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049【1944大总结】
    9月19日,“民主政团同盟”正式改组为“民盟”,黄炎培当选民盟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

    此时的“民盟”,其实并没有彻底偏向共党,他们还对国民政府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老蒋喜欢演戏,对于民主人士,他总是扇个巴掌再给个甜枣,让人在愤怒之余又感觉还没完全丧失希望。

    去年九月份,老蒋在国党五届一中全会上提出“实施宪政,还政于民”的口号。这让包括黄炎培在内的许多民主人士看到曙光,黄炎培甚至还被任命为国防最高委员会宪政实施协进会的常务委员,似乎老蒋真打算逐步******了。

    然而,黄炎培很快发现自己被骗了,老蒋所谓的宪政又是假把戏。恰逢太祖提出“组建联合政府”的建议,黄炎培和他的民主伙伴们立即响应,联合共党和其他民主党派向老蒋施压。

    即便如此,黄炎培依旧认为国民政府才是正统。他希望以常凯申为领袖,组建各党派执政的联合政府,并不认为共党能够担负起领导中国的重任。

    直到1945年,黄炎培看不到丝毫的民主希望,应邀前往延安进行参观考察。在目睹了解放区与国统区截然不同的精神风貌后,黄炎培顿时为之折服,从此成为共党的忠实拥护者。

    在国党败逃前夕,黄炎培的次子黄竞武被特务抓走,太祖下令不惜一切代价营救。可惜慢了一步,黄竞武遭受严刑拷打也没有暴露机密,被特务打断腿生生活埋。

    周赫煊终究还是没有加入“民盟”,其中原因很简单——

    “民盟”想让周赫煊担任中央委员兼副主席(民盟副主席人数不定,最多的时候有十几个),而周赫煊坚持只做普通盟员。这纯粹是不给“民盟”面子啊,你周赫煊那么大影响力,只做普通盟员是什么意思?

    无所谓啦,反正周赫煊还有层身份是致公党员,都属于民主党派份子。

    再回头来说说战争局势,当国军惨遭豫湘桂大溃败的时候,共党的军队却逆势展开局部反攻。

    山东地区罗帅的部队,从三月到九月共收复11.8万平方华里的国土;山西地区聂帅的部队,从一月到十月共攻下县城30余座,夺回村庄5000多个,摧毁日伪军在北岳山区的所有一线碉堡;冀鲁豫地区的刘帅部队,从三月到十二月共收复6万余平方华里的国土;晋绥地区吕将军的部队,从四月到十月共收复9.7万平方华里的国土。

    以上都是八路军的战绩,新四军从三月份就主动发起进攻,收复大量失地的同时,还在八月中旬以5个团的兵力向中原进军。

    八路军和新四军在1944年战果累累的原因,无非有以下两点:第一,日军抽调大量精锐与国军正面决战,并由伪军来填补军力空虚;第二,共党根据地开展的大生产运动卓有成效,此时已经拥有比较深厚的后勤自足能力。

    不管如何,此次大反击让日军焦头烂额,后勤补给线路各种瘫痪。即便他们造成了国军的豫湘桂大溃败,也没有能力再继续推进了,必须耗费精力调兵整顿后方。

    共军的节节胜利也让老蒋大为恐慌,于是敌后战场的国军再次掀起“奉命投敌”高潮。八路军和新四军在1944年的战斗,很多都是跟“奉命投敌”的伪军在打,而不愿帮着日本人打内战的伪军往往成建制投降。比如罗帅在夺取莒临公路的时候,直接就有30个中队的伪军集体反正。

    再来看国际战场——

    1月份,苏军彻底解除德军对列宁格勒的威胁,重创德国北方集团军。

    6月份,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联军开始诺曼底登陆,正式开辟了二战欧洲第二战场。

    6月底,苏军完全击溃德国中央集团军,解放白俄罗斯全境并进入波兰。

    8月份,美军攻克关岛,日军进攻英帕尔失败,日军第15军团全军覆没。

    10月份,美军登陆菲律宾,苏军解放南斯拉夫首都,日军在莱特湾海战惨败,日本海军基本丧失作战能力。

    国际反***形势一片大好,除了中国……

    周赫煊最感到痛心的是,在豫湘桂大溃败之后,老蒋喊出了“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包括中央大学、西南联大、金陵大学、同济大学在内的多所高校,老师和学生纷纷报名参军,无数知识青年埋骨于抗日前线。

    值得高兴的是,大汉奸汪兆铭死了。

    当年王亚樵派人刺杀常凯申,结果常凯申没有现身,刺客顺手就朝汪兆铭开了三枪。一颗子弹命中左臂,轻松取出;一颗子弹命中下颧骨,手术三次才取出来;最后一颗子弹伤及脊椎,医生根本不敢取,留在汪兆铭体内将近十年之久。

    这是一发铅弹,铅毒扩散到脊椎神经,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汪兆铭,最后汪兆铭死亡的主因也是铅毒扩散。

    其实汪兆铭不死更好,等抗战胜利后以叛国罪论处,扔进监狱继续享受铅毒的折磨吧,现在就死真是太便宜他了。这混蛋在死前四个月,其傀儡政府还强征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

    总的来说,1944年中国正面战场虽然经历了大溃败,但人人都知道抗战胜利就在眼前,因为欧洲战场的盟军太给力了,太平洋战场的日军已经是秋后蚂蚱。

    所以有识之士才迫切思考战后建国问题,并试图避免国共内战,没有人愿意再打仗了!

    大后方的经济状况惨不忍睹,别说底层百姓,就连许多商人都喊吃不饱饭。整个大后方的工厂数量只剩500多家,相比去年直接减半,不少大资本家都宣告破产了。

    周赫煊在四川的工厂,只剩一家制药厂、一家酸碱厂和三家日用品厂还在开工,且随着法币贬值不断亏损。

    周维烈不断从昆明拍电报回来,希望老爸老妈能够多捐点物资给学校。现在西南联大的学生经常每天两餐都无法保证,学生们整体呈现饥饿状态,有时候甚至在上课的时候突然晕倒。

    周赫煊也想捐赠啊,可惜他有钱都买不到大批粮食,各省粮食早就被征购去充当军粮了。他以前在四川购买了大量荒地,还建了不少互助农场,这些土地已经渐渐转送给佃户。

    然而,获得了土地的佃户,纷纷请求周赫煊把土地收回去。他们租种土地每年分两三成粮食都愿意,因为国民政府的征实征购政策太恐怖,还不如老老实实给周赫煊当佃户分些口粮过日子。

    无奈之下,周赫煊只能再次当起了大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