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35【老蒋的惊世大作】
    1943年的史学界很热闹,不仅周赫煊出了书,吴晗出了书,常凯申也出了一本书。

    常凯申出书的时间在三月份,书名叫《中国之命运》,假借历史而论述政治。这本书使用了最好的纸张印刷,为了让老百姓买得起,价钱非常非常便宜。

    仅一个月,《中国之命运》就发行15万册,在各级政府的推动下,销量很快达到了100万册。但国内卖得越多,亏得也就越多,因为都是赔本赚吆喝。

    相比国内的亏本,此书的海外版权赚了不少。

    毕竟现阶段的中国,属于反法西斯同盟中仅次于美、苏、英的大国。中国领袖常凯申的著作,引起了英美出版商极大兴趣,他们连内容都不看,纷纷花高价购得海外版权。

    然后,这些英美出版商就吐血了。

    《中国之命运》在英美出版之后,刚开始销量还马马虎虎,但很快便遭到政界、学界和民间的一致批评。因为此书毫不掩饰的表达了独裁和种族主义观点,这些话题在二战期间的英美两国极为敏感。

    老蒋本来想著书立说,借此提升自己在国内外的影响力,却没想到因此在国际上名声大坏。

    以前英美两国的政客、学者和百姓,本来还因中国顽强抵抗日本侵略,而对常凯申抱有极好的印象。一本《中国之命运》,直接将他的本来面目暴露无遗——原来你是这样的常凯申!

    在国内同样如此,共党、民主党派和自由学者被惊呆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老蒋敢写书“自黑”得这么彻底。

    学者们看来,《中国之命运》的出版,是老蒋在抗战期间最大的昏招,甚至比滥发纸币都更让人恶心。滥发纸币、物价非常,还能让人勉强接受,毕竟这是为了抗战而牺牲个人利益,但《中国之命运》就只能让人心寒。

    有一种说法是,常凯申凭借一本《中国之命运》,彻底得罪了大部分民主党派和自由人士,将无数爱国者成功推向了共党那边。

    闻一多说:“《中国之命运》的出版,在我一个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我简直被那里面的义和团精神吓一跳,我们的英明领袖原来是这样的想法吗?五四给我的影响太深,《中国之命运》公开向五四宣战,我是无论如何受不了的。”

    这段话的意思很明确,闻一多最终走上反蒋的道路,就是因为读了《中国之命运》。

    而在1942年初,闻一多曾对儿子闻立鹤说:“(常凯申)一生经历了多次艰难曲折,西安事变时冷静沉着、化险为夷,人格伟大感人,抗战得此领导,前途光明,胜利有望。”

    也即是说,1942年初的闻一多,还属于老蒋的迷弟一枚,连皖南事变他都可以无视。他是衷心尊崇常凯申,对常凯申的个人魅力和坚持抗战抱有好感,更相信常凯申能领导中国取得抗战胜利。

    仅仅一年时间,涨薪事件、屈原事件、赈灾事件、出书事件……老蒋在闻一多心中的光辉形象直接破灭,从偶像领袖变成了独裁武夫。

    《中国之命运》这本书错误众多、废话连篇,其中对中国历史及现状的论述,就连美国人费正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费正清明确表示:“这本掌权者的书,是对著书立说的教授们的一种侮辱……一位政治家写出这样的小册子实在有失身份,如今我明白了为什么每位参与此书英译本的人,都像得了寒热症一般。”

    费正清所说的“寒热症”,是当时中国国防最高委员会的参事们,全权负责《中国之命运》的翻译工作。

    这些参事在进行翻译的时候,简直就跟吃屎一样难受。他们必须做的,就是把一坨中国口味的屎,翻译成外国口味的屎,并且在翻译过程中相当于把屎吃了两遍。

    此书的观点虽然出自于常凯申,但却由陶希圣代笔,陈布雷也有部分参与。

    陶希圣写书的时候战战兢兢,写得一身冷汗。他知道此书出版的后果,但只能硬着头皮去写,幸好他不用在封面上署名,读者骂得再凶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太祖对《中国之命运》的评价是:“这是一本对中国人民的宣战书,是为发动内战的思想准备与舆论准备。”

    面对国外读者的一致批评,老蒋自己在日记中表示:“乃预想所及,然未料其反感如此之大也。”

    废话,英美读者能不反感吗?

    《中国之命运》不仅大谈独裁和民族主义,还把中国的落后全部推到帝国主义的侵略上,一切归罪于不平等条约,就差没指着英美列强的鼻子骂娘了。

    如果说,中国的国力落后,还能归罪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但把中国的政治、道德、文化的落后,也归罪于帝国主义侵略,这又是什么奇葩思路?难道列强不侵略中国,中国的政治制度、文化思想就不落后了?

    而且,现在中国和英美可是盟国关系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正打到节骨眼上,老蒋出版这种攻击盟国的书是出于什么想法?

    我们总结一下《中国之命运》所表达的思想,大致来讲就是: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汉唐盛世表明中国人是最优秀的民族。且中国只有一个民族,汉满蒙回等族,不过是中华民族的大小宗支。中国在满清手里彻底败坏和倒退,又在帝国主义的侵略下走入深渊。中国想要复兴强大,就只能在伟大领袖常凯申的带领下、国党的统治下、三民主义的指示下才能完成,才能恢复中华民族固有的伟大。

    乍看之下,似乎写得并不离谱。但往往前后观点自我矛盾,使用论据错漏百出,并且完全无视人民大众对国家的贡献牺牲,把晚清以来中国的进步、抗战以来所取得的成果,全部归功于老蒋一人身上,全部归功于国党和三民主义的英明。

    老蒋就差没在书中明说:我要独裁,所有人都必须听我的。我要干翻世界列强,我要扫清垃圾满清以来的耻辱,让中华民族实现全面伟大复兴!

    老蒋在书中暴露出的形象,是一个独裁版的反清复明者,一个义和团式的农民民族主义者——跟后世的某类网友非常相似。

    首批六位访美学者没走多久,张道藩就拿着一本《中国之命运》来到周公馆。他对周赫煊说:“明诚,不知总裁的大作你读过没有?”

    “读了。”周赫煊道。

    张道藩问:“感觉如何?”

    周赫煊道:“震撼莫名。”

    张道藩说:“如今国内对此书批评者甚多,请明诚写文章为《中国之命运》正名。对了,总裁让我转告明诚,他老人家认为你这半年读史颇有建树,不用再闭门反省了。”

    这相当于交换吧,周赫煊帮老蒋吹捧大作,老蒋让周赫煊重获自由。

    周赫煊想了想:“我认为自己的学术修养不够,还是继续闭门苦读吧。”

    张道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