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巅峰文明 > 第311章 顶级战略
    天黑的时候,锦帆船再次路过鄱阳湖口的庐山,此时湖岸旁一片灯火通明人影嘈杂,火光延绵几十里,。

    王强一行人大为惊奇:“这是干什么?”

    然后湖口的巡湖水军立刻上前迎接了:“恭迎吴王大人!”

    甘宁一指湖岸问道:“这是为何?”

    那军官恭敬道:“吴王昨晚到此提起了环山长城的事情,所以我九江县的全体百姓乡绅踊跃捐款出力,知县大人要求日夜开工,现在就是沿湖堆筑土坯,砖石等后面运到。”

    王强大喜:“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颇有超级玩家争分夺秒的的风范啊?”

    甘宁笑道:“都说了我们要先汇报当朝皇帝的,你们也太急了吧?”

    那军官笑道:“这叫把工作做在前面!”

    船上众人大赞:“好!好一个把工作做在前面,继续努力!”

    王强欣慰无比,好一个把工作做在前面,国家就是需要你们这样的干部啊!谁说宋朝腐败?还是可以救一救的嘛。

    离开了湖口,王强忙问道:“苏苏,下一站去哪里?”

    苏苏笑道:“我们这几天都办出这么多的事情了,按照这里的信息传递效率,在换算成现实中的时间,敌方差不多也该有反制手段了吧?所以我们就没时间停靠了,直接一路全速到杭州吧,在这里我们还是先对杨陛下表示一下谢意吧。”

    杨广的声音立刻从画里传来:“苏爱卿何谢之有啊?”

    苏苏笑道:“如果不是陛下修的那条京杭大运河,我们要去杭州恐怕得出海,然后在绕进杭州湾,远了何止三倍啊?”

    杨广哈哈大笑:“要是千百年后所有人用这条河的时候能念朕一句好,朕就心满意足了。”

    苏苏笑道:“陛下这么容易就心满意足啊?”

    杨广切了一声:“怎么可能?是朕的话还要在运河沿岸发展百里秦淮,隔江犹唱后庭花呢!”

    众人哈哈大笑。

    杨广施施然走出画里,也感慨万千道:“世人都骂朕修运河是为了享乐,好吧,朕也确实是在享乐,但总比那些修仙的皇帝强是吧?中国大河主要是东西走向多,南北走向少,无形中形成楚河汉界的南北隔阂,这不利于国家统一。有了运河就不一样了,文化经济上连通南北,想富的人都靠这条河吃饭,只要有钱赚吃饭饱,想不接受王朝的统治都难。王强,明白了没?”

    王强干咳一声:“好像不难,明白了。”

    杨广切了一声:“真明白了?那你懂不懂现在中国的一带一路?”

    王强愕然道:“好像新闻里听的耳朵起老茧了,一个道理?”

    杨广沉声道:“岂止是一个道理,而且事关中华文明未来几百年的兴衰存亡,是文明的竞争走到这一步必须实施的顶级战略。一带一路就是古丝绸之路和郑和下西洋的强化版,是三条线,两条陆路分别贯穿俄罗斯和中亚,然后就是一条海路贯穿南海印度洋,三条路都经过地球上两个最大油田,中东油田和俄罗斯油田。石油是工业国家的命脉,不把产油地拿在手里,那就等着别人随时掐死你吧,世界工厂立刻关门!石油或许可以用电力天然气取代,但化肥还得靠石油生产,没有化肥的农业不可能养活十几亿人。”

    王强悚然一惊:“我当然知道石油的重要!”

    杨广继续道:“然后三条路的终点都是欧洲,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你出产的东西必须找到市场才行,不然就像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一样,中国生产出的东西别人就是不买,美国要中国生产裤子,中国就不敢生产袜子,多生产一双袜子就卖不出去,美国就是那么霸气,敢不服就有一百种方法断油路,灭国都无需出兵。”

    王强讶道:“道理我也明白,但是好像中亚不太平啊?”

    杨广冷冷一笑:“必须不太平!真要是让中国把这三条路全线贯通,那中国就是欧亚大陆的霸主了,敌对文明是拼劲全力也不会让三条路贯通的。俄罗斯的那条路遇到了动乱的乌克兰受阻,中亚的那条路新闻里都乱了几十年了你应该懂了。至于海路的印度洋出海口,泰国和缅甸那里出了事,印度要在中巴走廊搞事,而且海上还没法挑战对方强大的海军实力。”

    王强干咳一声:“中东太乱了,哥其实看不懂。”

    杨广笑道:“你只要知道中国是幕后大佬,俄土伊叙巴是前排小弟就行了,能让俄罗斯看清现实充当金牌打手不容易,能让土耳其从自己的大突厥之梦里醒来,认清挡路的自己即将被肢解的命运也不容易。当今世界的一切博弈都是围绕中东,其他任何地方发生的事情都是烟幕弹。不过虽然三条路都受阻,但保住了连通俄罗斯的油路就已经利于不败之地了。反倒是对方文明,他们在中东是决不能输的,一旦输了就不是能源供应这么简单表面的事情了,而是直接粉碎石油霸权货币无限印钞的地位。”

    苏苏笑道:“想想看,一旦不能无限印钞了,那就得诚实劳动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杨广冷笑道:“现在美国本土资本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血汗工厂的历程重新走一遍!”

    苏苏笑道:“曾经沧海难为水啊,这是绝不可能的,就如相柳所说,这是让老虎去吃草。”

    听到这里陶渊明也感慨道:“这就是农耕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底蕴不同,虽然中国古代士农工商,将商人的地位放在最低确实有不妥之处,但农耕文明的勤劳才是一个文明立足的基石,而对方文明已经将商业发挥到虚无缥缈类似诈骗的境地了,这就是无根之水了。”

    蒋干笑道:“陶先生言之有理。虽然这一带一路就像围棋里的大龙,到处都是断点都有机会让对方打劫,这难度还是非常之高的。但互相消耗下去的话,必定是我们的实体战胜虚无,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坚持到最后。”

    杨广点点头:“不错,这将是一场持续几十年的博弈,尤其是还有印度和日本这两个大搅屎棍威胁巨大,都是要敲打敲打,用大德去服服他们的……”