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巅峰文明 > 第288章 洞庭晚秋图
    孟珙昨晚的八百里加急快马显然已经提前通知到位,当锦帆船到达湖口时,已经有宋朝的巡江水军锣鼓喧天的过来迎接了。

    然后一路护航之下,岳阳到了,一眼望去,湖岸边都是大大小小的船只,岸上是成片成片的古代民居,这规模大概有……应该有现代小县城的城区面积大,比来时看到的宜昌大多了。

    然后王强就看见湖岸一个石头高台上的金瓦屋顶了。

    苏苏笑道:“这就是岳阳楼了吧?传说始建于三国东吴时期,专门给鲁肃大都督检阅水军用的。那时岳阳叫巴陵。”

    王强大为惊异:“哥玩的三国游戏里只有武陵,零陵,但是没有这个巴陵啊?”

    苏苏没好气道:“强哥啊,是该告别用普通游戏来认知世界的阶段了。”

    王强呵呵笑道:“慢慢来嘛。”

    此时,柳宗元也出来感叹了一下:“不错,这城区比我那时的巴陵强的太多了,看来范文正公赞扬好友滕子京的那句‘百废待兴’所言非虚。”

    苏苏笑道:“这滕子京也算是因为有了这个好友点赞千古知名了,柳公必定要去观摩一下这个《岳阳楼记》吧?”

    柳公干咳一声:“必须的,不过千万不要介绍我。”

    王强讶道:“为什么?”

    柳宗元纠结道:“万一他们让我作诗怎么办?我只是一个黔驴技穷的残魂,没这能力了。”

    王强哭笑不得。这多大点事?穿越者穿越到了古代不就是碧莲不要的抄别人的诗么?记得伟人就是湖南人,他老人家的诗词哥是会几句的。

    王强兴致一起:“简单,哥来作诗一首——才饮长沙水,额,三峡水,又食武昌鱼,额,洞庭鱼,万里长江横渡,不对,飞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额——”

    柳宗元神情诡异道:“你还是会背一首的嘛,继续!”

    王强纠结道:“忘了!”

    苏苏乐了:“他老人家应该算是宋朝灭亡近千年后最后一个写词的大词人吧?我觉得强哥改的还可以的,听说宋朝连普通老百姓都能出口成章编几句宋词,柳公就讲究应付一下?”

    王强乐了:“苏苏说我改的好啊?”

    柳宗元没好气道:“就说我是随行煮茶的老倌就是了!”

    众人哈哈大笑。

    然后船靠岸了,码头上几百个官员黑压压的排成一片来迎接。这倒是让王强吓了一大跳!如果是现代社会的县城里各种局处科办事处有这么多官还不奇怪,这宋朝有这么多官还真是闲的蛋疼啊?

    王强一行下了船,甘宁的霸气风采瞬间让码头的官员们折服:“来者果然是吴王再生!本郡就有吴王庙,吴王要不要过去看看?”

    甘宁大乐,立刻掏出孟珙给的令牌“验明正身”哈哈大笑:“去!岳阳楼也去!”

    然后众人就看见歪斜斜穿龙袍的杨广和柳宗元了,不由震惊道:“这就是孟将军说的前朝皇帝和柳文豪?”

    卧槽!柳宗元昨晚是自我介绍了啊?王强和幸灾乐祸的杨广望向柳宗元,柳宗元也是脸色不太好:“不敢当。”

    众官员齐声惊呼:“能见到柳河东先生真是我等平生之幸事,更是巴陵之幸事啊,河东先生在零陵为官十年,文采诗赋斐然让零陵闻名于世,既然来到巴陵,请务必赐墨宝造福巴陵,功在千秋……”

    说话之间,在场几百官员都齐刷刷的弯腰作大揖了,这场面真是蔚为壮观。然后还有书童已经抬着案台和碾好的笔墨在一旁伺候着了。

    王强看的眉头狂跳,我勒个去啊!这尼玛是蓄谋已久的吧?这就是孟珙介绍岳阳的原因吧?现在怎么办?不要碧莲的抄诗啊?问题是后世谁写过洞庭湖的诗啊?就算写过也不可能达到柳宗元的水准了吧?我勒个去,果然是到了他这级别就是抄都找不到抄的!干脆‘才饮三峡水,后食洞庭鱼’抄哥的算了?

    此时,柳宗元面色沉静,半响无语。

    王强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王强已经能想象柳宗元心里有几百匹草泥马在作揖行礼了吧?

    就在这时,柳宗元确淡淡道:“据我所知,范文正公因为身体贵恙并没有来到岳阳楼,而是太守滕子京送了一副《洞庭晚秋图》求文,范文正公就是靠观摩这张图才创作出这部千古名篇,可否让我一观?”

    王强惊愕的望向苏苏,苏苏悄声道:“是有这事,不过这图已经失传,也不知何人所画,应该是岳阳本地的无名画师。”

    众官员猛然一怔,随即大喜:“没问题啊!那原画就在岳阳楼上!和范文正公的文摆在一起呢。”

    王强猛然一怔:“没失传?”

    苏苏更是惊喜交集:“毕竟是一个朝代,还不至于这么败家丢东西吧,这是要发现宝了啊?”

    王强喜道:“宝?能达到《江雪》图的水准么?”

    苏苏也颇为激动期盼:“那就看看柳公究竟要干什么了。””

    于是一众小官前方领路,几十个挑轿椅的轿夫载着貌似大官和王强一行开始敲锣打鼓的开拔,满城的百姓都沿街夹道围观,这人口怕是也有个几万人了?

    然后,传说中的岳阳楼到了,湖岸石台上的一座金瓦琉璃的三层楼。王强颇为失望。

    苏苏讶道:“强哥怎么了?”

    王强悄声道:“比李白的那个故人西辞的黄鹤楼气势小了许多啊。”

    苏苏笑道:“强哥说笑啊,黄鹤楼历经战乱被毁了又重修了不知多少次了,古黄鹤楼也是三层楼!三层高九丈二尺,铜顶七尺,合成九九之数,和岳阳楼差不多的。现代的五层黄鹤楼是为了给长江大桥的引桥让位置新修的,加宽了一倍,高了两层楼20米!”

    王强已经被自己的无知感动的灵感奔腾了。王强想起了一个《超威蓝猫三千问》的儿童知识科普动画片,如果当年多看几集也不至于如此。不由的诗兴大发作诗一首:“蓝猫三千踢,强哥大傻哔~~~~”

    此时,随行的厨子们已然先行将酒菜搬进楼中,大官和王强一行客人就位喝酒赏湖,小官在外面喝风。

    柳宗元没有兴趣喝酒,直接在大官的指引下来到楼中正堂的一副画前。在王强看来这画平平无奇。但柳宗元确是神情大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王强也跟着一喜,绝对是发现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