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四六章 你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袁罡:“你就不怕万洞天府倒过来以萧天振威胁你?”

    “万洞天府家大业大,你觉得他们会搭上身家性命跟我拼命?”牛有道睁眼斜睨向他,估摸着这位说些废话是心中不忍。

    果然,袁罡:“道爷,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何况有这个把柄在手,万洞天府的软肋就捏在了你的手上。”

    牛有道反问:“猴子,你也是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的人,道理你心里应该清楚。实力相差悬殊,是没有食言的资格的,一旦食言,万洞天府不会再信我。如今面对天玉门我尚不敢轻易露面,再激怒万洞天府,今后的处境可想而知。”

    说到这又忍不住叹了声,“猴子,那小兔崽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迟早要恩将仇报和他娘翻脸,海如月又不肯放权,母子两个迟早要自相残杀,我救不了他们,谁也帮不了他们。你必须明白,一个混乱的金州对南州不利!”

    ……

    金州府城,数十名修士护送着一辆马车入城。

    一路抵达刺史府大门外而停,车帘掀开,萧天振钻了出来。

    已等在门口的海如月一见,顿时发出了一声悲喜交加的呼唤,“振儿!”

    旁观的黎无花缄默,目视海如月提了裙子跑下了台阶,没有阻拦。

    之前这边已经将海如月给软禁,是不允许海如月出这大门一步的。

    管家朱顺潸然泪下,在那一脸痛苦地摇头。

    “母亲!”下了车辕的萧天振规规矩矩拱手行礼。

    海如月已不管不顾地抱住了儿子,看似思儿心切喜极而泣,实则在儿子耳边低喃,“不该回来啊,你真的不该回来啊!”

    萧天振不知此话深意,因他不知自己病愈的真相,抬头看着海如月,眼中一丝怨恨神色稍瞬即逝。

    稍解思念之情,海如月牵了儿子的手上台阶。

    就在这时,一件物什嗖一声破空而来,直射站在台阶上的黎无花。

    黎无花虚掌一推,飞来的物件瞬间悬停在了屋檐下,定睛一看,是一面令牌。

    看清这块令牌的黎无花脸色剧变,五指一抓,令牌摄入掌中,顺手垂袖掩盖了,目光迅速投向了物件射来的方向,街道对面的屋顶。

    这边众人齐回头看去,海如月母子也停在了台阶回头观望。

    屋顶上站了两个人。

    一个衣裳邋里邋遢的老头,没有盘发髻,灰白头发后披,随便一条丝带系结在后背。

    还有一个是同样发式的面貌俊逸的年轻人,一身白衣如雪,皮肤白皙,神情淡淡而从容,飘逸潇洒,背着一只竹筐。

    两人从屋顶飘来,落在不远处,不疾不徐走来。

    这边的守卫立刻上来一排拦住,喝问:“什么人?”

    两人止步,面部死板明显戴了假面的老头不理眼前守卫,目光盯向了台阶上的黎无花,发出阴沉语调,“你要拦我吗?”

    黎无花喉结耸动了一下,最终慢慢抬手,示意阻拦人马。

    阻拦人马左右让开,放行。

    一老一少又并排走了过来,走到台阶下时,青年停下,老头继续登上台阶,直冲海如月母子。

    这古怪情形令母子二人有些紧张,明显都看出了连黎无花也忌惮此人,遂赶紧迈步上了台阶屋檐下躲避。海如月问黎无花,“是谁?”

    黎无花没吭声,盯着继续走上台阶的老头。

    老头依然朝着屋檐下的母子二人走去。

    最终,黎无花不得不闪身上前,拦在了老头和母子二人的中间,拱手道:“不知尊驾有何贵干?”

    老头又阴沉着问了句,“你要拦我吗?”

    黎无花:“这里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擅闯的地方,尊驾究竟是何人?”

    老头:“我是谁不重要,你认识那块令牌就够了。你好像是万洞天府的那个什么长老吧,不会连青元子的掌门令牌也不认识了吧?”

    一旁的其他万洞天府弟子惊讶,青元子是万洞天府上一任掌门,已仙逝,至于掌门令牌不是在现任掌门的手上么?这个老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左右的万洞天府弟子有些听不懂。

    黎无花左右看了看同门弟子的反应,他们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现任掌门手上的令牌是后面重新制作的,原令牌牵涉到一段秘辛送人了,确切地说是被人索要走了。

    此事因为关系到万洞天府的脸面,除了万洞天府的高层,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黎无花:“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老头:“你的意思是,万洞天府说话不算话,想毁诺?”

    黎无花忙道:“我万洞天府乃是名门正派,自然是言出必行,只是我起码得确认尊驾的身份和尊驾的来意,您说是不是?”

    老头抬手指向了萧天振,“他就是金州刺史萧天振?”

    萧天振有些畏惧,怎么感觉是冲自己来的?

    海如月也下意识握紧了儿子的手,从未见黎无花对外人如此小心翼翼过。

    黎无花回头看了眼萧天振,再回头,颔首道:“不错!”

    老头:“听说我弟子治好了他的天阴损脉,有没有这回事?”

    此话一出,在场知情的人震惊,都说是鬼医弟子治好了这位少主的顽疾,难道这老头就是传说中的鬼医刑方?

    黎无花则是暗暗叫苦,难道真是那老怪物来了?

    其实看到那块令牌的时候,他就有点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只是不敢确认,他也不可能在对方没有自承身份的时候问对方是不是鬼医,现在则是确认了个七七八八。

    之前万洞天府受了海如月的蒙蔽,真以为是鬼医弟子治好了萧天振,谁知是牛有道在背后搞鬼,然而没想到会弄假成真,谣言居然真的把神龙见首不见尾、想找都找不到的鬼医本人给引来了。

    只是对方的话让他好难回答,承认吗?压根没有的事,蒙蔽谁都行,就是蒙蔽不了鬼医。不承认的话,也不敢说出真相,总不能说是偷了冰雪阁的赤阳朱果治好的吧?

    他只好委婉道:“谣言,没有的事。”

    老头语调阴沉道:“你让开,我只是想为他把把脉。”

    黎无花一脸为难,怕对方乱来,拦又不怎么敢拦人家,真要是鬼医的话,惹火了人家整个万洞天府都吃罪不起。

    老头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抬手,一把将黎无花拨开了,继续登上了台阶,海如月母子害怕,被逼得步步后退。

    黎无花及一众万洞天府弟子立刻围了上来,小心警惕着老头。

    海如月母子退无可退,被门旁的墙给挡住了,身子一顿的瞬间,老头已经伸手抓了萧天振的手腕,几根手指搭上了萧天振的脉搏。

    稍静默后,老头放开了萧天振的脉搏,又抬手捏开萧天振的嘴巴看了看,之后又抬手翻开萧天振的眼皮瞅了瞅。

    放手后,老头又捉了萧天振的手腕,牵上就走。

    黎无花当即伸手一拦,“尊驾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阴沉道:“万洞天府欠我一条命,我现在来收账,令牌还给你们,这小子我带走,从此与你们万洞天府互不相欠。让开!”

    黎无花绷着脸道:“这事我做不了主,须等我禀明师门再做决断。”

    老头:“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我再说一次,让开!不会再说第三次。”

    黎无花神情抽搐。

    见他都不敢硬来阻拦,萧天振顿时紧张了,向海如月发出求救声,“母亲!”

    海如月当即上前哀求:“老先生,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求您放过我儿子,其他的条件您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您!”

    “你儿子?”老头回头,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左右端详了一下,道:“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儿子。”

    此话众人听的莫名其妙,海如月却是听的心惊肉跳,忙道:“老先生说笑了,我儿是金州刺史,不能轻易跟人走,还请老先生换个条件。”

    老头:“老夫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你已有三个月的身孕,是个男胎,胎儿正常,生下来无非换个人当什么刺史。生下来若不是儿子,我把这个儿子还给你。”

    此话一出,海如月一脸慌乱。

    周边的人面面相觑,黎无花则是一脸震惊地瞅着海如月,神色变幻不定。

    “母亲!”萧天振惊叫着。

    老头就这样拖着他走了,竟无人阻拦。

    所有人看黎无花的意思,黎无花则看着海如月,海如月欲冲向儿子,却被黎无花一把摁住了肩膀,黎无花顺手抓了她的手腕把脉。

    脉搏稍微那么一探,果然如那老头所言,海如月竟真有了身孕,黎无花一张脸黑了下来。

    “少爷!”朱顺冲下了台阶抢人。

    拖走萧天振的老头大袖向后一挥,砰一声,朱顺震飞了出去。

    黎无花回头看去,就凭那老头能一眼看出海如月的底细来,越发能证明其身份,他也不敢再拦。

    “马车!”走下台阶的老头提了一句。

    安静等候在台阶下的年轻人立刻转身走到了门口的马车旁,态度温和地请开了战战兢兢的马夫,拉住了缰绳。

    已发不出声的萧天振被扔进了车内,老头也钻进了车内,坐在车辕上的年轻人挥鞭,就这样将刺史府的马车给顺走了……

    马车途径街头,路人皆向两旁分开,前方有两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人也退避一旁。

    而其中一骑马年轻人看到马车上驾车的年轻人后,似乎有些讶异,挥手招呼一声,“谭兄!”

    驾着马车的年轻人无动于衷,就这样与他们擦身而过。

    另一马背的年轻人奇怪道:“程兄,你认识这人?你在金州还有朋友?”

    前者扭头目送马车离去,抬手挠了挠头,回头略带自嘲地笑了笑,“刚才那驾车的挺像我北州的一个旧友,不过应该是我看错了,我那旧友就是个迂腐书呆子,没人家那气度。没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