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巅峰文明 > 第272章 大文人们都不提的职业:纤夫
    对于农业落后的古代战争而言,劫粮真的是每一个将领都梦寐以求的刷稀有BOSS的良机。一旦劫杀了对方的军粮,那就不仅仅是几倍放大战果的效益了,很有可能瞬间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

    所以正常情况下,粮草越是接近前线,护粮的军力就越强。

    所以虽然甘宁说的很轻松,但王强还是很有常识的,那是既激动啊又激动。激动的是,一旦得手那画里几千美女的吃饭问题就解决了,就能顶到稻田里长出美女牌稻米自给自足了。又激动的是,对方护送的军力越强,我军就杀的越开心!

    至于行动失败?

    没错,刘备就提醒过应对失败的心态。王强的心态很简单啊,如果在这里打奇袭都失败了,那后面的出海直捣棒巢还用打吗?不用玩了,说明自己不是这块料,注定被历史淘汰的垃圾货色洗洗睡吧。所以没什么可应对的,见面就是怼!

    所以甘宁要做的就是将锦帆降下,在江中减速飘荡等对方。虽然甘宁是那种带八百个人就敢夜袭曹军大营的狠人,但对方毕竟也是穿越者,没准护粮的也是一个狠人,所以还是求稳,不直接冲到码头上抢。

    只要到了江面上,甘宁的胜算就不是对方的兵力就能弥补的。

    此时,远方的小城也燃起了烽火,秭归这边的烽烟终于被他们看到了。

    王强有点纠结了:“对面的粮船会不会不来?”

    甘宁眉头一紧,不确定道:“只是烽火传过去了而已,只要那群败兵没有逃回去报信,他们应该还是会上来看一眼。”

    苏苏点点头:“从秭归城的机关布置看,对方是绝没有想到我们是连船带人直接传送到江里的,所以应该还是会上来。”

    有道理。但王强确突然同情起那几万败兵了,那可是地图上直线距离几十公里的山路啊,要是换成自己来步行,那是绝对会死的吧?

    等等!王强猛然发现个问题:“这秭归是长江以南,这宜昌是长江以北。按道理,这江南不是宋朝的地盘么?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败兵引渡回江北?”

    甘宁了然一笑:“此时的宋朝应该相当于三国时我主公孙权的地盘。这宜昌对岸也应该是在斥候的监视范围内,如果真的让这几万疲累交集的败兵逃回江北了,那这个宋朝还真是扶不起的阿斗了!”

    我勒个去啊,又在黑阿斗!

    杨广确是傲然一笑:“如果这宋朝真的这么无能,不如朕就宰了那个皇帝,继续过一把皇帝瘾!到时候朕封甘将军为……一字并肩王!封苏爱卿为皇后娘娘——”

    阿噗!王强一口口水喷出来了:“你在做梦啊!”

    苏苏笑道:“还别说,我还真没当过皇后!”

    杨广哈哈大笑:“苏爱卿,只要——”

    王强怒道:“苏苏,你怎么不学武则天当皇帝那?喊谁开花就开花,我花开尽百花杀!”

    苏苏笑道:“好,我要是当了皇帝一定把强哥招进后宫当小王子夜夜服侍哀家!”

    众人哈哈大笑。王强更是哭笑不得,这小王子是什么鬼?

    也就在这时,胡喜媚报告传来:“粮船出动了,那五艘没怎么装满,拉船的数百纤夫大队上路了!”

    甘宁大喜:“好!这才是正常人按套路出牌,我欣赏!”

    “纤夫?拉船的?”王强还真懵了一下,在王强的印象里,只有那首喜气洋洋的《纤夫的爱》。

    苏苏突发感慨:“是啊,哪怕是新中国成立了一段时间,这纤夫一直都在,这是长江三峡地区最古老的职业,延续千年了。只不过纤夫地位低下不引人关注,那么多入川的有名大诗人骚客几乎没写过纤夫的诗,只有杜甫的那首《最能行》提过一句——峡中丈夫绝轻死,少在公门多在水。富豪有钱驾大舸,贫穷取给行艓子。陆游这么爱国爱民的诗人在其名著《入蜀记》里也只用四个字‘挽舟过滩’。”

    “……至于其他的都是描写顺江而下的爽了,李白的那句‘千里江陵一日还’就不说了,杜甫的另外一首‘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更是气势轻快一泻千里不输李白。说到底,大家只爱顺水的爽,不爱逆流的艰辛啊。”

    甘宁干咳一声:“确实,我就是特别不爱逆流。”

    杨广感慨道:“我们这里不是有个大文豪么?文豪来谈谈看法吧?”

    画中立刻传来柳宗元的声音:“我又没入川过!如果有肯定写!我的《永州八记》都是描写劳动人民的艰苦悲惨的。”

    杨广乐了:“你现在就写!”

    柳宗元闷声道:“我这个是柳宗元的一心只想着升官的残魂,写文章写诗的那个柳宗元不在我身上!”

    杨广哈哈大笑:“其实难副!”

    柳宗元不悦道:“那杨陛下上阵杀敌能办到不?不要你以一敌十,打一个小兵没问题吧?”

    杨广怒道:“朕这个也是残魂,能打的那个不在朕身上!”

    卧槽,这个杨广果然只剩下气势了啊!难怪能好色而不淫,估计是不能了~这样还想着开后宫?

    王强乐道:“马上要开战了,能不要争这些么?”

    甘宁淡淡一笑:“没事,开战前热闹一下最好,水战是技术活,心态越轻松,技术就越到位,就越不容易出错。”

    苏苏这才了然:“难怪我见甘将军一直都是面带笑容啊!”

    甘宁笑道:“对啊,为什么我的帆是锦帆我的衣服是锦袍呢,就是喜气啊!看一眼就轻松了。”

    我勒个去啊,哥一直认为是骚气。

    甘宁又说道:“总之呢,我是从不杀纤夫的,这点大家放心。”

    说到这里,甘宁深吸一口气:“可以开始了!王强和苏娘娘就进舱里避一避,兄弟伙搞起!”

    桨舱中齐声一吼:“搞起!”

    随着锦帆升起,船桨齐动,锦帆船再度疾驰而下。

    王强这个纠结难耐啊,又进舱里了,又和上次在风车地下室里一样,就这么躺赢什么都看不见。

    好吧,躺赢是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