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44【冲突】
    见女学生被美国兵拉扯,立即有行人悄悄报警。

    这里属于后世重庆的民权路,现在叫做“都邮街”,其实是“督邮街”被老百姓叫错了。街上设有邮局,连带着货运业务也兴盛起来,每天都有数百担货物挑往云南、贵州,外省走朝天门码头运入川内的货物也有许多在此中转。

    因此,都邮街也是重庆最繁华的街道之一,事发点旁边就有个派出所。

    听说有人非礼女学生,派出所的警察迅速出动。他们吹着哨子而来,却见三辆吉普车被市民团团围住,顿时色变,不知如何是好。

    “老李,咋个办?”

    “你说咋个办?凉拌!”

    “这里就不管了啊?”

    “都是美国的兵大爷,你来管嘛。”

    “老子就还不信邪!“

    “……”

    在中美《新约》签订后,两国围绕着驻华美军问题展开了长时间扯皮,最终美方拥有对在华美军的专属管辖权。如果美军在中国违法犯罪,那么中国警察顶多能把他们暂时控制,接下来就要移交给美方审理。

    中国警察最开始也想管,但就算抓了美国兵也无济于事,负责抓人的警察反而会被上级训斥。久而久之,警察也懒得管了,遇到美国兵都是绕着走。

    据成都市警察局第十分局局长熊倬云统计,仅1944年到1945年,该分局辖区内就有美国兵制造如下案件:汽车肇事杀人案18起,坑蒙拐骗并致人死亡案11起,强暴妇女案37起,黑市走私等扰乱经济案11起。

    这些还只是警察插手了的恶性案件,没人报警或者警察不敢管的案子不知有多少。

    现在这两个派出所警察,年长的不想管,年轻那个却气冲冲过来,提着木制警棍呵斥道:“咋子,咋子,你狗日的些想做啥子!”

    围观路人本来愤怒异常,拦着吉普车不让走。现在看到警察来了,纷纷让道说:“这些美国兵在调戏女学生,警官你快过来把他们都抓了!”

    “狗日的,快把人放开!”年轻警察挥舞着警棍。

    那三个美国军官不懂中文,见警察来势汹汹,其中一人立即掏出配枪。

    年轻警察愣住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虚道:“放……放人啊,你不要乱来!”

    中年警察连忙上前赔笑:“军爷,误会,都是误会,不要开枪!”

    “砰砰砰!”

    美国军官对着天空连放三枪,把堵路的行人吓散了大半,中年警察直接趴地上抱头,年轻警察也面色如土。

    这些美国鬼子是真敢开枪,就算把警察杀了,估计也就换个地方服役而已。

    1939年7月15日,两名美军上岸酗酒,在四川杨家桥殴打路人,至2人重伤,20余人轻伤。

    1940年7月31日,财政部的两艘桐油运输船(木船)行至龙门浩水码头,其中一艘被湍急水流冲退,与美舰“拉娜威号”相撞。美舰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但该舰舰长却命令水兵,将财政部的两艘木船以及船上装桐油的油桶全部毁外,船夫也遭美舰扣押并移交给中国警察局严惩。

    1942年5月31日,两名美国士兵在重庆桂花街重伤一名中国人,并用枪威胁围观行人,警察站在旁边不敢上前处理。

    驻华美军通过一次次的犯罪,已经在中国闯出“赫赫威名”。以上这三个案列,涉事美军都没有到受追究,他们就算把中国人打死了也是如此。

    最让中国警察心寒的案件,是去年9月27日,途经韶关的美军打死一名妇女、打伤一名男性。韶关市东河警局将肇事美军抓捕讯问,以过失杀人罪移交给美国军事法庭。行凶者后来屁事没有,该警察分局反而被处罚,处罚理由是:该市警署事先既未加以劝阻,对邻近居民亦未临机处置。

    更何况,眼前的三个美军还开着吉普车,摆明了是有身份的军官。那个中年警察拉着年轻警察,灰溜溜地就走了,根本不敢再回头看。

    见已经把所有的中国人都镇住,开枪美军不屑冷笑,一把将女学生拽上车就要走。

    “给我站住!”

    周赫煊跟两个警察差不多时候出现,此时不得不发声制止,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学生被掳走吧?

    孙永振、孙永浩和朱国桢齐齐掏枪,分别对准三个美国军官。

    “是周先生!”年轻警察回头一看,心中大喜,挣脱了中年警察的拉扯就跑回事发地。

    中年警察则愣了愣,嘴里嘀咕着“要出事”,飞奔回派出所找所长汇报。

    三个美国军官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感觉周赫煊有些面熟。但他们也没放在心上,反正中国人都长得差不多,周赫煊有可能是以前见过面的某位官僚吧。

    “先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让自己的手下用枪对准美国军官!”一个美国佬冷笑着说。

    周赫煊还没接话,年轻就差就冲上去了。他认为自己有了靠山,顿时停止了腰杆,伸手去拖车上的女学生道:“狗日的些,在周先生面前也敢凶,不晓得天高地厚!”

    “砰!”

    就在年轻警察要把车上的女学生拽下来时,枪响了,美国人开的枪。

    年轻警察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突然捂着流血的伤口说:“唉哟,遭了,老子这回要背时了!痛,好痛哦!”

    孙永振、孙永浩和朱国桢三人都有些傻眼,他们不敢开枪,也没料到对方会开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开枪那个美国佬朝周赫煊竖起中指,随即吹着口哨发动汽车,嘲讽道:“嘿,伙计,你敢让手下向我开枪吗?”

    周赫煊气得脸色铁青,咬牙怒吼道:“给我打!打死我我负责!”

    孙氏兄弟和朱国桢还真不敢开枪,他们飞快的冲过去,抡起手枪就往三个美国人头上砸。对方有恃无恐,没有任何防备,顿时被砸得眼冒金星。其中一人下意识地发动吉普车,昏头昏脑的撞到了两个行人,剩下两个美国佬则被拽下车一顿痛殴。

    “轰!”

    那个准备开车逃跑的家伙,在冲出人群后,突然一头栽进弹坑里。那是日机轰炸留下的弹坑,将近两米深,中央还竖着象征精神堡垒的木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啊!”周赫煊开始发动群众了。

    那些路人本来很害怕,但现在有周赫煊带头,他们立即冲上去发泄怒火。二三十人把美国军官拖出吉普车,不管不顾地猛踹,等派出所的所长赶来时,三个美国佬已经鼻青脸肿、奄奄一息了。

    “都不许动……唉,你们别跑啊!都别跑!”所长一现身,动手打人的群众立即作鸟兽散。

    周赫煊嘿嘿笑道:“这位警官,你来迟了。”

    所长哭丧着脸说:“周先生,恐怕你得跟我走一趟。唉,我这个所长是当不下去了,要被上峰打板子的。”

    一个美国佬居然还能说话,他大吼道:“我要找美军总司令部,我要找中国外交部,你们都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