比如什么聚宝盆啊,又比如沈万三在云南得道成仙啊,甚至在康熙年间还有人自称见到了沈万三。

    然而,周赫煊在文章里说,他收藏了一本乾隆年刻的《吴江县志》。据这本县志记载,沈万三在张士诚治下就已经死了,根本就不挨朱元璋的边儿,更不可能出钱帮朱元璋修城墙。

    《吴江县志》的史料来源是《吴江志》,而《吴江志》的编撰者又是沈万三的儿女亲家,几乎没有说谎的可能性。

    也即是说,沈万三是元朝人,生于元朝,死于元朝,跟大明朝没关系。他活着的时候,朱元璋也还没占领吴江。他所生活的地方由张士诚占据,而张士诚又跟朱元璋是死对头。若沈万三出钱帮朱元璋修城墙,那都不用朱元璋把他流放云南,他全家早就被张士诚给砍了。

    《吴江县志》在引用《吴江志》史料的时候,清朝的《明史》已经编完了。县志编撰者不敢推翻《明史》,更怕担麻烦,特地在后面注明详细情况,并说史料有误差,我也搞不清谁对谁错,只是引用前人资料而已。

    由此,周赫煊对《明史》的可信度提出质疑。《明史》的“马皇后传”都弄虚作假,谁知其他地方没假呢?接着周赫煊又引用《明实录》的资料,和《明史》进行前后对比,找出了多处恶意丑化明朝皇帝的内容。

    最扯淡的是关于朱厚照的记载,在《明实录》中,朱厚照英明神武、能征善战,对真正能干实事的大臣敬重有加,对大部分尸位素餐的官僚不屑一顾。而到了清朝编撰的《明史》中,朱厚照宠信奸宦,荒诞不羁,简直就是一等一的昏君。

    周赫煊交给常凯申的论文是特别加料版,他把老蒋比作明朝皇帝,虽然励精图治,却被一群贪官污吏所蒙蔽。还引用晚明赈灾的例子,来对比今日河南赈灾之贪污,希望老蒋能够严惩犯事官员。

    当然,对外刊载的论文没有这一段,而是多了些对沈万三生平的考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