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42【新年新困境】
    1944年的元旦过得很不好。

    张谋之拿出一沓报表,甩在桌上唉声叹气地说:“唉,这些工厂都得关闭,不关不行了。”

    “关吧,”周赫煊没有看报表,而是说道,“工人的遣散费要给足,不够的那些我来出。仓库里囤积的货物,我以出厂价全额购买,捐给各省受灾老百姓。”

    “我那份也捐了吧,”张谋之感觉有些心灰意冷,他扭头看了看外边,低声道,“明诚,你说这国民政府还有救吗?等抗战胜利,怕不是共党坐天下了。”

    “泰山放心,我自有安排。”周赫煊说。

    “我相信你的眼光,”张谋之低声说,“要不,我们先悄悄给共党送些物资,提前打好关系?你应该能联系到共党吧。”

    “共党组织严密,我只能通过民盟接洽。”周赫煊道。

    张谋之说:“仓库里那些积压的货物,我全都捐了,你帮忙联系联系。”

    “可以。”周赫煊点头道。

    抗战初期,大后方的工厂数量还不到100家,至1942年发展至顶峰——1000多家,但1943年急转直下,只剩下900多家工厂。

    现在刚刚进入1944年,大后方再次迎来工厂倒闭潮,一下子又关闭了百来家。

    周赫煊当初在四川投资的工厂,如今已关闭三分之一,长期停工三分之一,剩下的工厂也只是艰难维持而已。

    工厂大量倒闭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法币贬值,工厂资金不足,三角债遍地皆是。

    第二,物价飞涨,社会购买力下降。工厂生产出的商品卖不掉,而老百姓想买又买不起,导致大量紧缺商品烂在仓库里。

    第三,政府限价。这本来是用来控制物价的政策,却造成工厂卖多少产品就赔多少。

    第四,政府管控。许多日用品和工业品都是政府管控物资,而这些往往又是原材料,政府管控导致大量工厂无法获得原材料。

    第五,交通不便。战争导致交通各种中断,原料运输费用大增,且经常不能按期运到工厂。

    第六,政府专卖。烟、糖、盐、火柴等日用品都是政府统销统购的,强制低价收购,且贪腐横行,工厂根本没有利润可言。

    第七,捐税过重。为了缓解财政压力,中央取消了统税政策,改收商品税,且虚盈实税。政府规定盈利额超过资本额60%的企业,商品税一律征收50%。在法币贬值的情况下,几乎所有工厂的盈利额都达到这个标准,但实际上是亏损的。政府只看账面数据,对90%以上的工厂都征收了50%的商品税。其他还有印花税、献金、献粮、公债,这些都是强行摊派的。

    第八,恶意囤积,投机倒把。稍微聪明点的资本家,现在都不搞实业、不开工厂了。大量游资疯狂囤积必需品和紧缺物资,他们串通政府统收机构低价买入,翻个数十倍再卖出,市场已经被投机商所控制。

    以上这些因素,但凡有个两三条,就足够工厂喝一壶了,全部遇上哪还有幸免的可能?

    张谋之作为企业家,对国民政府已经完全失望。以他非常有限的政治眼光,也能看出如今的政府必然倒台,因为政府已经在实业界彻底丧失了威信。而老百姓也是如此,忍饥挨饿支援抗战,抗战胜利的希望他们看不到,看到的只有贪官污吏。

    法币贬值能忍,交通不便能忍,甚至捐税过重也能忍。

    张谋之最不能忍的是什么?

    政府强行对商品限价,低价统一征购,倒手就卖给那些投机商。这等于工厂辛辛苦苦搞生产,利润全被投机商拿去了,工厂主还得倒贴给政府各种捐税。

    张谋之做了半辈子生意,就没遇到过这么邪门儿的事情。

    我们常说,钢铁、煤炭是现代工业的灵魂。然而,现在竟然出现钢铁和煤炭大量滞销的情况——战争期间,钢铁和煤炭滞销,相关从业工人大量失业!

    1943年底的时候,机械制造业也陷入了困境,无数属于宝贝的工程师和资深技工,只能守着空空的厂房整日休息。

    再来说说“中国工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工合”。

    “工合”组织是斯诺夫妇在抗战初期发起的,目的是发展内地经济、解决社会问题、提供资金帮助、整合工业资源、支持抗日战争。斯诺夫妇说服了英国人艾黎,由艾黎制定了一套适合亚洲乡村和不发达地区的工业合作社计划。

    这套计划不仅在中国得以实现,后来还被印度、缅甸、日本等国采用。

    孙夫人、宋美龄、宋子文和孔祥熙,最初都是支持“工合”计划的,还宣称这是在发扬孙中山的民生主义。然而,由于“工合”受到国际民主人士的帮助,发起者斯诺夫妇还明显亲共,并支援给了新四军和八路军一些物资,国府在皖南事变后突然开始打压“工合”。

    一度帮助中国战时经济蓬勃发展的“工合”组织,就此走向衰退。反观共党那边,由太祖牵头积极扶持“工合”发展,大量国统区的“工合”成员被请去共党根据地,由此显著提升了根据地的工业实力——根据地的许多工厂,就是在这时由“工合”协助组建的。

    周赫煊真心感觉常凯申的脑子有病,似乎不把有利于自己的力量全部推给共党就不罢休。

    到了春节,周赫煊在四川的工厂,就只剩下七家还在生产,另有四家处于半停工状态。而春节刚刚过去,由于汹涌的工厂倒闭潮,造成物资更加紧缺,再加上政府又印了一波法币,整个四川的物价涨到让人无法承受的地步。

    负责管钱的孔祥熙急得焦头烂额,他去年就建议常凯申紧缩军费开支,希望常凯申能够清查部队实际人数。

    然而没法清查……

    据陈诚后来回忆,国军预算员额为500万人,而实际吃军粮者达720万人,能有300万可战部队就很不错了。也即是说,此时的国军部队,有一半以上的兵额属于吃空饷或老弱病残。

    孔祥熙想要老蒋清查这些部队,以节省军费开支,然而老蒋根本就不敢查,没有那个胆子去查!可以说,国军将领此时人人都在吃空饷,清查兵额就等于得罪所有将领,等于是老蒋自掘坟墓。

    刚刚迎来的1944年,中国人民将过得无比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